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訪「二奶村」


兩岸對峙50年後的今天,金門與廈門這兩個緊鄰,民間商貿活動頻繁。近年來,一些金門人也頻繁往來於廈門和金門之間,然而他們之中有一些人,不是探親,也不是來廈門做生意,而是到廈門的安樂窩來「享受」,與他們的「二奶」團聚。

記者喬裝打扮,費盡周折找到了「二奶」集中的地方--呂嶺路金嶺大廈。一個男子聽我口音與他「愛人」口音相近,便將我領進了他的家,並給我介紹了他的「愛人」。他叫劉志彪(化名)。

劉志彪在廈門開設手工藝品加工廠,是金門碧山人。據劉志彪介紹,金嶺大廈是金門人到廈門購房置產的集中地,裡面住了70多戶金門人家。這些金門人為清一色的已婚男性,他們大多事業有成,手頭闊綽,平日裡與或大或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出雙入對、打情罵俏,儼然一對對恩愛夫妻。金嶺大廈70多戶金門人中,就有30幾戶裡住著嬌美可人的「二奶」。她們白天逛街、打牌,晚上等著對面情郎趕過來偷偷相會。說金嶺大廈是金門人在廈門的「二奶村」一點也不為過。

劉志彪說,金門人「包二奶」,與台商、港商有很大不同。主要的不同點是,台商、港商是經合法渠道到大陸來經商的,具有商人身份;但大部分的金門人到廈門並非是來經商,他們相對來說沒有商人世俗與勢利的眼光,加上能夠掌握「秘密通道」往返穿梭兩地,能擠出較多時間來精心照顧、陪伴自己的「金絲鳥」,這樣一來,他們的「二奶」也更死心塌地地愛著「金門郎」。

如按正常渠道,從金門到廈門至少得花兩天時間。而這條公開的「秘密通道」,是從小金門一處漁港搭船,到廈門靠近環島公路的黃厝上岸,航程約需三四十分鐘;從金門搭渡輪到小金門,也不過10分鐘行程。

更方便的是上岸,廈門會以「落地簽」的方式發放台胞證,只要交給他們100美元的上岸費和50美元的簽證費,屆時按規定的時間和人數返回,雙方就能相安無事。

金門人在金嶺大廈金屋藏嬌「包二奶」的行情,一直是個商業機密。記者千方百計終於摸出了一些眉目。每個「二奶」平均每個月有3000-5000元人民幣的生活費。

21歲的瀋玉,來自湖北,初中畢業後,考上衛生學校念了3年書,到廈門某醫院當了一名護士。護士收入一個月七八百元錢,也算是不錯的工作。她是在醫院認識現在的「老公」小賴的。小賴出院後就一直約她外出吃飯、喝咖啡。不久瀋玉就停薪留職,搬進了金嶺大廈。

相比之下,何娟的經歷算是比較坎坷的,她在酒店當公關小姐,沒有薪水,完全靠客人給的小費和出場費。何娟干了3個月,沒賺到多少錢,就在這種情形下和現在的「老公」認識了。她「老公」年紀50多歲了,但對她卻是百般呵護,關懷備至。

從外地來廈門的同胞,都是經濟情況不太好的農村姑娘。我們無法說清她們與金門人之間的感情是真是假。這種現像似一股暗流,在默默湧動,又似一個怪圈,在越滾越大。這種現象的出現,一方面說明瞭兩岸人們的交往日益頻繁;另一方面,也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嚴肅的課題: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如何抵制這種淫糜的生活方式?

我們真誠地希望,地處海峽前哨的廈門多為兩岸的交流與合作做貢獻,在搞好經濟建設的同時,花大力氣搞好綜合治理,讓這類遺毒社會、破壞家庭的「二奶村」徹底消失!

 四川在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