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電視臺標王廣告背後的貓膩?


近幾年來在中央電視臺連續幾年堪稱標王的哈爾濱製藥六廠,每年光廣告費一項投入就高達3.8億之多,在該公司上市前幾年,公司董事長汪兆金把公司的廣告權給了哈市一個叫於曉聲的作家,每年,於曉聲給汪兆金回扣800萬,汪兆金發現廣告收入太大,幾年時間就把於曉聲養成了一個億萬富翁,於是,汪兆金在1999年把廣告權收回,由自己的兒子來與朋友私開的廣告公司經營,廣告費投入從5000萬漲到一個億直至兩個億,最後竄升到3.8億!可是,哈藥六廠的年利潤卻從5000萬降到2000年的2500萬,到2002年降到1800萬還不足。

  那麼,哈藥六廠的錢都到哪裡去了呢?錢都由汪兆金的兒子與黑龍江主管醫藥的馬淑潔的親屬及主管工業的副省長張成義幾個人給分了。

  哈藥六廠的員工說,汪兆金家族光廣告一項,每年收入就達3000萬到5000萬左右。北京的所有報紙媒體,連人民日報記者,即使你拿著溫家寶老婆的條子,到哈藥六廠也要不到廣告費來。汪兆金對所有來要廣告費的人都說:「幾個副總理都批示過了,可是我都沒有給過面子,我只做電視廣告。」氣得人民日報的記者發誓要拿下汪兆金。

  汪兆金為何如此狂妄呢?原來,汪兆金早已經通過曹志給尉健行、朱琳、韓杼濱這幾頭哈爾濱的爛蒜送過大禮,他哪裡還在乎什麼副總理的條子。

  哈爾濱啤酒廠也是如此。哈啤每年投入廣告費8000多萬到一個億。經營哈啤廣告的哈市天問廣告公司也是幾年間掙得廣告費幾千萬,哈啤總裁李某認為不過癮,回扣太少,於是想出讓保衛處長設計出5000瓶蓋加獎活動,保衛處長將500萬、100萬、50萬的大獎分別扣下。沒想到東窗事發,被哈市香坊分局偵破。廣告商潘洗塵花了300萬才擺平哈市檢察院的副檢察長傅強。但前不久,境外的《大參考》報導後,哈市紀檢委坐不住了,準備查,又是哈啤的廠長拿出500萬把案子給壓下去。這其中的關係是:潘洗塵的岳父曹玫是中國首屈一指的版畫家,又是黑龍江人大常委,因此在黑龍江上下都有面子,而曹志又是曹玫的表兄,於是哈啤酒的老總就沒事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