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一梟:士無思想愧為人


「如無自己獨特、真實、先進、豐富、尖銳、自由的思想,則是可悲可愧的,豈但不配為士,簡直不配為人。」

造化之神奇,真是處處令人驚嘆。單說人的面貌,古今中外人無數,一人一面,億人億面,絕無重複雷同者。縱是父子兄弟,無論怎樣相似,只僅僅相似而已。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的思想,是人的心靈對社會人生宇宙萬物的理性認識,是人的意識對客觀存在的反映並經過思維活動的結果,所以思想也是因人而異豐富多彩的。以思想為主業的人文知識份子(士),更應該是思想的富豪。

然而可悲的是,自古以來,除了極少數時代(如春秋戰國,南北朝),中國人的思想面貌,往往千篇一律,萬馬一聲。中國人大一統情結特別嚴重,思想、觀念也講求統一。

能思會想是人與動物的主要差別。思想自由乃是人權的基本要素之一。思想自由,意味著人有自己去感知事物、去作判斷、去決定相信什麼、並把思想表達出來的權利。思想自由與表達自由是密不可分的。不然,上帝也控制不了人"偷偷地私下裡"胡思亂想!

有人以"人民在閑時可以隨意暢談國事"來反擊老梟對政府剝奪言論自由的抨擊。以農夫野老田頭地角鬧磕式言論來說明"言論自由",是對言論自由的狹窄化和曲解。《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規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力;又在第19條規定:"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表達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體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正如伯裡在《思想自由史》中所強調的,任何人思想的價值必須通過思想對個人生活方式、行為舉止的影響以及通過思想的交流和傳遞才能實現。

人民是否享受思想自由,思想問題思想解決,還是政治、法律甚至暴力解決,乃是區別民主與專制的主要試金石和分水嶺。奧威爾在《文學與極權主義》一文中寫道:"極權主義廢除了思想自由,其徹底程度是以前任何時代聞所未聞的。而且認識到下面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它的思想控制不僅是負面的,而且是正面的。它不僅不許你表達一定的思想,而且它規定應該怎麼思想,它為你創造一種意識形態,它除了為你規定行為準則以外,還想管制你的感情生活。它儘可能把你與外面世界隔絕起來,它把你關在一個人造的宇宙裡,你沒有比較的標準"。

這是文革期間中國政治生態和社會狀態的真實寫照。當今後極權、後專制時代,思想控制雖有所鬆弛,但專制主義的本質依然。我國政府雖然簽署了兩部《國際人權公約》,但《公約》的基本精神卻一直未在中國憲法中得到體現。如《公約》所規定的思想自由在憲法中不僅沒有規定,還在序言和正文中多處被否定,如要求全體國民信仰共產黨的唯物主義。

剝奪思想自由,不僅是對人權和尊嚴的粗暴踐踏,而且極大地損害人民的創新能力,阻礙經濟、科技發展和社會進步,對社會和國家的危害巨大,乃至有災難性的後果。專制體制強迫人民全體一致,使民族喪失特性及本色,變成死氣沉沉的一群,偶爾甦醒一下,此外便是昏昏噩噩,在專制統治重壓下變得麻木不仁。哈耶克認為,越是現代化生產,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要求有個人的創造自由和思想自由,就越無法實行"輿論一致"和"統一思想"。他根本不相信一個沒有個人思想自由的社會,其經濟會是有效率的。科學同思想自由也是不可分離的。必須有思想自由,科學才能發展。

中國曾經有過舉世矚目的輝煌。但從15世紀以後,中國越來越落後了。從朱元璋開始,畸形地強化了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主義,同時實行文化專制主義,扼制了文化學術的發展。到了清朝又大興"文字獄",思想專制愈來愈嚴重,從而嚴重阻礙了中國經濟、科技、文化的發展。辛亥革命,剪掉了滿清的辮子,卻剪不斷專制的陰影,它至今依然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游蕩。

一個強調思想統一、輿論一律的政府,必定是與民為敵、逆時而動的政府;一個害怕人民自由思想的社會,必定是反人民、反人性的專制社會。

就像水不許流動就變成死水一樣,思想一旦被強制性統一起來,便成了死思想、偽思想、思想的贗品。這種思想不但膚淺、軟弱、僵化、枯燥,而且假大空。官場人物的官腔,官方媒體的官樣文章,就是這種"思想"的典型樣本。這種偽的、死的思想,一旦遭遇真的、活的思想,必定大敗虧輸,望風而逃。

李大釗說得好:"思想是絕對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斷然沒有一點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著你的禁止越發強大。你怎樣禁止他、制抑他、絕滅他、摧殘他,他便怎樣生存發展傳播滋榮。因為思想的性質力量,本來如此"。這就是民主自由理念大浪淘沙、深入人心的秘密。這就是思想的力量,是真善美的、符合正義原則的思想的力量!

我期盼國家統一,但厭憎思想統一;我贊成並弘揚愛國主義,但反對國家主義。我祈望著一個富有生機和活力的國家:人們的思想面貌千姿萬態、心靈面貌豐富多彩、精神面貌爭奇奪艷!

我不太喜歡張承志的紅衛兵情結,但很喜歡張承志《一冊山河》中的一段話。他說:"俸祿可以舍棄,頭銜不值一提,黃泥小屋讓其永遠只是念想,自耕自食,赤條條來去,只追求新意的真知,美好的文章,只求在滔滔的洪水中,做一塊思想自由的石頭。哪裡怕遍體水?蛂A棱角缺殘……"

不少老前輩和老詩人以國士、奇士相譽,我曾答以詩曰:"世滿窮愁羞致富,士無功業愧稱奇"。能否建功立業,畢竟有待於客觀條件的配合,不是僅憑主觀願望就可達成的。但作為一個以思想為主業、正業的知識份子(士),如無自己獨特、真實、先進、豐富、尖銳、自由的思想,則是可悲可愧的,豈但不配為士,簡直不配為人。故後一句詩改為"士無思想愧稱人"更為妥適。便以此句為本文標題吧。

或許我的面貌不是最英俊的,卻來自天賦,最獨特最唯我;或許我的思想不是最深刻的,卻發自內心最真實最"唯心"。 面貌絕不塗抹,思想絕不化?芲I 甚至我的文字,我的風格,都是我特有的,縱可模仿,終難神似。(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