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光:羨慕伊拉克人


這些天,大家都在看有關伊拉克戰爭的報導--這是十多天來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說實話,看著伊拉克人在戰火紛飛下的困難處境,我又是同情,又是羨慕。同情應該是不難理解的,為什麼羨慕呢?因為我是中國人。

因為我是中國人,因為我熱愛我的國家,熱愛我的同胞,所以我並不單單關心伊拉克戰爭。就像江澤民主席所講的,伊拉克離我們比較遠;而中國呢,那永遠在我視野的最中心。我永遠都關心中國的事情,不論那裡有沒有戰爭;我永遠都惦念我十三億同胞,不論他們是否生活在『盛世』。

伊拉克平民得到世界同情

三月二十日凌晨,美國開始了對於伊拉克的攻打。據伊拉克官員估計,十多天來,伊拉克有大約六百名平民死於戰爭。這些無辜的伊拉克人,得到了全世界無數人的巨大同情。不是嗎,據說全世界每天都有幾十萬乃至上百萬的人在舉行反戰示威,他們當然是同情伊拉克人的。不是嗎,甚至在中國,這個人們都不喜歡遊行更談不上示威的『熱愛和平』的地方,也開始有人申請遊行,要表達他們對於伊拉克人的同情。不是嗎,儘管中國政府不肯批准這樣的遊行,而遊行的組織者們也不願意違背政府的意願來行使憲法所賦予的公民權利,我們還是不斷聽到中國政府的發言人再三重申對於伊拉克人的『人道主義關懷』--生活在炮火下的伊拉克人啊,你們也生活在人類的同情和關愛之中!

中國人呢?這裡也有一份根據中國官方報導產生的不完全統計:三月二十二日,山西呂梁發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死亡六十四名煤礦礦工;三月三十日,遼寧省新賓縣也發生煤礦瓦斯爆炸事故,十六位礦工死亡,十位失蹤--誰都知道,所謂『失蹤』,往往就是死了連屍體也沒有找到,比『死亡』可能還慘;無獨有偶,就在這同一天,相距幾千里之外的湖南省漣源市,也有一起煤礦瓦斯爆炸事故,造成五人死亡。以上加起來,已經有將近百人遇難了。可是,偌大的中國,豈止這麼幾件『事故』?據官方統計,湖南省在今年前三個月中(統計實際上截至三月二十四日),已經發生一次死亡三人以上的重大事故四十六起,共計死亡一百九十三人,而這些事故『主要是煤礦安全生產事故』。小一些的事故呢,按照常識,應該會比重大事故發生的更多、更頻繁。就算也有四十六起吧,就算每次死亡一人吧,那還要加上四十六人,這就是二百五十人了。全國有三十一個省市自治區,可能有些地方情況沒有這麼嚴重,當然也可能有些地方比這更嚴重。權且平均計算,而且不計較小的省市,來個二百五十乘以二十吧,那就是說,到三月二十四日止,中國今年死於安全生產事故的人數,已經達到五千人,超過伊拉克戰爭中死亡平民人數的八倍!

中國人命只值伊拉克人命十六萬分之一

第一,這還遠遠不是全部--比如說,『非典型性肺炎』死了多少人,只有天知道。第二,你可能並不明白什麼叫做『事故』。這裡有一個發生在伊拉克『開戰』以後的新近例子,可以讓我們與時俱進地瞭解中國的進步。根據官方的《中國青年報》報導,三月二十五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有一位派出所長--也就是最低一級的公安機關負責人,酒後駕車,三十分內連續發生三起事故,致使平民一死三傷。老話說,『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同一個肇事者怎麼可能兩次撞了人之後還有機會接著製造第三次事故呢?老話也好,邏輯也好,顯然都跟不上中國日新月異的發展了。

這些無辜死去的人,都是我們的中國同胞!那些打著『愛國』旗幟要去北京當政協委員的中國人,如果還有一絲良心,你們有誰為他們而申請上街遊行示威過?那些號稱關心平民百姓、不能容忍剝削的『新左派』教授、作家、評論家們,如果還有一點人情,你們為什麼不為這些人的死亡發出『排山倒海』的聯名抗議簽署?『愛國』『愛國』,在你們心中,伊拉克人的人命,要比中國人的人命更值得關愛,你這愛的是哪一國?

當然,你們有你們的邏輯。比如說,某位素有『能員』之名的前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副部長已經說了,香港幾百人感染非典型肺炎算不了什麼,有五十萬人感染才值得重視。他的根據,在於人口比例;為此他舉廣州為證。那就是說,不到總人口十二分之一的話,就不值得政府重視,傳媒也不能大幅報導。這意味著,中國大陸要有一億人感染『非典型肺炎』,那才值得政府重視,才允許媒體自由報導。這就難怪幾百幾千個煤礦爆炸死亡者不在話下了。可是,另一方面,伊拉剋死了六百個平民,為什麼中國的媒體就可以『自由』報導?為什麼中國政府就如此高度重視?可憐的中國人,一億人的價值,才抵得上伊拉克的六百個人!換句話說,對中國的領導人和『愛國者』來說,十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個中國人的生命,才值一個伊拉克人的生命--我怎麼能不羨慕伊拉克人!

(來源:新世紀)(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