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蠻公主」焚殺母親的背後


一個從小生活在資產逾百萬的殷實之家的妙齡女孩,竟於2002年11月19日夥同男友,將疼愛她的母親殘忍殺害,並駕車轉移屍體,三次焚屍,企圖讓母親從此「人間蒸發」。2003年3月,筆者赴案發地展開了深入採訪,瞭解了血案背後的來龍去脈。

暴富家庭培養出「蠻公主」

山東煙臺招遠市素有「金城天府」之稱。在這個以盛產黃金而聞名全國的縣級市裡,滕本文便是最早一批投身開金礦並掙到了錢的人。

滕家住在距招遠市區約5公里的滕家村,能掙錢並擅長管理的滕本文是這個村的支部書記。1981年,滕本文經人介紹和姜永芹結婚,翌年有了女兒滕晶晶。

滕本文是個事業心極強的人。為了掙錢,他經常顧不了家,從最初開金礦到後來轉行種植苗圃,家裡的一切事務均由妻子薑永芹打理。1986年,他們的兒子又出世了,但滕本文的心還是全部扑在他的生意上。潛意識裡,他一直認為錢可以替代一切,包括父愛。

家裡有了錢,本來就大手大腳慣了的滕本文夫婦更是毫不掩飾暴富後的失衡心態。他們經常向一雙子女鼓吹那些以金錢評定成敗的言行。受此熏染,滕晶晶小小年紀就學會了攀比,每每見到其他孩子衣著鮮艷的新衣,她就也想要,得不到滿足就哭鬧不休。

一心忙於生意的滕本文囑咐妻子多關心一下女兒,而披金挂銀的姜永芹也有自己的「正經事」要做,那便是三五親朋聚在一起搓麻將。身教大於言行,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裡,物質上的優越感潛移默化地塑造著滕晶晶的很多想法。久而久之,滕晶晶成了一個集嬌驕二氣於一身的「刁蠻公主」。

1995年,13歲的滕晶晶升入初中並住校學習。

住校後,滕晶晶像一匹未成年的野馬,嚮往著不知前途的遠方。滕晶晶特愛讀閑書,愛情、武俠,甚至色情均有涉獵。久而久之,學習一直處於末流的她對男女之情表現出了過分的熱衷。

初三時,16歲的滕晶晶便和班上一個男生談起了戀愛,於是經常約男友一起看電影、打桌球、進飯店。對於女兒越來越頻繁地向家中伸手要錢,滕本文夫婦總是有求必應。他們覺得女兒正在長身體,吃好點喝好點並不為過。同時,他們也認為這是對女兒缺乏生活關照的一種「親情」補償。

這期間,滕本文夫婦雖然在金錢上滿足了女兒,但他們並不理解已經漸漸長大的女兒更需要來自家庭的愛。依然故我的兩夫婦誰也不曾主動去關心過女兒的學習和內心世界。作為他們的女兒,滕晶晶時常羨慕別人的家庭,認為自己的家庭不是一個完整和正常的家庭,父母對自己缺乏最基本的溫情和關愛。時間久了,滕晶晶開始莫名地排斥回家,更不屑和父母做深層的交流。尤其是對母親一天天扑在麻將桌上的那種掩飾不住的貪婪,滕晶晶很是反感。

初三下學期,滕晶晶的男友輟學去了外地,曾經「美好」的初戀轉瞬煙消雲散。滕晶晶「失戀」後,另外一些男生爭相「浮出水面」,為博紅顏一笑,不惜大打出手,由此引發的爭端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

栽下「仇恨」的種芽

1998年7月,滕晶晶初中畢業後,滕本文花錢為她在煙台聯繫了一所中專學校,她再次離開了父母。

學校明文規定學生不許染髮,滕晶晶非但不以為然,還鼓動並出錢讓其他同學一起去做各種怪異的髮型。

中專3年,她交了兩個男友,並且均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吸菸、酗酒、蹦迪成了滕晶晶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

恰恰在滕晶晶處在人生道路上最需要糾正和引導的階段,滕本文的生意如日中天,他所經營的苗圃規模不斷擴大,銷路暢通、訂單不斷。偶遇閑暇,他也駕車去學校看望女兒。但每次去,都是順手掏一疊錢給她,沒有和女兒聊過天,更不會陪她四處走走。

2000年母親節,注重時尚的滕晶晶專程回到家中,並給母親買了一套衣服和一束康乃馨。但母親對此不以為然,忙於麻將大戰的母親甚至沒有說聲「謝謝」。一氣之下,滕晶晶憤然出門,當天就回到了學校。在此後的幾天裡,滕晶晶多次對身邊的同學說,我的家是世界上最冰冷的家。

中專畢業前一天,正好是滕晶晶的19歲生日。她坐在宿舍裡,反覆聽著一首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這時候,她多麼渴望父母能陪伴在身邊,哪怕是有一句問候的話也好啊!但她的手機從早到晚都沒有響過,原本就殘燈如豆的一絲希冀直至夜幕時完全熄滅了。

「幸福家庭」危機四伏

2001年夏天,滕晶晶中專畢業後,滕本文在招遠市商業城購買一間服裝店,交由女兒全權打理。用滕本文的話說,是「花3萬元錢給女兒一個鍛練的機會」。然而,由於經營不善,店裡的生意日漸蕭條。

一個月後,滕晶晶又迷戀上了上網聊天。見女兒突然安靜下來,有時候一整天都不出門,夫婦倆反倒有一絲欣慰,他們想反正家裡不缺錢,女兒在網上無論做什麼,總比在外面惹事生非要好得多。

在網上,滕晶晶認識了一個叫「齊天大聖」的網友。一個星期後,他們見了面,並於當晚發生了性關係。風馳電掣的眩暈,龍捲風一樣的愛情,正是她所追求和喜歡的。

「齊天大聖」的真名叫劉龍,曾因打架鬥毆而數次「進宮」。一個貪財戀色,一個放蕩不羈,他們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認識劉龍後,滕晶晶更是無心打理店中生意,乾脆將店門一關,逍遙而去。

聞知女兒遇人不慎,姜永芹立即肝火大動,但忤逆成性的滕晶晶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母女間爆發了最初的「戰爭」。寸步不讓的滕晶晶經常把母親氣得大哭,她卻從不在「戰爭」面前流淚。滕本文雖然盡力斡旋,但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女兒棄家而去,在外租房和劉龍同居。

劉龍沒有正當職業,他們所有的花銷都靠滕晶晶。為了從家中要錢,滕晶晶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多,每次從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但每次拿了錢就走,連「媽」都懶得叫一聲。姜永芹見女兒越來越不像話,忍不住說上幾句,結果再次引發「戰爭」。滕晶晶發瘋般地將家中的電視機砸爛,氣得母親差點住院,但最終還是將錢給了她。

每次爭吵之後,滕晶晶的心裏也不好過。她對這種日子感到苦不堪言,覺得自己「活得太累了」,於是和劉龍商量去大連旅遊。他們大體算了一下,此行至少要帶萬餘元錢,少了就沒意思了。但怎麼才能向已經鬧僵了的母親開口呢?劉龍在她耳邊獻策說:「你爸掙的錢也有你的份,你媽憑什麼不給,她要是再和你吵,你就拿刀捅死她。」滕晶晶聽了之後,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滕晶晶再次回到家。姜永芹一聽數目太大,理所當然地拒絕了。令她奇怪的是,女兒這次一反常態,沒有和她吵鬧,但她臨走時仇恨的眼神,令姜永芹感到了一絲寒意。

由於心情不好,滕晶晶回到出租屋後和劉龍吵翻了。劉龍見她沒能要到錢,認為她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一氣之下卷起包袱走人了。

親情在金錢面前「人間蒸發」

2001年9月,滕晶晶認識了在工廠上班的郭傑並與其同居。交往不久,她謊稱房裡有老鼠,讓郭傑搞了一些氰化鈉回來。她再一次回家時,將氰化鈉投入了母親喝水用的杯子裡,想讓她「好看」。姜永芹喝了水後,噁心嘔吐了數天,但她僅是懷疑天熱吃了變質的食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女兒已經起了殺心。

滕晶晶被劉龍挑撥起來的殺母之心並沒因他的離去而有所緩解,但她知道膽小怕事的郭傑不是理想的幫手。2002年5月,她又找了新的男朋友孫濤。孫濤是個標準的「頑主」,心狠手辣,曾因打架鬥毆被當地派出所拘留。

孫濤對年輕貌美的滕晶晶甚是迷戀,但當滕晶晶提出讓他幫自己殺掉生母時,孫濤還是感到了恐懼,這種恐懼使他猶豫了很久。滕晶晶不想久等,她對孫濤說:「要麼你幫我殺了她,要麼你就離開我,自己掂量吧。」孫濤不忍剛到手的美女這麼快就棄自己而去,便痛下決心答應了。

自2002年5月始,他們先後四次攜凶器去滕晶晶的家中,結果其中一次姜永芹駕車外出購物,另三次約了人打麻將而倖免於難。時間悄然流逝,這期間的滕晶晶依然從家裡拿錢,母女間的爭吵也從未間斷。

2002年11月18日晚,被母親激怒而喪失了理智的滕晶晶再次和孫濤制訂了殺人計畫。第二天上午9時許,二人回到家中。姜永芹不在,到中午11點鐘左右,姜永芹回到家裡。她見女兒這次沒有再提錢的事,感到很高興,親自下廚炒了幾個菜,留他們一起吃飯。

飯後,姜永芹半倚在沙發上看電視,一貫養尊處優的她很快便進入夢鄉。面對如此良機,滕晶晶示意孫濤趕快下手。孫濤躑躅著不敢上前,滕晶晶一把將他拽到衛生間,再次以分手相要挾。孫濤不想在女友面前喪失「男人」的尊嚴,於是提起錘子朝姜永芹躡腳走去,幾記重錘之下,滿臉鮮血橫流的姜永芹沒來得及呼救便昏死過去。

作案後,孫濤全身上下篩糠一般顫慄不已,滕晶晶走到母親身邊,發現她還在喘息,滕晶晶索性從地下拾起錘子,親自朝母親頭上狠擊了四下。

當夜11時許,二人駕車至荒野一小橋附近,將屍體抬至橋洞內先後引火焚燒了二次。見仍不能焚燒殆盡,二人只好將剩餘殘骸放進後備箱,駕車回到了出租屋。二人又分三組將剩餘的骨骸用爐子焚燒。直至姜永芹完全「人間蒸發」,找不到任何痕跡。

翌日,二人將從姜永芹身上和家中擄來的金鐲子、金耳環、金佛、金觀音等物品低價售得6300元錢。為了對孫濤表示獎勵,滕晶晶給他買了一部手機。

法網恢恢,自以為將母親燒骨揚灰就能逃脫法律的滕晶晶不日後便被當地公安人員緝拿歸案,作為同案嫌疑人的孫濤同樣也是插翅難逃。

據悉,滕晶晶不久將會受到公正而嚴厲的宣判。但宣判的結果只代表法律正義的實施,我們相信,無論是怎樣的結果,此案都將在為人父母者內心深處劃過一道閃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