東海一梟: 「霹靂手段,菩薩心腸」的君子戰


自古以來,人類社會所有的戰爭,不論是國內被統治者與統治者之間爭奪權利的戰爭,還是國與國之間爭奪領土、資源的戰爭,無不是千方百計盡最大的可能摧毀消滅對方軍事乃至非軍事力量的。雖然很多戰爭都打著替天行道、弔民伐罪的牌子,可雙方都明白那只不過是張美麗的畫皮罷了,對於敵對方的平民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其實並不在帷幄運籌之中的。

所以,自古以來,哪一場戰爭下來不是血流成河屍堆成山?哪一場戰爭的勝利,不是建立在敵我雙方士兵和平民的血淚和生命之上?既使是歷史上著名仁義之戰---武王伐紂的"牧野之戰",也是"血流漂杵"。正所謂"春秋無義戰"、"一將功成萬骨枯"是也。尤其是中華民族"自家吵架",大大小小不計其數,哪一次不是雙方毫不手軟,痛下殺手,吵得"血流漂杵""浮屍百萬"!正如毛領袖所言,革命不是繡花,不是請客吃飯,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鬥爭。它是恐怖的、瘋狂的,血淋淋、非理性的,是一個將軍、英雄、權威站起來,千萬個士兵、平民、無辜者倒下去……。

既使是近、現代戰爭中,雙方首要考慮的,也是如何不擇手段地打擊消滅敵方軍隊,如何攻擊摧毀對方的重要基礎設施諸如橋樑、鐵路、電廠、水壩等目標。咱們的"仁義之師"在解放戰爭、抗美援朝、對越反擊戰、六四鎮壓等國內外戰爭中的表現,就是最好的註腳。

然而,倒米、倒奧之戰,卻全面改寫了固有的戰爭模式和人們頭腦中的戰爭觀念,尤其是這次倒薩戰爭,進一步告訴世人什麼叫現代化的正義戰爭,什麼叫威武之師、仁義之師、文明之師。戰爭,原來可以打得如此溫柔敦厚、如此人道主義、如此"霹靂手段,菩薩心腸"!撇開美英倒薩的動機是否正義不說,僅從倒薩之戰本身而言,到目前為止,不愧為一場文明之戰、仁道之戰、君子之戰!

開戰以來,美英聯軍的軍事行動不如預料的順利,"一個城市也沒拿下",中央臺那些弱智的軍事專家或辛災樂禍、或百思不解,他們不明白美軍的作戰意圖和"婦人之仁",不明白美英聯軍打的是控制戰人道戰心理戰而不是殲滅戰,終極目標是暴虐專橫的獨裁者,而不是伊拉克人民乃至伊拉克軍隊。聯軍在盡最大的努力減少伊拉克平民傷亡的同時,也在爭取減少伊士兵的傷亡。不然,投放1萬多炸彈,才死傷百餘人,難道這些炸彈都是豆腐做的嗎?對沿途伊拉克城市圍而不攻,難道是炸彈不夠、糧草不接嗎?百餘人傷亡當然也是不幸,但與慘死於老薩的暴政和侵略之下的數以百千萬計的人民比一比,"哪個更悲、哪個更慘"?

在一片反戰反美的鼓雜訊中,還是有一些未被愚化醬糊化的明白人,點出了其中奧妙。如娃娃魚:"因為美軍怕傷及平民,處處謹小慎微,致使得薩達姆敢死隊假裝平民,混在平民中偷襲美軍,美軍並且不敢對可能藏匿伊軍的平民區投放炸彈,伊軍卻以平民為盾牌保護自己.美軍打也不是 ,不打也不是";子日:"聯軍之所以要急不可耐地展開地面攻勢,目的就是要把上述影響國計民生的重要目標特別是油田盡早控制住,以防薩氏喪心病狂自我毀滅,為以後重建伊拉克作準備。"侵略者"居然會不惜代價地保護被侵略國的重要基礎設施,並時時想著為被侵略國重建家園,還要防止被侵略國軍隊的蓄意破壞,這實在是個天大的笑話,然而卻是活生生的事實。"…

反過來看看老薩,無視伊拉克平民的生死,並以之為擋箭牌,盡使些焚燒油田、人肉盾牌等下流招術:假裝歡迎美軍展開炮擊、假裝投降襲擊美軍、軍兵民混雜或裝扮成平民伏擊美軍等等,這與某偉人倡導的"人民戰爭"何其相似乃爾。"人民戰爭是比種族滅絕更殘酷的東西,因為種族滅絕是對異族人殘酷,而人民戰爭是對自己人殘酷"(大詩)。看來,獨裁者的思想都是相似相通的。

有人說,英美之所以不敢大開殺戒,並不是真的對伊拉克人民、對伊拉克軍隊心慈手軟,而是忌憚國際和國內的政治壓力,同時考慮到戰後重建以及長期控制伊拉克,要利用伊拉克軍隊,讓他們在重建中發揮作用。這不正是民主制度和西方文明的優越性、先進性的體現嗎?換了薩達姆,他會"忌憚"什麼政治壓力、會為了戰後"利用"敵方軍隊而手下留情?既使是偽善,也比痛下殺手好。

戰爭當然是惡的,既使是正義的戰爭,也是一種大惡。但鏖戰過程中能持一定程度的"婦人之仁",顧及敵方平民乃至軍人,畢竟是人類的大幸,是戰爭史上開天闢地的輝煌。倒薩之戰,不愧是一場殺氣中帶了溫柔悲憫的君子戰。

2003、3、26

來源:新世紀 www.ncn.org(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