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可借鑒上海的這場軍事政變

2003-04-05 01:52 作者: 田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傳媒界的常青樹麥克-華萊士曾與七任美國總統侃侃而談,也曾在採訪中無情地挖苦過江澤民,悠悠六十餘載記者生涯,一份始終不變的認真和執著,已經八十四歲的他,仍然覺得自己還年輕。

2000年8月15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在中國北戴河訪問了中國的三位一體江澤民。採訪時,華萊士說江是世界上最後一個主要共黨獨裁者。

華:在我看來,您好像是一個獨裁者,極權者。

江:但是,坦白說,我不同意您指我是獨裁者。

華:我知道您不同意。但是,有句美國俗話說,如果走起來像鴨子,叫起來像鴨子,那就是一隻鴨子。

江:獨裁究竟是什麼意思?

華:獨裁者是指強行壓制者,無論對象是新聞自由、宗教自由,或私人企業自由。現在您有點開始接近了。

江說:「你描述中國是什麼樣子時就像《一千零一夜》聽起來那樣荒唐,我們有人大選舉中共中央常委,中央委員會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務委員會,我是常委之一。除非所有常委同意,否則不會有任何決定。」

十六大胡當上了總書記,一中全會上,江澤民對九名新常委談了五條。其中有一條是「日常工作,你們九個人商量就可以定了。軍事、外交、對臺工作上的大事,由錦濤同志和慶紅同志找我匯報。」

華萊士採訪時批評江是獨裁者,江反駁道:我還有兩年就退休了,您見過自動退休的獨裁者嗎?華無言以對,真的無言以對,因為時間未到,誰能肯定江澤民到時不下臺?現在已經到了2003年,離江華訪談的時間過去了兩年半,江澤民退休了嗎?沒有。但華萊士還是輸得無言以對──您見過自動退休的獨裁者嗎?

江獨裁真無戲言,他的誠信連咱老百姓也沒話可說。雖然身在軍委主席的位置上,可心裏揣的責任比三位一體時還多,目前不但肩負著替黨主席、國家主席分憂的重任,而且連國家副主席、總理和黨中央決策時都少不了伸進來的一隻江腳。

「江澤民」這個名字已經成為一塊臭皮膏藥,扔扔不掉,甩甩不開,中央一開會,普通黨員江同志准保挺著碩大的肚皮理直氣壯地走在九常委的最前面。這咋整?

上海《解放日報》3月29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上海野生動物園好熱鬧」的文章,其中對狐猴兒的「兵變」重墨興許能夠讓胡錦濤和政治局的思想開開竅、生出些對付江獨裁的辦法來。

文章全文如下:


在上海野生動物園的狐猴島上,居住著一群身披濃濃灰色絨毛,拖著比身體還長的大尾巴的節尾狐猴。它們來自非洲馬達加斯加島,性情溫順,與人類親密接觸。但不久前,這裡發生了一場「兵變」。

「斯加」是一頭腰圓體胖、身強力壯的雄性狐猴,嘴巴左邊長著一顆白色獠牙。 幾年來,它以「首領」自居,統治著其他的狐猴:可以任意欺負其他同伴,與它們爭食,甚至「強搶民女」,橫刀奪「愛」,已然成為一個「暴君」。懾於「斯加」的淫威,同伴們敢怒不敢言,誰也不敢得罪它。

日前,在一次集體用餐時,一隻幼猴年少無知,擅自在「斯加」面前拿了一小塊蘋果,這下可觸犯了「天規」。「斯加」立刻齜牙咧嘴,露出長長的獠牙,邊怒吼,邊向幼猴揮舞著拳頭。弱小的幼猴驚叫著躲進媽媽的懷抱。

幼猴的媽媽雖然平素對「斯加」也有幾分懼怕,但為使自己的孩子不受傷害,它一面把寶寶緊緊地摟在懷裡,一面準備與其「決鬥」。

「官逼民反」,長期壓抑的憤怒終於像火山一樣爆發了。幾隻早想「謀反」的年 輕猴子,乘機揭竿而起,它們蹺起大尾巴聯合起來殺向「斯加」。平時溫和老實的其他一些猴子,此時也跟在後面群起而攻之,一起衝向「斯加」。對於突如其來的攻擊,「斯加」宛如驚弓之鳥,夾著尾巴躲進密密的灌木叢中。

「兵變」結束了「斯加」的長期統治。自此,它遠離群體,用餐時眼睜睜地望著遠處的食盆,待其他狐猴吃飽喝足後,才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吃些殘羹冷炙。(完)


您瞧,「兵變」就這麼簡單。推翻獨裁者的計畫要是放在會議中去討論啊、籌劃啊,那似乎根本不可能,實踐起來困難重重,其實,火山一爆發,一切全在瞬間解決。

(人民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