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社論:先把島內防疫做到滴水不漏再談協助台商


已被證實源自中國的SARS,對臺灣的威脅已經逐漸升高。行政院在二十七日正式將SARS列為第四類法定傳染病,除了加強來自中國、香港、越南等地區旅客的防疫措施,也暫時禁止公務員因公前往中國、香港、越南等地,並呼籲國人不要前往上述地區。各縣市政府也紛紛展開防疫作業,包括隔離病患、加強消毒與監視校園等。

SARS造成中國鄰近國家一片風聲鶴唳,與中國往來越頻繁的國家受害越深,主要是因為中國官方刻意隱瞞疫情,讓鄰近國家未能及時採取防備措施。據亞洲華爾街日報的調查報導,早在去年十一月中國廣東便已出現SARS病例,但是中國官方卻封鎖消息,直到疫情蔓延紙包不住火了,才不得不向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但中國還是從中阻撓世衛人員前往廣東瞭解情況,以致引起世衛日內瓦總部的不滿。

昨天,陳水扁總統接見外賓時指出,目前全世界正發生兩大戰爭,一個是美國的反恐戰爭,一個則是反SARS的戰爭,這兩場戰爭的共同特質是沒有國界之分。陳總統批評說,SARS發生在中國,結果他們隱瞞疫情,影響到全世界,臺灣也受到非常大的影響。另外,新加坡總理吳作棟也表示,伊拉克戰爭已經夠讓人煩惱了,現在又有SARS,這肯定會對全球經濟造成另一波的衝擊,新加坡自不例外。

陳總統與吳作棟的談話顯示,防治SARS工作絕對不可掉以輕心,甚至要以視同作戰的警覺來因應。政府目前對付SARS,重點似乎偏重在檢疫、防疫工作,這些措施固是必要之舉,但也不能忽視疫情擴大對國內經濟的衝擊。香港、新加坡受感染病例增加的消息公布之後,對旅遊業及其他產業立即帶來負面影響,值得我們警惕。現在,把臺灣當作中國一省的世界衛生組織,儼然也將臺灣列為「疫情特別嚴重地區」,對此政府應當向國際社會嚴正澄清,臺灣不是中國的一省,而且目前受感染病例有限,否則難保不會造成臺灣的二度傷害。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SARS已經威脅臺灣,而且中國官方刻意隱瞞疫情的嚴重性,依舊有在野人士在搞「以疫促通」的戲碼。日前,陸委會所做之評估報告指出,擴大小三通不但無助於防疫,甚至會增加金馬地區受感染的程度。金馬地方政府基於縣民健康著想,除了採取應有的防疫措施,還建議政府暫時關閉小三通,以免疫情隨旅客上門。然而,多位在野立委還是假借避免疫情擴散的藉口,要求政府擴大小三通,對金馬地區民眾的恐慌毫不在意。

中國本身就是個大疫區,也是SARS的感染源,目前發現SARS病例的地區,早已超出廣東的範圍,也就是中國其他地區也存有感染的危險。在這種情況下,在野立委還施壓政府擴大小三通,難道是想擴大SARS對金馬與臺灣的威脅?至於金馬地方政府考慮暫時關閉小三通,陸委會明知「金馬地區現有防疫能力已然不足」,還要派員勸他們不要關閉小三通,既與政府嚴加防疫的作法背道而馳,也漠視了金馬民眾的健康。萬一小三通成為SARS的大漏洞,陸委會要如何向金馬民眾與廣大國人交代?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應當還記得來自中國的口蹄疫,曾在數年前侵襲臺灣,造成可觀的農業損失。經過調查發現,口蹄疫的病原就是透過金門傳到臺灣的。不久前,東北角養殖的九孔大量病變死亡,其原因也是因為某些養殖戶自中國引進九孔成貝,把病毒傳染開來害人害己。以上的例子,雖然造成了臺灣的經濟損失,畢竟還不是發生在人的身上。如今,SARS的受害者就是人,如果大家不想像口蹄疫的犧牲品一樣,也不想面臨九孔病變的命運,就得防止SARS從中國進來。

臺灣會不會變成SARS疫情特別嚴重地區,甚至淪為損失慘重的疫區,是目前國人最為關心的事。我們認為,政府的當務之急,絕非只為台商大開方便之門,不顧SARS可能因此長驅直入臺灣,而是確保國內防疫工作滴水不漏之後,再談給予在中國受感染台商醫療協助之事。所謂的「以疫促通」、擴大小三通、醫療救援專機,表面上打著人道之名,實際上是本末倒置,只會使臺灣陷入更大的SARS風暴,政府千萬不要被不通之論牽著鼻子走,否則一旦顧此失彼讓疫情擴大起來,會被惶惶不安的民眾罵得體無完膚。

反倒是,因為中國的政治干擾,世界衛生組織無法適時協助臺灣處理SARS問題,值得朝野共同重視。昨天,部分朝野立委呼籲,中國不要再以政治因素抵制臺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他們強調,SARS對人類造成的影響,比美伊戰事都更實質、更直接,臺灣長期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全球衛生防疫系統之外,不僅不公平也非常不人道。加緊爭取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可以說是SARS給我們的啟示之一。少數假借服務台商之名,利用SARS恐慌搞三通的在野人士,在大演特演促通秀之際何不想想,把臺灣的經濟命脈交給中國,卻讓可怕的SARS蹂躪臺灣,這種只顧外不顧內的心態,對二千三百萬人算哪門子的人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