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作者:《中國民主論》(4)

2003-04-04 07:12 作者: (作者佚名於華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第三章 世界的民主潮流與中國的民主希望

從二十世紀初到二十世紀末,中國人民在追求民主化的道路上拚搏了整整一個世紀。社會已經發展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偌大個中國還是籠罩在獨裁專制統治的陰影之下。中共政府利用掌控著國家機器與宣傳工具的便利條件,對國內民眾的民主訴求行動進行大肆鎮壓,對世界各國民主思想的傳播進行百般封鎖,並嚴控和壟斷各種輿論、新聞、媒體等信息窗口,對大陸百姓進行教條式的誤導、愚弄和欺騙,使大陸公民徹底失去了包括知情權在內的一些基本權利,使整個社會群體不由自主地進入了一種冰冷的麻木狀態。這樣一個國民任由獨裁者擺佈的「穩定」社會,對帶有專制劣性的中共來說,當然可以肆無忌憚地靠搜刮民脂民膏來享受著「貴族」生活了。這一切的一切,對一個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華民族來說,不能不說是一種歷史性恥辱!然而,中共的獨裁統治們卻打錯了自己的如意算盤,豈不知人類的文明畢竟還在飛速地發展,世界的民主潮流以不可阻擋的氣勢在向前奔湧著。這一切的一切,對中共的獨裁統治們來說,不能不說是具有一種強大的威勢!

當世界的民主潮流一次次地咆哮著逼近中國的時候,中共的獨裁統治者越來越感到前景暗淡,並對西方民主國家恨之入骨!這一切的一切,不能不說給中國的民主事業帶來了無限的希望,使國內外民主愛國人士們為挽救一個已經腐敗得瀕臨分崩離析的中國大陸找到了一條新的救國之路!

一、世界「社會主義陣營」分崩離析,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只剩軀殼

「物競天擇」,是自然界生息繁衍的根本規律。按生物學家們的理論,萬物生存與否都必須遵循「自然選擇」這一基本法則。當然,人類社會(包括國家的社會制度)同樣逃不過上述基本規律與自然法則。

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歐洲創生了以馬克思為鼻祖的「社會主義」學說。社會主義思潮開始在飽受「二戰」摧殘的國度裡迅速膨脹,以至於在一個個「偉大領袖」們的操縱下,締造了一個又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並冊封列寧、斯大林領導的前蘇聯社會主義為「老大哥」。從此,這個世界上便出現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對立的「陣營」。那時,社會主義屬於新生事物,當時的社會主義陣營著實也興旺了一陣子。然而,好景不長,剛剛跨入六十年代,前蘇聯「老大哥」就開始「變修」,被中國這個不孝順的「小老弟」指為「蘇修社會帝國主義」,還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珍寶島自衛還擊戰」。自那次中蘇邊境發生衝突後,社會主義陣營開始走向分化。「蘇聯老大哥」在中國的「小老弟」面前再也不能指手畫腳了,於是乎便毫不客氣地向中國兄弟「逼債」了。

兩個社會主義大國之間突然出現裂變,其他的社會主義小國或半個社會主義傀儡國到底倒向誰?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此時,毛澤東「高瞻遠矚」,「以革命家的偉大氣魄」打碎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兩個「陣營」劃分理論,提出了「三個世界劃分理論」。「偉大領袖毛主席」一揮巨手,便把「蘇修社會帝國主義」踢給了「美帝國主義」,並將二者列在一起,稱其為」超級大國」。意思是,亞、非、拉等發展中窮國都歸我社會主義中國,中國可以把這些落後的窮國網羅在一起,與「蘇修社會帝國主義」抗衡到底!這是毛澤東的一廂情願。那些小國才不傻呢,誰給我好處我跟誰跑,哪裡還有心思拜讀什麼「三個世界劃分理論」?搞了十幾年「中阿友誼」,結果怎麼樣?東歐社會主義傀儡國早跟「蘇修社會帝國主義」跑了,亞、非、拉等小窮國紛紛歸順了「美帝國主義」。

到了七十年代初,社會主義窮國還是一個勁兒地窮。社會主義中國像一頭四處亂撞的野牛,儘管把個共產黨的國家主席以「中國赫魯曉夫」的皇冠給整死了,但還是不知所終。沒辦法,只好向「美帝國主義」投降了。到了七十年代,中國的社會主義大旗明顯褪色了,小兄弟們當然有些不耐煩了,就連越南這個鐵桿的社會主義鄰國也在老山與中國打得炮火連天。扛著社會主義大旗真的很吃力,社會主義中國不得不學著五十年代末前蘇聯的樣子,「摸著石頭」走上了「變修」道路。如此這般折騰,以前蘇聯為首的一些東歐傀儡國家的社會主義大旗扛九十年代初,再也不想扛了,也扛不動了,前蘇聯、東德、波蘭、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等社會主義國家紛紛放棄了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治制度出現了重大轉變。四分五裂的社會主義陣營開始現出了全面崩潰兆頭。

社會主義陣營出現這種局面並非偶然,這是由組成這個「陣營」的元素特性決定的。大凡社會主義國家的「領袖」,都有一個好高務遠、獨斷專行的共性。所以,管理國家的一切決策,都只能出自幾個甚至一個「領袖」之手,這在一個民主國家裡是絕沒有出現的可能。雖然這樣的決策來得快,但不見得正確,也不能反映出大多數國民的意志,所反映的僅僅是「領袖」的個人意志。因此,社會主義國家總是內亂不止,對內對外政策總是「鬥!鬥!鬥!」,把本國人民鬥得天昏地暗,把國家經濟鬥得一窮二白。事實證明,社會主義國家信靠獨裁專制的「政治鬥爭」、「路線鬥爭」和「思想鬥爭」是挽救不了社會主義「半衰期」的,弄不好真的會「亡黨亡國」的。「亡黨」倒是件小事,「亡國」可不是鬧著玩的,在歷史可要留下「千古罪黨」或「千古罪人」罵名!因此,社會主義中國也不得不打著「社會主義招牌」,幹起了「資本主義勾當」,「共產主義理想」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只剩個軀殼而已。

二、民主體制「得道多助」,獨裁專制「失道寡助」

「二戰」結束後,當社會主義陣營內部轟轟烈烈地大搞「階級鬥爭」的時候,西方民主國家則不聲不響地在發展經濟。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經過數十年的較量,開始見了分曉:社會主義陣營墜入了「貧窮落後」的深坑,資本主義陣營躍上了經濟騰飛的航道。這是上帝的安排,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按中國的古語,那就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聖經》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信奉馬克思主義的都是「無神論」者,當然不會循「道」而行了。因此,西方民主國家之所以日益強盛,完全是上帝的旨意,因為這些國家已經得了奉行「民主」這個自由之「道」了。

「民主自由」與「獨裁專制」是兩個相互對立的政治實體。「民主自由」崇尚的是一個以尊重人權為前提的自由社會,而「獨裁專制」需要的是一個以集權壟斷為核心的奴性社會。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識形態,造就了兩個不同社會制度:一個是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一個是獨裁專制的政治制度。前者突出社會群體中的個人價值,允許每個社會成員享有充分的自由,並能夠儘自己的最大努力行使公民權利與責任;後者注重發揮社會集團裡某個人的作用,強調全體國民要統一思想、統一認識、統一行動、統一步調,絕不允許出現不同的聲音。從上述兩種不同的政治制度不難發現,「民主自由」是要讓一個國家的社會機制變成「活泉」,而「獨裁專制」是要把一個國家的社會機制變成「死水」。

毛澤東有句名言:「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真正動力。」這句話沒有錯,西方民主國家正是靠尊重人民自由表達意願,靠尊重人民自由選擇的權利,尊重人民的個人價值,才創出了佔領歷史發展至高點的奇蹟。社會主義國家怎麼樣?他們企圖把人民馴服成溫順的綿羊,在表達個人意願時只許你「老老實實」,不准你「亂說亂動」,甚至把人民當「階級敵人」來對待,向人民展示統治者的治人權威。顯然,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制度優越於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治制度,所以民主政治制度才演變成當今的歷史發展主流,而社會主義制度正在走向滅亡。這些「鐵的事實」,不正應驗了毛澤東自己所說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那句歷史名言嗎?

在奔騰不息的歷史長河中,在濁浪排空的民主潮流裡,「得道多助」的西方民主國家所處的國際地位優勢已經遠遠超過了「失道寡助」社會主義國家。以此來看,全世界的社會主義制度被民主制度所取代的日子即將到來。當然,即將甦醒的中國也不例外。

三、世界民主浪潮波濤洶湧,中共獨裁者猶如「過街老鼠」

歷史是無情的,因為歷史畢竟不是由哪個獨裁者書寫的。在人類發展的歷史舞台上,一切獨裁專制統治者總是逆歷史潮流而動。世界歷史如此,中國歷史也是如此。然而,歷史發展結果再一次證明:民主體制必定「得道多助」,獨裁專制必定「失道寡助」。中共的獨裁統治者們夢想永遠「打著社會主義招牌」,幹著奴役人民、強取豪奪、花天酒地的糜爛「勾當」,簡直是「痴心妄想,白日做夢」(雙引號「」內均為共產黨喉舌常用語)。

當今中國,儘管還在社會主義的陰影之下籠罩著,但是世界民主潮流卻以不可阻擋之勢壓向中國,海內外民主人士、西方民主政府首腦、國際人權組織(大赦國際)、記者無國界組織、國際保護記者委員會以及宗教等團體或個人紛紛向中共施壓,要求停止異議人士與宗教人士,保護民眾選擇信仰的自由,恢復中國民眾所應有的公民權利。這些行動,對促進中國民主的早日實現,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如今,中共無論在國際環境下,還是在國內民眾的心目中,早已聲名狼籍,猶如「過街老鼠」,天天都在一片吶喊聲中度過。有的呼籲釋放政治犯,有的要求平反「六四」,有的要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有的要求懲治高層腐敗,有的譴責迫害無辜百姓,有的抗議政府不給「生存權」,等等。中國反中共獨裁、反官僚買辦的聲音「與時俱進」,已經與全世界的民主大潮合為一股。這是事物發展的必然規律,也是不以中共獨裁統治者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

對世界民主大潮的到來,中國民眾「無不為之歡欣鼓舞」,而中共獨裁者卻十分恐懼。因此,中共對國內外傳媒進行百般封鎖,對國內外輿論實行高壓鉗制,對國內外異議人士、民間團體的活動進行大肆鎮壓和阻撓。中共之所以選擇並非智者所為的愚蠢舉動,其目的顯而易見,那就是企圖千方百計地維護搖搖欲墜的獨裁統治。不過,這一系列的封鎖與打壓行動做得越頻繁,就越說明中共對世界民主潮流的恐懼心理越嚴重。中共的心理壓力越大,就越容易在官民之間製造出各類矛盾。久而久之,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就會越來越大,中國的民主呼聲也就越來越強烈。

四、中共「黨內鬥爭」此伏彼起,黨內外有識之士呼喚民主

中共自一九二一年成立那天起,黨內左右「兩派」的鬥爭就從未停息過。毛澤東的「十次路線鬥爭」與鄧小平的「三次階級鬥爭」,都充分證明了中共黨內鬥爭接連不斷,有時還相當激烈。「兩派」鬥爭的焦點是什麼?一般公開的說法無外乎「左傾」與「右傾」、「革命」與「反革命」、「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鬥爭,實際上是「奪權」與「反奪取」的鬥爭。現在鬥爭的形式發生了變化,由單一的「政治鬥爭」發展為多方位的「權力鬥爭」。在這場「權力鬥爭」中,無論是黨內的政治工作,還是國家的經濟工作,以及政府部門的日常工作,都可以成為「權力鬥爭」的選擇對象,每個人、每個行業、每個團體都可以成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在歷次的「黨內鬥爭」,中共的各級領導幹部們都怕站錯了隊,表錯了態,都十分害怕自己成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因此,中共的每級領導幹部都學會了「見風使舵」,都成了政治形勢變化中的「老滑頭」,「共產主義信仰」早成「下酒菜」了。

一個擁有六千四百多萬黨員的中共,堪稱為世界第一大黨。這麼大的一個社會團體,在任何政治派別都沒有能力與之抗衡的條件下,其內部必然會出現異己集團。這是很正常的情況。事實也是如此,只要你作為旁觀者走入中共的陣營裡,就會發現中共黨員真正信共產主義的很少,真正懂馬克思主義的更是屈指可數。你若問你的黨員朋友:「作為共產黨員,為什麼不多讀一些馬列的書?」他肯定會振振有辭:「現在都什麼時代了,誰還讀《共產黨宣言》之類的舊書。要知道,我們當今的任務是發展馬克思主義,而不是弄通馬克思主義!」這位黨員朋友的回答,基本上代表了絕大多數黨員的思想,也是中共當權派們所達成的「共識」。這不?前面提出了「發展馬克思主義」,緊跟著便把「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個體戶和私營業主拉入黨內,逐步發展成為黨的中堅力量。如此「發展馬克思主義」,與其說是「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倒不如說是鞏固官僚階層的社會地位,因為翻遍馬恩列斯毛的著作,都沒有一段「資本家入黨」類似文字。中共這一「偉大思想」的出籠,立即遭到了黨內許多人士的反彈,其中反映最強烈的是一大批左派人物。

中共黨內的「派系鬥爭」之初,一般都表現在「思想鬥爭」的層面上。芭上刀氛(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