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學雷鋒不如轉法輪


今年三月五日是毛偉大「向雷鋒同志學習」四十週年。中共當局循例紀念一番 。由於是逢十大慶,加上新主胡錦濤剛上任需要有一番「新政」形象,自是多了一 些紀念活動。俗話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但是要挽回世風,卻不是去復古 、頌古、懷古那樣簡單,而是需要「與時俱進」。 先不去說雷鋒這個形象有多少真實性,就是按照中共所宣傳的那樣是個「完人 」,當時處在一個政治極權封閉?經濟單一僵化的情況下,同現在情況已經完全不 同。「老革命遇到新問題」而仍然用老辦法來解決,劉少奇只能死於非命;胡錦濤 如果走老路,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三月五日就有兩篇有關報導,給學雷鋒一個莫大的諷刺 。

一則是浙江杭州一所中學三月五日那天就遇到尷尬事,市內多家福利院、敬老院、老人公寓委婉地拒絕了他們的幫助。一家老人公寓的工作人員表示,學雷鋒做好事他們當然歡迎,但是有時好心不一定辦好事。入住老人公寓的老人都是付費的,家屬希望他們在這裡得到專業的照顧,拒絕這些學生實在是不得已。另一家老人院負責人更說,每年這一天都有不少學生前來學雷鋒做好事,幾乎變成了老人院的「對外開放日」、「接待日」,令院方徒增許多接待工作。

另一則是在南京市西善橋碼頭,三月五日下午四時三十分左右,原來停靠在碼頭邊的來自安徽無為的黃砂船在沒有任何外力碰撞的情況下突然下沉,當時,與沉船僅距五十米的西善橋上站了很多圍觀的人。據悉,船主何車明上岸辦事去了,船主的舅舅和母親正在船艙中休息。如果當時目擊該船下沉的圍觀者中有人呼喊的話,也許悲劇就不會發生了。當水泥船下沉時,船主的舅舅和母親都沒有發覺,等到船隻全部沉沒,兩人才發覺,會水的舅舅一個猛子鑽出水面,爬上岸來,五十歲的母親卻沒能逃脫,和船一起沉入水中,至今仍未找到。記者在囤船的船艙中見到了船主,母親慘遭不幸讓他痛苦萬分,全身癱軟地坐在船艙的水泥地上,不時地發出 痛苦的呻吟。

兩則新聞說明,形式主義的「好人好事」已經過時,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道德的淪喪早已經不是紀念、說教所可以解決的。雷鋒這個共產黨的清教徒根本已經缺乏吸引力。而更重要的是,中國領導人哪一個「學習雷鋒好榜樣」?吃喝嫖賭、貪贓枉法才是他們的準則。江澤民和江綿恆肯去當雷鋒嗎?學習雷鋒運動中的「 一幫一,一對紅」,到江澤民手裡變成什麼?江澤民同江綿恆是「一幫一,一對富 」?同李鵬是「一幫一,一對黑」?

當然,社會道德不是無藥可救。經過了毛澤東時代的鬥爭潮,特別是鄧小平時 代的下海潮後,中國民間出現了法輪功,不但是健身的功法,而且學員以「真善忍 」為修煉目標。你可以不認同他們的某些理論和說法,但是在導人向善這一點上是 無法否認的。

如果中共後來能夠正確對待,在拯救社會道德淪喪方面不能不說有積極意義。 然而中共關心的只是自己的統治利益,所以江澤民只顧什□「三講」和「三個代表 」,而毋視社會的沉淪,使中國的道德危機和人民的苦難進一步加深。

而對法輪功失去理性的鎮壓更把自己推到劊子手的極端地位而萬劫不復。不但是對法輪功,對其他宗教,中共也都要置於他們領導之下,唯恐中共的墮落不把這些宗教也拉下水;對拒絕的,就當「異端」來鎮壓。結果我們發現,那些大貪官都是信奉馬列毛鄧江的中共黨員,都是「三講」過關者,反而沒有聽到哪一位是修煉了法輪功或參加地下教會的活動而淪為貪官者。因此,道德重整,要靠中共還是靠民間不是很清楚了嗎? 胡錦濤要推行新政,要道德重整,其實不難,不必從馬列毛那裡去找,不要穿新鞋走老路,只要依靠民間,從宗教或准宗教中尋找精神力量,就是不能解決所有問題,至少避免情況惡化。因此學雷鋒不如轉法輪,讀馬列不如念聖經。 其實,不但是道德問題,民間宗教和團體的相互關懷,也可以協助政府解決一 些社會問題,協調一些社會矛盾。可惜,中共至今仍然唸唸不忘一個「權」字,對 任何宗教或社會團體,都以政治來考量,結果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胡錦濤 如果沒有新思維,也脫不了這個結局。當然最不幸的還是中國的人民大眾。

--原載《北京之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