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鋒相對:鄧小平在大寨與江青交鋒


1975年,鄧小平實際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針對當時存在的派性嚴重、生產秩序和其他工作收到很大干擾和破壞、國民經濟上不去等情況,開展了全面的整頓工作。幾個月後,整頓已見明顯成效。

這一年,中央召開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會議於9月15日在昔陽縣開幕,10月19日在北京閉幕。會議前夕,毛澤東提議:凡能去的政治局委員,都要參加這次會議。這樣,鄧小平和當時中國政壇的一些重要人物,如華國鋒、江青、陳永貴、陳錫聯、姚文元、吳桂賢、李素文等先後來到昔陽虎頭山下。

鄧小平是9月15日從石家莊乘是火車到陽泉,然後轉乘汽車到昔陽。到陽泉站迎接鄧小平的有陳永貴、山西省委第一書記王謙及主持昔陽縣委工作的王金籽等。鄧小平步下火車,環顧一下陽泉車站,感嘆地對陳永貴說:「這裡太古舊、太古舊了!」轉身又對王謙說:「不要怕別人說什麼,最重要的是把領導班子整頓好。關鍵是用好人!」

江青懷著她的目的,於9月8日提前到了大寨。她風風火火地帶來多個隨行人員,還從北京運來四匹馬、一卡車評《水滸》的印刷品和電影、電視片以及放映設備等。昔陽縣委和大寨大隊不得不興師動眾地為她舉行歡迎儀式。

9月12日,她在大寨禮堂接見了大寨全體幹部、社員,並作了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評《水滸》報告。她蠱惑地說,「《水滸》的要害是架空晁蓋,現在中央就是有人架空主席。」

她的講話在大寨幹部、群眾中造成了混亂。後來郭鳳蓮回憶說:「我們當時聽了,心都跳出來了。」「這不明明是把矛頭對準中央的一部分領導同志嗎?」

9月15日上午9時,大會開幕。開幕式由華國鋒主持,陳永貴致開幕詞。出席會議的多位代表以急切的心情,想好好聆聽代表黨中央、國務院的鄧小平講話。當華國鋒宣布「現在,請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同志向大會作重要講話」的話音剛落,整個會場便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儘管鄧小平幾次擺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但掌聲不僅沒有停止,反而愈來愈熱烈。不少剛出來工作的老幹部激動地掉下了眼淚。

如此熱烈、如此動情的場面使鄧小平也非常激動。他面對眾多誠摯、熱情的面孔,乾脆推開講稿,開始了他的講演。他說:「這個會議是很重要的,可以說是1962年七千人大會以後各級領導幹部來得最多的一次會議。」「這次會議涉及的問題,雖然不像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那樣全面,但就實現25年的目標來說,這次會議的重要性僅次於那次會議,或相當於那次會議。」

如果說這是對這次全農會議的評價,倒不如說是他對這次會議的期望,希望這次會議能夠像1962年七千人大會那樣,在糾正「左」的錯誤上起到好的作用。隨後,鄧小平用了很長時間講整頓。在講整頓中,他鼓勵大家為實現四個現代化努力奮鬥。並強調指出:要有農業這個基礎的發展,才能推動另外三個現代化的前進。如果農業搞得不好,很可能農業拉了我們國家建設的後腿。他深有感慨地說:「毛主席提出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我們現在積了多少糧?」「全國還有部分縣、地區,糧食產量還不如解放初期!」鄧小平講到這裡,江青冷著面孔插話說:「不能那麼說,那只是個別的!」鄧小平立即嚴肅指出:「就是個別的,也是值得很好注意的事!」併進一步補充道:「據個省、市、自治區統計,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單位農業產值按人口計算平均124元。最低的貴州,倒數第一,只有六十幾塊。四川倒數第二,九十幾塊。這行嗎?類似四川一百左右的還有好幾個省。這是講產值,還不等於社員收入。社員收入有的很少,有的還倒欠賬。這種狀況,我們能滿意嗎?」面對鄧小平擺事實、講道理的坦然陳述,江青只好默然無語。

當時,對於聽慣了「形勢大好」的人們來說,鄧小平的講話使他們大受震動又大為感動。鄧小平講話結束後,會場響起熱烈的掌聲,許多代表乾脆站起來高舉雙手鼓掌不息。

江青不甘心在這開幕式上處於下風,當鄧小平結束講話後,她便不顧會議沒有安排她講話的程序,聲稱要在會上「講幾句」,並擺出非講不可的架勢。

江青拉開嗓門講話了。她明知各省、市、自治區第一書記不來參加會議是中央定的,卻借題發揮,胡亂指責各省第一書記不來參加會議是「不重視農業」。接著,扯了幾句農業問題,然後調子一轉,把話題轉到了評《水滸》問題上,說什麼:「現在,中央就有人架空毛主席!」

開幕式一結束,江青立刻向會議主席提出,要印發她的講話,放她的評《水滸》錄音。對此,華國鋒未給她正式答覆,將她的要求報告了黨中央、毛主席。毛主席知道後十分生氣,立刻嚴厲批示:「放屁,文不對題。」並指示華國鋒:「稿子不要發,錄音不要放,講話不要印。」毛澤東的批示,對江青是當頭棒喝。

開幕式後,鄧小平應陳永貴邀請到了大寨,午飯後上虎頭山看了看,當天回到北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