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香港有危无机?


董伯上周四发表防疫声明的末段说:“我亦从近日社会各界……克服困难的意欲中,看到了我们社会的凝聚力正在发挥。”但最新的民调显示,市民对特区政府表示满意的不足一成,董伯与诸官员的民望全面下跌,自非典型肺炎在香港爆发以来,市民对政府更不满,更离心。

  “九一一”事件后,布什总统的民望急升,纽约市当时的市长朱利安尼的民望更攀上高 ,这是因为他们在社会遇到危机时,充份发挥了他们果断和勇于面对现实的领导能力,带领人民去应付艰难的灾劫。非典型肺炎袭港,本来对于民望低迷又受二十三条立法和阿松买车事件困扰的特区政府,是将危机化为转机的大好机会。倘若董伯能在这段时间,带领整个执政团队,果断沉着地应付危机,他极有机会在低沉的民望中翻身。但可惜,疫症爆发二十多天以来,他的迟疑、漠视、不敢面对现实及心存侥幸的表现,使人们对董伯领导下的特区政府更失望。甚至有市民表示:现在是彻底失望了,有危才有机,对一个无能的、踌躇的领导者不适用,危机只会令他手忙脚乱。

  董伯领导下的特区政府,首先缺乏面对现实、承认现实的勇气。三月十二日世 组织警告香港已爆发非典型肺炎之后,杨永强仍说外间夸大事件;前线医生指有非医护人员感染,杨永强仍强调未扩散到社区。在传媒不断踢爆的情况下,三月十九日才承认有五人死亡。特区政府一直心存侥幸,希望吉人天相,可在外界不知不觉中度过疫灾。回想三十多年前,香港发生霍乱,才刚刚有两个人染病,当时港府即宣布香港为疫埠,并立即隔离与病人有接触的家人、亲友,进行严厉检疫,更督促全港市民进行防疫注射。

  其次,特区政府非但没有剑及履及地展开防疫措施,而且必要的隔离、检疫、停课等措施,均迟了十多天才实行。停课更是一波三折,先由教统局局长李国章到处辩解“毋须停课”,两天后又要他解释“应该停课”。要做这样的官,笔者也替他难过。最妙的是,在隔了一个月后,董伯上周四才叫市民不要到京华酒店九楼,真让人啼笑皆非。朱利安尼在他的《决策时刻》一书中说,他的座右铭是“ Just do it ”,即“尽管去做”,不要花时间三心两意地考虑来、讨论去。

  其三,董伯过份顾虑与中央,与广东省的关系。去年底,广州已发生市民抢购白醋、板蓝根的情况,病源来自广东即使是普通市民都不会怀疑。考虑到与中央、与广东省的关系,在中国内地不肯承认已发生疫症的情况下,特区政府迳自宣布病源在内地,难免有顾虑,但并不等于不能够立即采取加强对内地来港旅客的检疫与管制措施。这应是“两制”下容许的。

  其四,董伯不应乱开支票。上周四他说已得到中央同意,双方建立一个包括广东省在内的机制。但当记者问是甚 机制,他又说不上来,只说迟些时公布。众所周知,广东省还没有同意让世 组织前往调查。与广东省建立机制嘛,是不是等成形了再说呢?

  董伯领导下的特区政府如此窝囊,市民又怎会有信心呢?

(苹果日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