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內幕之二:選舉鬧劇


三月十五至十七日─十屆人大第一次會議進行了三天的「選舉」。「選舉」結果,「上海幫」「江家班」的成員,得票率都偏底。江澤民面對這一 情況怒氣難消,連說四個「沒想到」。

會」選舉應正名為「表態」

三月十五日至十七日的三天,十屆 「人大」一次會議「選舉」國家主席、副主席、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國內政界、學術界戲言將中共的「選舉」一詞已糾正為「表決」或「表態」。

對此,中央書記處稱之為政治上的不嚴肅,造成很壞影響,已點名批評。遭到批評的有: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屬下一名分管電視廣播的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名副院長等,指他們在公開場合、會議上稱:這次「選舉」是對江澤民續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民望的一次測驗,是對由江澤民親自提拔的「上海幫」擔任國家、政府要職的民意的」次檢驗,也是黨心、民心在投票上的反映。

三月十五日「選舉」結果

三月十五日「選舉」的開票結果:國家主席胡錦濤,贊成票二九三七張,反對票四張,棄權票三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八;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贊成票二五七八張,反對票一七七張,棄權票一九0張,得票率為百分之八十七點五;國家軍委主席江澤民,贊成票二七二六張,反對票九十八張,棄權票一二二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二點四,有三十六名代表,另填寫了「胡錦濤」。

開票結果未宣布前,大會執行主席王兆國向江澤民報告了:曾慶紅得票「差強人意」,江回答說:要多覆核一次。王回答說:經過三次覆核,結果完全一樣,無一誤差。

會後,江澤民說:曾慶紅得票偏低,我感到不是正常現象。顯然第一天的後「選舉」結果就讓江澤民感到不悅。

三月十六日「選舉」結果

三月十六日的「選舉」開票結果: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贊成票二九0六張,反對票三張,棄權票十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四;國家軍委副主席胡錦濤,贊成票二九一八張,反對票一張,棄權票八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七;國家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贊成票二九一七張,反對票九張,棄權票十一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三;國家軍委副主席曹剛川,贊成票二九0四張,反對票十四張,棄權票十九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八點九。

散會時,胡錦濤、郭伯雄、曹剛川向江澤民致意,江澤民酸溜溜地重複說:你們都比我得票高。我老了,還是早些退。你們都比我強,一 代勝一代。

三月十七日「選舉」結果

三月十七日「選舉」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委負責人,因為其中有多名「上海幫」、「江家班」成員,中央高層十分擔心,故於三月十六日晚,由大會主席團主席吳邦國向各代表團吹風,他在會上說:明天「選舉」副總理、國務委員和各部委負責人,其中有幾名候選人可能受外界宣傳的影響,要多做些工作,反干擾和影響,這對會議圓滿成功很重要。

三月十七日 「選舉」的開票結果:

國務院副總理黃菊,贊成票二千六百九十三張,反對票一百六十一張,棄權票八十一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一點七;國務院副總理吳儀,贊成票二千九百O一張,反對票十八張,棄權票十六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八點七;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贊成票二千八百六十一張,反對票五十三張,棄權票二十一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五;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贊成票二千八百六十一張,反對票四十一張,棄權票三十三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五。

國務委員周永康,贊成票二千八百七十六張,反對票三十九張,棄權票二十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八;國務委員曹剛川,贊成票二千九百0八張,反對票十四張,棄權票十三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了;國務委員唐家游,贊成票二千八一十五張,反對票七十七張,棄權票四十三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六點四;國務委員華建敏,贊成票二千七百五十九張,反對票一百0四張,棄權票七十二張,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三點九;國務委員陳至立,贊成票二千五百七十七張,反對票二百四十張,棄權票一百一十八張,得票率為百分之八十七點九。

當大會宣布散會時,吳邦國、朱鎔基等和江澤民打招呼,江澤民的表現極為反常,沒與任何人握手或打招呼,便氣呼呼地回到主席團休息室,只說了一句話:(選 舉)結果,我看不很正常!

三月十七日的「碰頭會」

按慣例,大會每天都要召開「碰頭會」的。但三月十七日完成所有「選舉」後,當天的「碰頭會」推遲了近二個小時才召開。原因是江澤民散會後,回到家中生悶氣,不願意再出來了。結果是由胡錦濤、朱鎔基趕到江府,才硬把江請到「碰頭會」的。

在「碰頭會」上,據說陳至立一度失聲痛哭,說:沒想到得票這麼低,可能是從上海調北京,造成概念上的「上海幫」!

「上海幫」的另一名成員黃菊說:是被動,很被動!中央已經做了不少工作、解釋,可還是這樣一個結果。

據悉,由中央政治局提名為政協黨組書記候選人的賈慶林,在政協黨組選舉中得票居尾,得票率僅百分之八十二,副書記王忠禹得票率卻為百分之九十四。

賈慶林在「碰頭會」上坦承:今後工作是會受得票偏低的影響,有陰雲、有精神壓力的。

據中央研究室稱:如果在「兩會」期間,中央不是做了大旦裡工作,曾慶紅、賈慶林、黃菊、陳至立等人不到各代表、委員代表團去頻頻亮相,融洽關係,做些解說,那麼,他們的得票率會更低。曾慶紅的國家副主席、黃菊的國務院副總理,可能得票都要低於百分之七十的險境。

江澤民的四個「沒想到」

江澤民最後終於參加了三月十七日的「碰頭會」。江在「碰頭會」上說:我真是沒想到,做了這樣多的工作,結果還是很浮;沒想到,外面的干擾雜音、各種議論的影響能量會這麼大,比黨的主調還要響;沒想到,什麼時候形成的「上海幫」,「上海幫」這一提法,已經在黨內、會內,造成了殺傷力;沒想到,一些同志在會上得票這麼偏低。

三月十五至十七日這三天的「選舉」大會,會後都有「碰頭會」。江澤民這三天,在「碰頭會」後,因為怒氣難消,都沒有參加與會人員的工作便餐。

在這次「兩會」選舉中,江澤民續任國家中央軍委主席的得票,比另三名副主席都低,他的幾名親信的得票也都偏低。由於江澤民在「選舉」上玩了很多花招,什麼「等額選舉」啊,加強控制啊,以及在下面做工作等一系列措施,但「選舉」結果卻令他很不滿意。用江自己的話說:沒想到。

更加令人吃驚的是,「選舉」過後,江澤民擔心的是,他的親信得票偏低,會對他們今後的工作帶來沈重的壓力,甚至還想「補救」,卻不擔心這樣「選舉」」出來的「人民公僕」將給國家、給人民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