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公主”焚杀母亲的背后


一个从小生活在资产逾百万的殷实之家的妙龄女孩,竟于2002年11月19日伙同男友,将疼爱她的母亲残忍杀害,并驾车转移尸体,三次焚尸,企图让母亲从此“人间蒸发”。2003年3月,笔者赴案发地展开了深入采访,了解了血案背后的来龙去脉。

暴富家庭培养出“蛮公主”

山东烟台招远市素有“金城天府”之称。在这个以盛产黄金而闻名全国的县级市里,滕本文便是最早一批投身开金矿并挣到了钱的人。

滕家住在距招远市区约5公里的滕家村,能挣钱并擅长管理的滕本文是这个村的支部书记。1981年,滕本文经人介绍和姜永芹结婚,翌年有了女儿滕晶晶。

滕本文是个事业心极强的人。为了挣钱,他经常顾不了家,从最初开金矿到后来转行种植苗圃,家里的一切事务均由妻子姜永芹打理。1986年,他们的儿子又出世了,但滕本文的心还是全部扑在他的生意上。潜意识里,他一直认为钱可以替代一切,包括父爱。

家里有了钱,本来就大手大脚惯了的滕本文夫妇更是毫不掩饰暴富后的失衡心态。他们经常向一双子女鼓吹那些以金钱评定成败的言行。受此熏染,滕晶晶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攀比,每每见到其他孩子衣着鲜艳的新衣,她就也想要,得不到满足就哭闹不休。

一心忙于生意的滕本文嘱咐妻子多关心一下女儿,而披金挂银的姜永芹也有自己的“正经事”要做,那便是三五亲朋聚在一起搓麻将。身教大于言行,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物质上的优越感潜移默化地塑造着滕晶晶的很多想法。久而久之,滕晶晶成了一个集娇骄二气于一身的“刁蛮公主”。

1995年,13岁的滕晶晶升入初中并住校学习。

住校后,滕晶晶像一匹未成年的野马,向往着不知前途的远方。滕晶晶特爱读闲书,爱情、武侠,甚至色情均有涉猎。久而久之,学习一直处于末流的她对男女之情表现出了过分的热衷。

初三时,16岁的滕晶晶便和班上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于是经常约男友一起看电影、打桌球、进饭店。对于女儿越来越频繁地向家中伸手要钱,滕本文夫妇总是有求必应。他们觉得女儿正在长身体,吃好点喝好点并不为过。同时,他们也认为这是对女儿缺乏生活关照的一种“亲情”补偿。

这期间,滕本文夫妇虽然在金钱上满足了女儿,但他们并不理解已经渐渐长大的女儿更需要来自家庭的爱。依然故我的两夫妇谁也不曾主动去关心过女儿的学习和内心世界。作为他们的女儿,滕晶晶时常羡慕别人的家庭,认为自己的家庭不是一个完整和正常的家庭,父母对自己缺乏最基本的温情和关爱。时间久了,滕晶晶开始莫名地排斥回家,更不屑和父母做深层的交流。尤其是对母亲一天天扑在麻将桌上的那种掩饰不住的贪婪,滕晶晶很是反感。

初三下学期,滕晶晶的男友辍学去了外地,曾经“美好”的初恋转瞬烟消云散。滕晶晶“失恋”后,另外一些男生争相“浮出水面”,为博红颜一笑,不惜大打出手,由此引发的争端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

栽下“仇恨”的种芽

1998年7月,滕晶晶初中毕业后,滕本文花钱为她在烟台联系了一所中专学校,她再次离开了父母。

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许染发,滕晶晶非但不以为然,还鼓动并出钱让其他同学一起去做各种怪异的发型。

中专3年,她交了两个男友,并且均有了肉体上的接触。吸烟、酗酒、蹦迪成了滕晶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恰恰在滕晶晶处在人生道路上最需要纠正和引导的阶段,滕本文的生意如日中天,他所经营的苗圃规模不断扩大,销路畅通、订单不断。偶遇闲暇,他也驾车去学校看望女儿。但每次去,都是顺手掏一叠钱给她,没有和女儿聊过天,更不会陪她四处走走。

2000年母亲节,注重时尚的滕晶晶专程回到家中,并给母亲买了一套衣服和一束康乃馨。但母亲对此不以为然,忙于麻将大战的母亲甚至没有说声“谢谢”。一气之下,滕晶晶愤然出门,当天就回到了学校。在此后的几天里,滕晶晶多次对身边的同学说,我的家是世界上最冰冷的家。

中专毕业前一天,正好是滕晶晶的19岁生日。她坐在宿舍里,反复听着一首歌--《十九岁的最后一天》。这时候,她多么渴望父母能陪伴在身边,哪怕是有一句问候的话也好啊!但她的手机从早到晚都没有响过,原本就残灯如豆的一丝希冀直至夜幕时完全熄灭了。

“幸福家庭”危机四伏

2001年夏天,滕晶晶中专毕业后,滕本文在招远市商业城购买一间服装店,交由女儿全权打理。用滕本文的话说,是“花3万元钱给女儿一个锻炼的机会”。然而,由于经营不善,店里的生意日渐萧条。

一个月后,滕晶晶又迷恋上了上网聊天。见女儿突然安静下来,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出门,夫妇俩反倒有一丝欣慰,他们想反正家里不缺钱,女儿在网上无论做什么,总比在外面惹事生非要好得多。

在网上,滕晶晶认识了一个叫“齐天大圣”的网友。一个星期后,他们见了面,并于当晚发生了性关系。风驰电掣的眩晕,龙卷风一样的爱情,正是她所追求和喜欢的。

“齐天大圣”的真名叫刘龙,曾因打架斗殴而数次“进宫”。一个贪财恋色,一个放荡不羁,他们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认识刘龙后,滕晶晶更是无心打理店中生意,干脆将店门一关,逍遥而去。

闻知女儿遇人不慎,姜永芹立即肝火大动,但忤逆成性的滕晶晶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母女间爆发了最初的“战争”。寸步不让的滕晶晶经常把母亲气得大哭,她却从不在“战争”面前流泪。滕本文虽然尽力斡旋,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弃家而去,在外租房和刘龙同居。

刘龙没有正当职业,他们所有的花销都靠滕晶晶。为了从家中要钱,滕晶晶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但每次拿了钱就走,连“妈”都懒得叫一声。姜永芹见女儿越来越不像话,忍不住说上几句,结果再次引发“战争”。滕晶晶发疯般地将家中的电视机砸烂,气得母亲差点住院,但最终还是将钱给了她。

每次争吵之后,滕晶晶的心里也不好过。她对这种日子感到苦不堪言,觉得自己“活得太累了”,于是和刘龙商量去大连旅游。他们大体算了一下,此行至少要带万余元钱,少了就没意思了。但怎么才能向已经闹僵了的母亲开口呢?刘龙在她耳边献策说:“你爸挣的钱也有你的份,你妈凭什么不给,她要是再和你吵,你就拿刀捅死她。”滕晶晶听了之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滕晶晶再次回到家。姜永芹一听数目太大,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令她奇怪的是,女儿这次一反常态,没有和她吵闹,但她临走时仇恨的眼神,令姜永芹感到了一丝寒意。

由于心情不好,滕晶晶回到出租屋后和刘龙吵翻了。刘龙见她没能要到钱,认为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一气之下卷起包袱走人了。

亲情在金钱面前“人间蒸发”

2001年9月,滕晶晶认识了在工厂上班的郭杰并与其同居。交往不久,她谎称房里有老鼠,让郭杰搞了一些氰化钠回来。她再一次回家时,将氰化钠投入了母亲喝水用的杯子里,想让她“好看”。姜永芹喝了水后,恶心呕吐了数天,但她仅是怀疑天热吃了变质的食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已经起了杀心。

滕晶晶被刘龙挑拨起来的杀母之心并没因他的离去而有所缓解,但她知道胆小怕事的郭杰不是理想的帮手。2002年5月,她又找了新的男朋友孙涛。孙涛是个标准的“顽主”,心狠手辣,曾因打架斗殴被当地派出所拘留。

孙涛对年轻貌美的滕晶晶甚是迷恋,但当滕晶晶提出让他帮自己杀掉生母时,孙涛还是感到了恐惧,这种恐惧使他犹豫了很久。滕晶晶不想久等,她对孙涛说:“要么你帮我杀了她,要么你就离开我,自己掂量吧。”孙涛不忍刚到手的美女这么快就弃自己而去,便痛下决心答应了。

自2002年5月始,他们先后四次携凶器去滕晶晶的家中,结果其中一次姜永芹驾车外出购物,另三次约了人打麻将而幸免于难。时间悄然流逝,这期间的滕晶晶依然从家里拿钱,母女间的争吵也从未间断。

2002年11月18日晚,被母亲激怒而丧失了理智的滕晶晶再次和孙涛制订了杀人计划。第二天上午9时许,二人回到家中。姜永芹不在,到中午11点钟左右,姜永芹回到家里。她见女儿这次没有再提钱的事,感到很高兴,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留他们一起吃饭。

饭后,姜永芹半倚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贯养尊处优的她很快便进入梦乡。面对如此良机,滕晶晶示意孙涛赶快下手。孙涛踯躅着不敢上前,滕晶晶一把将他拽到卫生间,再次以分手相要挟。孙涛不想在女友面前丧失“男人”的尊严,于是提起锤子朝姜永芹蹑脚走去,几记重锤之下,满脸鲜血横流的姜永芹没来得及呼救便昏死过去。

作案后,孙涛全身上下筛糠一般颤栗不已,滕晶晶走到母亲身边,发现她还在喘息,滕晶晶索性从地下拾起锤子,亲自朝母亲头上狠击了四下。

当夜11时许,二人驾车至荒野一小桥附近,将尸体抬至桥洞内先后引火焚烧了二次。见仍不能焚烧殆尽,二人只好将剩余残骸放进后备箱,驾车回到了出租屋。二人又分三组将剩余的骨骸用炉子焚烧。直至姜永芹完全“人间蒸发”,找不到任何痕迹。

翌日,二人将从姜永芹身上和家中掳来的金镯子、金耳环、金佛、金观音等物品低价售得6300元钱。为了对孙涛表示奖励,滕晶晶给他买了一部手机。

法网恢恢,自以为将母亲烧骨扬灰就能逃脱法律的滕晶晶不日后便被当地公安人员缉拿归案,作为同案嫌疑人的孙涛同样也是插翅难逃。

据悉,滕晶晶不久将会受到公正而严厉的宣判。但宣判的结果只代表法律正义的实施,我们相信,无论是怎样的结果,此案都将在为人父母者内心深处划过一道闪电。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