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标王广告背后的猫腻?


近几年来在中央电视台连续几年堪称标王的哈尔滨制药六厂,每年光广告费一项投入就高达3.8亿之多,在该公司上市前几年,公司董事长汪兆金把公司的广告权给了哈市一个叫于晓声的作家,每年,于晓声给汪兆金回扣800万,汪兆金发现广告收入太大,几年时间就把于晓声养成了一个亿万富翁,于是,汪兆金在1999年把广告权收回,由自己的儿子来与朋友私开的广告公司经营,广告费投入从5000万涨到一个亿直至两个亿,最后窜升到3.8亿!可是,哈药六厂的年利润却从5000万降到2000年的2500万,到2002年降到1800万还不足。

  那么,哈药六厂的钱都到哪里去了呢?钱都由汪兆金的儿子与黑龙江主管医药的马淑洁的亲属及主管工业的副省长张成义几个人给分了。

  哈药六厂的员工说,汪兆金家族光广告一项,每年收入就达3000万到5000万左右。北京的所有报纸媒体,连人民日报记者,即使你拿着温家宝老婆的条子,到哈药六厂也要不到广告费来。汪兆金对所有来要广告费的人都说:“几个副总理都批示过了,可是我都没有给过面子,我只做电视广告。”气得人民日报的记者发誓要拿下汪兆金。

  汪兆金为何如此狂妄呢?原来,汪兆金早已经通过曹志给尉健行、朱琳、韩杼滨这几头哈尔滨的烂蒜送过大礼,他哪里还在乎什么副总理的条子。

  哈尔滨啤酒厂也是如此。哈啤每年投入广告费8000多万到一个亿。经营哈啤广告的哈市天问广告公司也是几年间挣得广告费几千万,哈啤总裁李某认为不过瘾,回扣太少,于是想出让保卫处长设计出5000瓶盖加奖活动,保卫处长将500万、100万、50万的大奖分别扣下。没想到东窗事发,被哈市香坊分局侦破。广告商潘洗尘花了300万才摆平哈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傅强。但前不久,境外的《大参考》报道后,哈市纪检委坐不住了,准备查,又是哈啤的厂长拿出500万把案子给压下去。这其中的关系是:潘洗尘的岳父曹玫是中国首屈一指的版画家,又是黑龙江人大常委,因此在黑龙江上下都有面子,而曹志又是曹玫的表兄,于是哈啤酒的老总就没事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