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相对:邓小平在大寨与江青交锋


1975年,邓小平实际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针对当时存在的派性严重、生产秩序和其他工作收到很大干扰和破坏、国民经济上不去等情况,开展了全面的整顿工作。几个月后,整顿已见明显成效。

这一年,中央召开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会议于9月15日在昔阳县开幕,10月19日在北京闭幕。会议前夕,毛泽东提议:凡能去的政治局委员,都要参加这次会议。这样,邓小平和当时中国政坛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华国锋、江青、陈永贵、陈锡联、姚文元、吴桂贤、李素文等先后来到昔阳虎头山下。

邓小平是9月15日从石家庄乘是火车到阳泉,然后转乘汽车到昔阳。到阳泉站迎接邓小平的有陈永贵、山西省委第一书记王谦及主持昔阳县委工作的王金籽等。邓小平步下火车,环顾一下阳泉车站,感叹地对陈永贵说:“这里太古旧、太古旧了!”转身又对王谦说:“不要怕别人说什么,最重要的是把领导班子整顿好。关键是用好人!”

江青怀着她的目的,于9月8日提前到了大寨。她风风火火地带来多个随行人员,还从北京运来四匹马、一卡车评《水浒》的印刷品和电影、电视片以及放映设备等。昔阳县委和大寨大队不得不兴师动众地为她举行欢迎仪式。

9月12日,她在大寨礼堂接见了大寨全体干部、社员,并作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评《水浒》报告。她蛊惑地说,“《水浒》的要害是架空晁盖,现在中央就是有人架空主席。”

她的讲话在大寨干部、群众中造成了混乱。后来郭凤莲回忆说:“我们当时听了,心都跳出来了。”“这不明明是把矛头对准中央的一部分领导同志吗?”

9月15日上午9时,大会开幕。开幕式由华国锋主持,陈永贵致开幕词。出席会议的多位代表以急切的心情,想好好聆听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的邓小平讲话。当华国锋宣布“现在,请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同志向大会作重要讲话”的话音刚落,整个会场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尽管邓小平几次摆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但掌声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愈来愈热烈。不少刚出来工作的老干部激动地掉下了眼泪。

如此热烈、如此动情的场面使邓小平也非常激动。他面对众多诚挚、热情的面孔,干脆推开讲稿,开始了他的讲演。他说:“这个会议是很重要的,可以说是1962年七千人大会以后各级领导干部来得最多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涉及的问题,虽然不像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那样全面,但就实现25年的目标来说,这次会议的重要性仅次于那次会议,或相当于那次会议。”

如果说这是对这次全农会议的评价,倒不如说是他对这次会议的期望,希望这次会议能够像1962年七千人大会那样,在纠正“左”的错误上起到好的作用。随后,邓小平用了很长时间讲整顿。在讲整顿中,他鼓励大家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努力奋斗。并强调指出:要有农业这个基础的发展,才能推动另外三个现代化的前进。如果农业搞得不好,很可能农业拉了我们国家建设的后腿。他深有感慨地说:“毛主席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我们现在积了多少粮?”“全国还有部分县、地区,粮食产量还不如解放初期!”邓小平讲到这里,江青冷着面孔插话说:“不能那么说,那只是个别的!”邓小平立即严肃指出:“就是个别的,也是值得很好注意的事!”并进一步补充道:“据个省、市、自治区统计,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单位农业产值按人口计算平均124元。最低的贵州,倒数第一,只有六十几块。四川倒数第二,九十几块。这行吗?类似四川一百左右的还有好几个省。这是讲产值,还不等于社员收入。社员收入有的很少,有的还倒欠账。这种状况,我们能满意吗?”面对邓小平摆事实、讲道理的坦然陈述,江青只好默然无语。

当时,对于听惯了“形势大好”的人们来说,邓小平的讲话使他们大受震动又大为感动。邓小平讲话结束后,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许多代表干脆站起来高举双手鼓掌不息。

江青不甘心在这开幕式上处于下风,当邓小平结束讲话后,她便不顾会议没有安排她讲话的程序,声称要在会上“讲几句”,并摆出非讲不可的架势。

江青拉开嗓门讲话了。她明知各省、市、自治区第一书记不来参加会议是中央定的,却借题发挥,胡乱指责各省第一书记不来参加会议是“不重视农业”。接着,扯了几句农业问题,然后调子一转,把话题转到了评《水浒》问题上,说什么:“现在,中央就有人架空毛主席!”

开幕式一结束,江青立刻向会议主席提出,要印发她的讲话,放她的评《水浒》录音。对此,华国锋未给她正式答复,将她的要求报告了党中央、毛主席。毛主席知道后十分生气,立刻严厉批示:“放屁,文不对题。”并指示华国锋:“稿子不要发,录音不要放,讲话不要印。”毛泽东的批示,对江青是当头棒喝。

开幕式后,邓小平应陈永贵邀请到了大寨,午饭后上虎头山看了看,当天回到北京。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