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毅平:向英勇的倒薩聯軍致敬!


這幾天伊拉克戰場,似乎給我們再現了二戰的景況。連央視官方評論員都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美、英軍隊一改以往先行進行空中猛烈轟炸徹底掃清地面障礙的做法,幾乎同時展開了非常迅猛的地面攻擊。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一場現代條件下貼身肉搏。這樣的戰術選擇不僅在軍事上是明智的,也更加令人尊敬。

一方面,通過地面快速推進,直指薩達姆獨裁政權的老巢,而在其它地區則以控制戰為目標,迅速掌握交通要塞、油田等重要設施的控制權。薩達姆把最死心塌地效忠他的部隊--共和國衛隊──佈置在首都巴格達周圍。聯軍則將計就計快速突進,避免一城一地的過多糾纏,及早與共和國衛隊進行正面較量,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傷亡。這一戰術深具威脅性和軍事效率。

另一方面,集中全力圍剿薩達姆政權的核心所在,彰顯了聯軍解放伊拉克人民的口號決非虛言,是實實在在地體現在其戰術安排上的。聯軍用正面交鋒代替過去習慣的狂轟濫炸,加之高成本的智能武器,有效地減少了平民傷亡。把矛頭集中在薩達姆的精銳,則給伊拉克軍隊以最多的選擇機會。聯軍以行動證明了自己是真正的仁義之師。我們也期待著他們繼續捍衛自己的榮譽。

相反,我們的某些所謂的專家和反戰義士,一面裝模做樣地憂慮平民的安全,一面鼓吹人民戰爭和游擊戰。這種虛偽和薩達姆把平民當成人質和人體盾牌一樣無恥。在他們的內心只有反美,哪裡真正關心什麼和平。而暴君薩達姆竟也成了他們的精神寄託。

誠如許多人看到的,美、英軍隊這種突進和控制(而非消滅)的戰術顯然有冒險性:過長的戰線容易招致襲擊,納西裡耶遭伏擊的車隊導致重大犧牲和被俘就是一例。但這樣的選擇又是必須的。應對國際反戰政治壓力、減少自身和平民的傷亡、以及解放戰爭的性質,這些幾乎不可共存的目標,決定了這樣的戰術。以法、德為首的國際反戰運動迫使聯軍選擇激進的策略,也使伊拉克軍隊和人民更加執迷不悟,客觀上使聯軍付出更高的代價。面對那些承擔解放重任的聯軍死難者和勇士,他們應該受到良心的譴責。

就像他們上個世紀所做的那樣,美、英軍隊的使命早已超越了自己的國家利益。他們是世界安全秩序和自由的守護者。試想,如果任由邪惡的暴君薩達姆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自我膨脹,未來的世界將難以安寧。在現代技術條件下,它所會帶來的危險難以想像。撒切爾夫人曾闡明:幾個世紀以來,世界幾乎所有重大政治問題的解決方案,都來自英語國家。此次,我們相信又被她言中。這既是一種幸運、又是世界的悲哀。地球村變得越來越小,匪幫的存在對所有人都是威脅。因此,在美國和薩達姆之間沒有第三種選擇。反戰人士應該重溫東郭先生與狼的寓言。反對倒薩結果只是助肘為虐,害人害己。

有人說,倒薩無助於、甚或將損害中國的民主進程。這純粹是膚淺之見。事實上,中國改革的內生力量遠遠不夠。從過去的世界主義一頭鑽進民族主義,顯示我們知識份子反思上的淺薄和根深蒂固的小農意識。今天義和團情結與反美主義的肆虐,更是國民精神素質的明證。

推動改革的現實動力,很大程度來自外部。遠的不說,20年來的變化就一直受惠於以美國為主導的世界政治經濟的走向。今天,法、德的自私偏狹把美國、而不是極權主義視為主要威脅,使得歐洲左翼政治有走入死胡同的危險。它對中國政治不會產生積極影響。因此,中國的改革嚴重地依賴美國和它的單邊主義牽引,而不是相反。

可悲的是,有一些中國所謂的自由派,把美國的強大看成新羅馬帝國的再現,從根本上消解了意識形態的存在。他們把西方保守主義者視為惡魔,更缺乏起碼的對歷史的認知和政治責任感。這些人不僅無知也是良心泯滅。他們已經喪失了一個清醒的中國草民的樸素的情感和應有的思考邏輯。他們的意識已經分裂:屁股陷在前現代政治泥潭難以自拔,腦袋卻食洋不化地跟在西方後現代左派後面鸚鵡學舌。無疑,這種身首分離是極不恰當的。對此,我的建議是:在高談闊論之前,請認真審視一下處在專制政治泥潭的沈重的屁股。它將有助於治療本能的嬌情、修補那脆弱易碎的心,平復面對「新帝國主義」神經質一般加劇的呼吸。

讓我們為倒薩勇士們祈禱,不管你們抱著怎樣的動機:高尚的、或者平凡的。因為我們知道,只有你們才有能力把你們國家的偉大精神發揚光大。你們從傳統繼承下來的審慎、理智,更是人類尋找美好未來的寶貴財富。你們也一定懂得:對於一意孤行、阻擋歷史前進的反動者和那些愚昧盲從的人們, 失敗, 也只有失敗, 才能使他們找到正確的方向。

(民主論壇)(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