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浸染的礦山─山西「3-22」特大礦難慘過伊戰


山西呂梁,這個貧困的地區因連連響起的爆炸聲而一名於天下。


  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三起特大礦難使近百條鮮活的生命失去了色彩。接二連三的停產通知書並沒有起到遏制事故發生的作用---你下你的通知,我照干我的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局長王顯政直斥此現象為「礦主要錢不要命」。

  違法生產,如此猖狂的氣焰後面是否隱藏著什麼?山西省省委書記田成平把這種隱藏在事故後面的情況總結成「背後有人」現象。

  「背後有人」,是誰?是誰給了煤礦主奪人性命的膽量?「背後有人」的人和「背後的人」屬何種關係?一個只有3萬噸生產能力的煤礦,竟然劃撥到了12平方公里的煤炭資源,是誰給他劃撥的?這些目前尚是未知數。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不把「背後的人」挖出來,奪人性命的事還是會發生。

  我們期待著,而這種等待顯然不能太久,因為這是用生命和獻血在做代價。

  2003年3月22日12時50分,山西省孝義市孟南莊煤礦發生礦難。

  3月23日,省委書記田成平、省長劉振華指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3月23日,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長王顯政強調:礦主就是要錢不要命。
  截至3月27日上午10時,已發現的62具遇難礦工遺體已全部升井,其餘下落不明的10人仍在搜救中。

  山上,在風中向下俯視的村民臉色凝重。

  山下,在礦難現場搶險救助的人員緊張忙碌。

  煤礦礦燈充電室裡,72個礦燈已失去了位置,在憂傷地等待主人的回歸。

  一間低矮的房子裡,下井礦工的簽字本在門口吹進的風中嘩嘩作響。

  孟繁毅、武甲元、孟祥龍……在人間留下了最後的一筆。

轉自搜狐

  時間凝固在2003年3月23日,72個生命失去了色彩。

  山西。孝義。孟南莊煤礦。

  直擊礦難

  3月23日15時許,筆者趕到山西省孝義市。在奔赴孟南莊煤礦的途中,一名搭車的村民哀嘆,「光我們村就有12人被埋在了井下」。

  進入煤礦的路已被武警封鎖,除了人們嚴肅焦急的面孔和遇難礦工家屬的痛哭流涕,沒有目所能及的爆炸塌陷痕跡,分外搶眼的是「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的警示標語。據估計,礦上與搶險有關的人員達千人左右。

  據礦工介紹,孟南莊煤礦井深達580米,可以想見爆炸時井下的淒慘場面,礦工們逃生的機率很小。

  夜幕降臨,各有關領導仍在緊張研究搶險措施,礦山救護隊員在井口整裝待命,準備下井搜尋遇難者,礦上不時傳來遇難者家屬的哭聲。

  23日,救護隊在井下共找到28具遇難礦工屍體。據悉,這些被找到的屍體當日均未從井下抬出來,原因是「怕引起現場秩序不穩」。

  24日凌晨約4時,救護隊終於從井下抬出6具屍體,身上看不見明顯的傷痕,初步估計可能是窒息而亡,死者家屬在現場痛哭欲絕。當日,救護隊一組接一組地到井下進行搜尋,但未見有屍體抬出井口。後來據搶險指揮部人員稱,當天又從井下找到了28具遇難礦工屍體。

  記者24日在現場看到,煤礦兩個通風口的一個已是殘垣斷壁,旁邊的其他通風設施也被震裂。

  住在風井口附近的陝西礦工侯坤來心有餘悸:「當時,只聽見一聲巨響,緊接著,一股濃煙騰空而起,煙霧中一個人被『彈射』出來,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就是當日負責在風井巷道裡鏟沙石的陝西籍礦工李凱,得以僥倖逃生。而其他的人,「冤魂永遠留在了鐵罐裡。」

  截至26日17時,共找到62具屍體,井下尚有10人未找到。「現在的找尋越來越困難了,井下塌陷面太大。」呂梁地區新聞辦公室高主任這樣說

  誰把礦工推向死地

  「礦主就是要錢不要命。對違反生產的要堅決打擊、堅決取締。」3月23日,在事故現場,國家安全生產監督局局長王顯政說。

  在幾天來採訪遇難礦工家屬的過程中,記者聽到最多的哭訴是,「我們本來準備今年不干的,可礦上還欠我們兩個月的工資。如果不干,他們就不發這些工資,沒辦法我們只能繼續干。」

  一位叫韓榮軍的礦工說:「爆炸之前煤礦曾停了半個多小時的電,來電後井下的礦工就準備上來,但礦上的人說,如果隨便上來,不下去幹活,就要扣工資,在這種情況下,礦工們只能服從命令。不久,一聲沉悶的巨響像地震一樣,感覺房子都晃了幾下,一些窗戶玻璃也被震碎了,嗆人的濃煙從井口噴湧而出。我當時都驚呆了。」

  一位陝西籍礦工稱,今年初,孝義市安全生產監督局曾來礦上檢查,發現安全不達標後將鉸車鎖了起來,但後來被礦上的人用電焊切割開繼續讓工人開工,以致發生如此驚天事故。

  在孟南莊煤礦,記者看到,其煤炭生產許可證的有限期為2000年11月20日-2002年12月30日。

  3月23日,孝義市安全生產監督局局長楊利宗向記者證實,煤炭生產許可證過期就意味著不允許生產。「雖然該礦正在申辦換領新的煤炭生產許可證,但該礦一些安全指標不達標,我們也監督過幾次,可礦方不聽。」
  呂梁地區行署副專員金建中分析,此次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系現場管理和通風管理不善所致,初步判斷井下瓦斯爆炸引起煤層參與爆炸。

  其實,就在今年2月16日,呂梁地區離石市王文莊煤礦發生瓦斯燃燒事故(11人死亡)後,省政府就曾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對經檢查不合格的鄉鎮煤礦必須責令其停產整頓,整頓後仍不合格的要堅決予以關閉。

  「3.22」事故後,呂梁地委、行署決定從3月23日起,全區鄉鎮煤礦立即停產,由縣市政府負責組織落實,行署安監局、呂梁安監辦事處負責督促檢查。

  「但願這次各級政府的要求、措施都能落到實處,『灌入』礦主的耳朵,不要再把礦工推向死亡!」這是這幾天採訪中,我們聽到普通群眾說得最多的話。


  時間就是生命

  據搶險指揮部和呂梁地區新聞辦有關人員介紹,「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至少是近兩年來山西省最大的一起煤礦瓦斯爆炸事故,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

  3月22日12時50分事故發生後,13時55分,孝義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才接到孟南莊煤礦的電話報告。時間就是生命,煤礦負責人為何一個小時後才報告,目前有關部門正在進行調查。據呂梁地區新聞辦高主任3月25日介紹,目前被警方羈押的有孟南莊煤礦法人代表孟昭康,以及礦長、技術人員等5人。

  事故發生當日,省、地市領導相繼趕到現場。省委書記田成平、省長劉振華指示:要在保證搶救人員安全的情況下,全力以赴搶救井下被困人員,搶險一定要加快速度,爭分奪秒組織搶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國家安監局也於當日派出通風專家小組緊急趕赴事故現場。目前,引起爆炸的技術方面的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3月25日,孝義市成立了以國家煤礦安全監督局副局長趙鐵錘為組長的「3.22」調查組。趙鐵錘要求,查明事故原因和性質,提出有關責任人的處理建議和事故報告。

  黑色的眼淚

  黑色的井口。黑色的煤礦。黑臉的礦工。

  噹一聲震天「驚雷」響過,72個生命瞬間隕落,更讓許多死者家屬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和勇氣。

  「我的天塌了,我們家以後可咋過呢?」四川籍的張曉春哭訴著。丈夫死了,剩下9歲、6歲和一個還在吃奶的娃,張痛不欲生。

  誰來填補失去的經濟和精神支柱呢?

  面向井口,跪在地上,張曉春滿是悲傷的身上找不到希望所在。但她隱約感覺到,這麼個「天大的事」政府不會坐視不管。

  「那是一個小雨加雪的中午,我正在家吃飯,忽然聽到村裡人喊:不好了,煤礦出事了,瓦斯爆炸了,我的心不禁一陣亂跳,我兒子正下了井,他到底咋樣了?」

  讓孝義市驛馬鄉的劉大伯悲傷欲絕的是,他的預感不幸成了現實,他的兒子與其他72名礦工都被「留」在了井下。

  只有這惟一一個兒子的劉大伯,他想弄明白這到底是誰之過?他在悲憤中等待著,等待著淚光中會有一個希望萌生。

  但他會盼到這樣一個結果嗎?

  劫後的村莊

  燕家曲村,距離孟南莊煤礦僅有幾百米。貧窮荒蕪的土地讓這個小山村的老百姓把在煤礦打工當成了惟一「賺錢」的途徑。礦難,使這個山村立刻陷入了沉痛悲傷的氛圍中。

  3月25日下午,記者走進這個劫後的小村。

  「那兒都是我們村的青壯勞力呀,真是造孽!」哭聲讓記者的採訪幾次中斷。30歲的礦工孟繁毅被「瓦斯」吞噬了,但卻將悲痛永遠留給了他的家人。

  「我家老漢剛去世,本來我家繁毅也不想去礦上幹活了,可是礦上還欠1500多元的工資,只好去了,出了這事,丟下我可咋活呢?」孟繁毅的母親痛不欲生。

  已經3個晚上沒睡覺的孟繁毅的哥哥孟繁中雙手抱著頭,蹲在地上一言不發。

  在另外一個死難礦工孟祥龍家,他8歲的女兒倩文眼睛裡充滿了憂鬱。從煤礦出事後,倩文就再也不跟人說話了。

  比這更令人心碎的是,孟祥龍6歲的兒子孟子龍由於還不懂事,還在玩著,笑著……

  老闆孟昭康

  提起孟南莊煤礦的大老闆孟昭康,老百姓說,那是孝義市的一個「人物」。

  孟昭康的老家驛馬鄉是全市最窮的鄉,也是惟一一個不通公路的鄉,但就是在這片土地上,卻滋生出一個讓人羨慕的富翁。

  「不用說在孝義市,即使在呂梁地區,孟昭康也算個響噹噹的人物」,孝義市的許多人這樣說,「不知道人家究竟有多少錢,但幾個億是肯定的。孟昭康已經在驛馬鄉一帶開採了20年煤。」

  孝義市煤炭運銷總公司經理、呂梁地區能源公司經理、孝義市洗煤廠老闆、孝義市能源賓館的「大老闆」,孟昭康的頭銜越來越多。孟昭康已經買下了孝義市的城建大樓,還準備買孝義賓館,據知情人透露,如不是孟南莊煤礦發生礦難,簽字儀式將會在近期舉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