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海:今日到中南海遞交致江澤民主席的信


今天上午9點鐘,我到了中南海正門新華門前,向那裡執勤的民警說,因為拆遷中我們老百姓受欺壓的事情,我有一封給江澤民主席的信,希望能讓我進到中南海裡,我將信交給江澤民主席身邊的工作人員,使江澤民主席能見到這封信。執勤的民警說這是不可能的,讓我在邊上等著。不多的時間,來了一輛警車,將我帶到府右街派出所。問了我姓名、住址等以及為什麼去中南海。之後把我關到一間窗戶帶鐵欄杆的房間裡。又不長的時間,我所在地區的派出所警察來到,將我帶到我居住地派出所。在那裡又不長時間,西城區分局的警察來到。問了我為什麼到中南海的事情,並再三對我說,不要再去中南海了。之後警察請我在派出所附近的飯館吃了午飯,飯後我回到家中。

徐永

2003年3月26日


就我家同時也是一個空軍飛行員的家即將要被強行拆毀一事

致江澤民主席的一封信


尊敬的國家軍事委員會、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

江澤民主席:

您好!

我叫徐永海,是一個普通的精神科醫生。現就我們的家,同時也是一名中國空軍上校飛行員唯一家,面臨要被強行拆毀的事情,向您訴說,同時希望得到您的幫助。

當英美聯軍的空軍飛行員、海軍航空兵飛行員在伊拉克執行他們的戰鬥任務時,他們不必擔心他們的家會被自己的政府強行拆除。可是在我們中國首都北京,這樣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

2003年3月25日,在伊拉克戰爭第六天的時候,我們一家接到了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關於責令徐德志徐永海期限拆遷的決定》,這個決定就像一棵重磅炸彈落在我們家中。根據決定,我們一家10人必須在一日內搬走,否則予以強制執行。

我們一家10口人,有兩個女人是軍人的妻子,一個是中國空軍上校飛行員的妻子,一個是中國海軍航空兵軍官的妻子,現在我們的家,也是這些軍人的家,在明日就要被強行拆除了。

我們一家戶口上有10口人,現有住房三間,其中兩間是由一間房子隔成的。我父母居住一間,我和我妻子居住一間,我的妹妹和妹夫居住一間。我的妹夫是空軍上校飛行員,平時在部隊裡,因我妹妹沒有隨軍,在部隊沒有住房。這間房子就是他們唯一的家。我哥哥一家三口多年來一直借住在親戚房子中。還有一個妹妹是我的堂妹,是海軍航空兵軍官的妻子,戶口在我家這裡,目前暫時住在部隊的軍官單身宿舍中。

我家所在的地方是北京舊城區,我們這裡有很好的胡同、四合院,這些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寳。可是這些要被拆毀,然後蓋上幾十層的高樓大廈。通過拆遷,開發商、拆遷商發了大財,我們這裡已經蓋好的高樓大廈每平方米均在1、2萬元以上。20層,每平方米地皮就是20萬元以上,一座樓下來、一片樓下來就是幾十億元、幾百億元。

我們家三間房子的實際居住面積在40平方米,加上自己蓋的廚房接近50平方米,可是給我們的拆遷房屋補償款只有26萬。這些錢在我們居住的地方,連一個一居室也買不了,我們這個地方一個一居室要30多萬。這叫我們如何是好。

給我們的補償款很少,在北京舊城內,我們買不到相應的住房;在北京規劃市區內,我們也買到相應的住房。而我們不願意搬到遠離市區的遠郊區縣去,因為我們的父母均有重病,現在我的父親還在醫院住院。如果搬到遠郊區縣去,父母患病,遠離醫院只有等死。

根據規定,我們要求房屋安置,我們要求在北京三環路內安置三個一居室,這樣我父母有一居室,我和我妻子有一居室,我妹妹和我的上校飛行員妹夫有一居室,我們認為我們的要求不過分,我們已經從舊城內搬到舊城外了。可是拆遷商認為我們的要求很過分,不能給予滿足。因此,拆遷商請求政府把我們強行搬到遠離北京市區的大興縣去。根據《北京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29條,異地安置房應當在規劃市區內,把我們強行遷往的地方是在規劃市區內外,這是違反政府規定的。

可是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不為我們老百姓說話、做事,而是站在開發商、拆遷商的立場上,要求我們在一日之內搬到遠離北京的大興縣去,否則他們將要強制執行。

在這裡我們請求江澤民主席關注一下我們這些老百姓,使我們能夠安居樂業,使我們的軍人們能安心地為國家工作。

此致

敬禮

北京市民 徐永海

2003年3月25日

徐永海 
住址:北京市西城區錦什坊街259號 
郵編:100032
電話:66032530
手機:13520080866
BP:1278129329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3/26/2003 16:37)


來源:新世紀 www.ncn.org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