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中國人」柏楊是弱智?夫人張香華揭老底


許多讀者都知道,已經84歲高齡的臺灣作家柏楊是《陋的中國人》的作者,生活中的柏楊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據新聞晨報報導,昨日,柏楊的夫人、臺灣著名詩人張香華女士在上海披露了柏楊鮮為人知的生活故事。

--文筆依然犀利 當年曾以《醜陋的中國人》震動華人圈的柏楊,在80高齡之際推出的新書《我們要活得有尊嚴》,是否還能一如當年的犀利,這是許多讀者關心的問題。張香華說,和《醜陋的中國人》相比,新書在文體上還是雜文,而且同樣是用尖銳的語言談問題,思想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畢竟中間隔了10多年,思考的東西更多了,也沉澱了。不再是單純的恨鐵不成鋼的痛恨,而是指出了尊嚴,民族要努力的方向。張香華說,柏楊從來也沒有喪失銳利,因為,人的本性是最難移的。

只要瞧瞧新作中的那些標題就可以了:《中國人,活得好沒有尊嚴》、《中國人,你為什麼這麼吵》、《說中國人的髒》、《我們需要中文處方》,這些犀利的標題,如一把把劍,柏楊雖然老了,但衝擊力一如從前。

--希望死在書桌上 張香華說,連續有10年時間,柏楊從早到晚,像機器一樣的寫作。長期超體力和能力的負荷,使柏楊得了暈眩病,一天二十四小時,暈眩不斷。直到今天,這個病仍然纏身。而9年的獄中經歷,嚴重損害了柏楊的視力。柏楊已經不能親自閱讀,所有的閱讀只能靠秘書讀給他聽,有時是夫人張香華給他讀。即便如此,柏楊從來也沒有想過要讓自己封筆。83歲歡渡生日時,他還希望重做寫作人呢。難怪柏楊新近得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榮譽:老莊稼漢。他對他的書桌和紙墨,就像一個無限忠實於土地的老漢,只要活著,就要到他的土地上去轉轉。

張香華說,柏楊常常說的一句話是:「希望自己能死在書桌上。」

--生活中是弱智 當問及文筆犀利的柏楊,在生活中是否同樣犀利時?張香華開玩笑的說:「生活中的柏楊,幾乎是個白痴。」因為什麼事情都不會料理。張香華當場披露了柏楊的不少「陋習」。比如,柏楊常會穿著不同的襪子就出門了,而有時柏楊帶著鑰匙去開別人家的門等。在家裡,更是找鑰匙、找眼鏡、找圖章之類的事,一日數起,「鬧得滿頭大汗,氣得快要發瘋」。最初,張香華曾試圖重新建立他的生活秩序,結果是失敗。張香華只能每天跟在柏楊身後「掃垃圾」,就像一隻忙碌的白老鼠。

為此,張香華常常感慨:婚姻生活中哪有不抱怨的。寫下了《醜陋的中國人》的柏楊,他自己也有「醜陋面」。話雖如此說,但還是不難看出兩個人的恩愛。要不,身為詩人的張香華,怎會放棄自己心愛的事業,全職輔助柏楊的事業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