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内幕之二:选举闹剧


三月十五至十七日─十届人大第一次会议进行了三天的“选举”。“选举”结果,“上海帮”“江家班”的成员,得票率都偏底。江泽民面对这一 情况怒气难消,连说四个“没想到”。

会”选举应正名为“表态”

三月十五日至十七日的三天,十届 “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国家主席、副主席、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国内政界、学术界戏言将中共的“选举”一词已纠正为“表决”或“表态”。

对此,中央书记处称之为政治上的不严肃,造成很坏影响,已点名批评。遭到批评的有: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属下一名分管电视广播的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名副院长等,指他们在公开场合、会议上称:这次“选举”是对江泽民续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民望的一次测验,是对由江泽民亲自提拔的“上海帮”担任国家、政府要职的民意的”次检验,也是党心、民心在投票上的反映。

三月十五日“选举”结果

三月十五日“选举”的开票结果:国家主席胡锦涛,赞成票二九三七张,反对票四张,弃权票三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八;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赞成票二五七八张,反对票一七七张,弃权票一九0张,得票率为百分之八十七点五;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赞成票二七二六张,反对票九十八张,弃权票一二二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二点四,有三十六名代表,另填写了“胡锦涛”。

开票结果未宣布前,大会执行主席王兆国向江泽民报告了:曾庆红得票“差强人意”,江回答说:要多复核一次。王回答说:经过三次复核,结果完全一样,无一误差。

会后,江泽民说:曾庆红得票偏低,我感到不是正常现象。显然第一天的后“选举”结果就让江泽民感到不悦。

三月十六日“选举”结果

三月十六日的“选举”开票结果: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赞成票二九0六张,反对票三张,弃权票十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四;国家军委副主席胡锦涛,赞成票二九一八张,反对票一张,弃权票八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七;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赞成票二九一七张,反对票九张,弃权票十一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三;国家军委副主席曹刚川,赞成票二九0四张,反对票十四张,弃权票十九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八点九。

散会时,胡锦涛、郭伯雄、曹刚川向江泽民致意,江泽民酸溜溜地重覆说:你们都比我得票高。我老了,还是早些退。你们都比我强,一 代胜一代。

三月十七日“选举”结果

三月十七日“选举”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委负责人,因为其中有多名“上海帮”、“江家班”成员,中央高层十分担心,故于三月十六日晚,由大会主席团主席吴邦国向各代表团吹风,他在会上说:明天“选举”副总理、国务委员和各部委负责人,其中有几名候选人可能受外界宣传的影响,要多做些工作,反干扰和影响,这对会议圆满成功很重要。

三月十七日 “选举”的开票结果:

国务院副总理黄菊,赞成票二千六百九十三张,反对票一百六十一张,弃权票八十一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一点七;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赞成票二千九百O一张,反对票十八张,弃权票十六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八点七;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赞成票二千八百六十一张,反对票五十三张,弃权票二十一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七点五;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赞成票二千八百六十一张,反对票四十一张,弃权票三十三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七点五。

国务委员周永康,赞成票二千八百七十六张,反对票三十九张,弃权票二十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八;国务委员曹刚川,赞成票二千九百0八张,反对票十四张,弃权票十三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了;国务委员唐家游,赞成票二千八一十五张,反对票七十七张,弃权票四十三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六点四;国务委员华建敏,赞成票二千七百五十九张,反对票一百0四张,弃权票七十二张,得票率为百分之九十三点九;国务委员陈至立,赞成票二千五百七十七张,反对票二百四十张,弃权票一百一十八张,得票率为百分之八十七点九。

当大会宣布散会时,吴邦国、朱熔基等和江泽民打招呼,江泽民的表现极为反常,没与任何人握手或打招呼,便气呼呼地回到主席团休息室,只说了一句话:(选 举)结果,我看不很正常!

三月十七日的“碰头会”

按惯例,大会每天都要召开“碰头会”的。但三月十七日完成所有“选举”后,当天的“碰头会”推迟了近二个小时才召开。原因是江泽民散会后,回到家中生闷气,不愿意再出来了。结果是由胡锦涛、朱熔基赶到江府,才硬把江请到“碰头会”的。

在“碰头会”上,据说陈至立一度失声痛哭,说:没想到得票这么低,可能是从上海调北京,造成概念上的“上海帮”!

“上海帮”的另一名成员黄菊说:是被动,很被动!中央已经做了不少工作、解释,可还是这样一个结果。

据悉,由中央政治局提名为政协党组书记候选人的贾庆林,在政协党组选举中得票居尾,得票率仅百分之八十二,副书记王忠禹得票率却为百分之九十四。

贾庆林在“碰头会”上坦承:今后工作是会受得票偏低的影响,有阴云、有精神压力的。

据中央研究室称:如果在“两会”期间,中央不是做了大旦里工作,曾庆红、贾庆林、黄菊、陈至立等人不到各代表、委员代表团去频频亮相,融洽关系,做些解说,那么,他们的得票率会更低。曾庆红的国家副主席、黄菊的国务院副总理,可能得票都要低于百分之七十的险境。

江泽民的四个“没想到”

江泽民最后终于参加了三月十七日的“碰头会”。江在“碰头会”上说:我真是没想到,做了这样多的工作,结果还是很浮;没想到,外面的干扰杂音、各种议论的影响能量会这么大,比党的主调还要响;没想到,什么时候形成的“上海帮”,“上海帮”这一提法,已经在党内、会内,造成了杀伤力;没想到,一些同志在会上得票这么偏低。

三月十五至十七日这三天的“选举”大会,会后都有“碰头会”。江泽民这三天,在“碰头会”后,因为怒气难消,都没有参加与会人员的工作便餐。

在这次“两会”选举中,江泽民续任国家中央军委主席的得票,比另三名副主席都低,他的几名亲信的得票也都偏低。由于江泽民在“选举”上玩了很多花招,什么“等额选举”啊,加强控制啊,以及在下面做工作等一系列措施,但“选举”结果却令他很不满意。用江自己的话说:没想到。

更加令人吃惊的是,“选举”过后,江泽民担心的是,他的亲信得票偏低,会对他们今后的工作带来沉重的压力,甚至还想“补救”,却不担心这样“选举””出来的“人民公仆”将给国家、给人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