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香港有危無機?


董伯上週四發表防疫聲明的末段說:「我亦從近日社會各界……克服困難的意欲中,看到了我們社會的凝聚力正在發揮。」但最新的民調顯示,市民對特區政府表示滿意的不足一成,董伯與諸官員的民望全面下跌,自非典型肺炎在香港爆發以來,市民對政府更不滿,更離心。

  「九一一」事件後,布希總統的民望急升,紐約市當時的市長朱利安尼的民望更攀上高 ,這是因為他們在社會遇到危機時,充分發揮了他們果斷和勇於面對現實的領導能力,帶領人民去應付艱難的災劫。非典型肺炎襲港,本來對於民望低迷又受二十三條立法和阿松買車事件困擾的特區政府,是將危機化為轉機的大好機會。倘若董伯能在這段時間,帶領整個執政團隊,果斷沉著地應付危機,他極有機會在低沉的民望中翻身。但可惜,疫症爆發二十多天以來,他的遲疑、漠視、不敢面對現實及心存僥倖的表現,使人們對董伯領導下的特區政府更失望。甚至有市民表示:現在是徹底失望了,有危才有機,對一個無能的、躊躇的領導者不適用,危機只會令他手忙腳亂。

  董伯領導下的特區政府,首先缺乏面對現實、承認現實的勇氣。三月十二日世 組織警告香港已爆發非典型肺炎之後,楊永強仍說外間誇大事件;前線醫生指有非醫護人員感染,楊永強仍強調未擴散到社區。在傳媒不斷踢爆的情況下,三月十九日才承認有五人死亡。特區政府一直心存僥倖,希望吉人天相,可在外界不知不覺中度過疫災。回想三十多年前,香港發生霍亂,才剛剛有兩個人染病,當時港府即宣布香港為疫埠,並立即隔離與病人有接觸的家人、親友,進行嚴厲檢疫,更督促全港市民進行防疫注射。

  其次,特區政府非但沒有劍及履及地展開防疫措施,而且必要的隔離、檢疫、停課等措施,均遲了十多天才實行。停課更是一波三折,先由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到處辯解「毋須停課」,兩天後又要他解釋「應該停課」。要做這樣的官,筆者也替他難過。最妙的是,在隔了一個月後,董伯上週四才叫市民不要到京華酒店九樓,真讓人啼笑皆非。朱利安尼在他的《決策時刻》一書中說,他的座右銘是「 Just do it 」,即「儘管去做」,不要花時間三心兩意地考慮來、討論去。

  其三,董伯過份顧慮與中央,與廣東省的關係。去年底,廣州已發生市民搶購白醋、板藍根的情況,病源來自廣東即使是普通市民都不會懷疑。考慮到與中央、與廣東省的關係,在中國內地不肯承認已發生疫症的情況下,特區政府逕自宣布病源在內地,難免有顧慮,但並不等於不能夠立即採取加強對內地來港旅客的檢疫與管制措施。這應是「兩制」下容許的。

  其四,董伯不應亂開支票。上週四他說已得到中央同意,雙方建立一個包括廣東省在內的機制。但當記者問是甚 機制,他又說不上來,只說遲些時公布。眾所周知,廣東省還沒有同意讓世 組織前往調查。與廣東省建立機制嘛,是不是等成形了再說呢?

  董伯領導下的特區政府如此窩囊,市民又怎會有信心呢?

(蘋果日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