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內幕之三:巨頭恩怨


中共「會」「勝利閉幕」,江系人馬按照十六大之前內定的安排全部「到位」。上屆中共黨政軍和立法機構四位巨頭只有江澤民一人留下,繼續擔任國家軍委主席;其他三位皆「告老」不一定還鄉,徹底退出政治舞臺,不再擔任黨政公職。其實要說老,江澤民比其他三位都老,但最老的卻不「告老」,皆因為他的手裡握著槍桿子。這就是中共專政制度的核心問題,其他全是障眼法和唬人的政治包裝。

李鵬退休了,朱鎔基退休了,李瑞環退休了。這三位中共政壇的頂尖人物過去十幾年和江澤民有著扯不清的恩恩怨怨,如今三人退下,獨留老江顧盼自豪,這是一個很能說明問題的政治景觀。與此同時,他們之間的恩怨能隨著「兩會」的閉幕而一筆勾消嗎?

李鵬的政治資歷比江澤民還老。中共十三大時李鵬已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稍後又擔任國務院總理,在黨內排名第二。那時江澤民只是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沒有任何在中央工作的經驗。因此當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江澤民一躍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被冊封為核心時,臉上最難堪、心裏最不服氣的就是李鵬。李鵬在六四血案中揹負「屠夫」的惡名,結果自己什麼也沒撈上,讓江澤民得了一個大桃子,其心中之怨忿和不服氣可想而知。對此江澤民當然也有強烈感覺。

那時人們看到在公開場合講話時,江澤民目光都要不時溜向坐在一旁的李鵬的臉上,其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生怕出錯之情溢於言表。李鵬一輩子在北京做官,是「北京幫」的總幫主。而北京幫一向看不起上海幫,江澤民初入中南海,光桿司令一名,生活在北京幫的地盤上,對總幫主李鵬怎能不心驚肉跳?

對李鵬而言,最主要的只要江澤民夠左,不要翻六四事件的案,他就能最終支持老江。在這個生死攸關的問題上,李鵬清楚必須站在老江一邊,排斥同樣不服老江的喬石、李瑞環等人,因為喬、李在六四問題上的態度一向非常曖昧,而江澤民也清楚六四問題是李鵬最大的心病和死穴,他們對此同病相伶,利益共同,可拉住李鵬抗衡喬石、李瑞環。

九七年中共召開十五大,江澤民斗倒了喬石,穩坐皇帝之位,對李鵬已不必放在眼裡了。但李鵬對他仍然很有用,主要是用來制衡朱鎔基、李瑞環。而此時的李鵬已徹底臣服在江皇帝的腳下,只要堅持不翻六四事件的案,只要不追查李鵬家族龐大的經濟問題,他就會死心塌地的為老江效犬馬之勞。

朱鎔基是江澤民在上海工作時的老搭檔。但朱從來不是江澤民上海幫的成員。這是因為朱鎔基的冒升和老江無關,他是直接受恩於老鄧,此其一;其二老鄧當年大力提拔朱鎔基,正是出於對江澤民、李鵬的不滿和失望,想用朱鎔基「抓好經濟,推動改革」。朱、江之間一 直有心結。善於自我表演、好出風頭、喜歡聽到喝采掌聲、虛榮心極強的江澤民卻常常被才華橫溢、極富個人魅力的朱鎔基比下去,不單令江澤民暗淡無光甚至顯出其醜,老江對朱怎能不又妒又恨?

九八年朱鎔基出任總理時就明確表示,只干一屆,在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前,朱又一再公開表示全退之意。這對貪權戀棧的江澤民構成政治壓力,也令他難堪。江澤民對朱鎔基雖然又妒又恨,但無奈其何,甚至還離不開朱鎔基,他要靠朱鎔基支撐經濟發展和改革的大局。

在總理繼任人選問題上,朱鎔基與江澤民是有著嚴重分歧的。按照老江的最初打算,是想從他的政治親信吳邦國、黃菊、賈慶林、李長春中挑選一位。但朱鎔基卻刻意栽培溫家寶!讓排名最後、時任副總理的溫家寶在國務院的工作分工中負責最重要和最多的工作。今次人大選舉,溫家寶再度成為票王。相比之下,江澤民硬推出來的賈慶林、曾慶紅、黃菊等皆成為最低票當選者,可見人心向背。

比起朱鎔基,李瑞環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接班人賈慶林與自己無關,是百分之二百的江澤民馬仔,而且聲名狼藉,有重大經濟問題嫌疑。由這樣一個人接自己的班而自己又無法阻止,李瑞環的心裏肯定極不是滋味,這是他離開政壇的一大屈辱。

李瑞環曾經是江澤民被元老選為總書記繼任人時的勁敵。鄧小平最初屬意的是李瑞環,後來在政治妥協中同意了陳雲、李先念力薦的江澤民。但李瑞環在中共十四大時官升一級,成為政治局常委,取代了當年隨趙紫陽下臺的胡啟立的位置,六四事件後先是主管了一段宣傳工作,在當年「平暴」剛結束,全國大搞「清查」運動的白色恐怖中,李瑞環和喬石一樣,儘可能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保護了一些知識份子。李瑞環和喬石的所作所為引起李鵬、江澤民和一些保守派元老的強烈不滿。他們在六四之後要大反所謂「和平演變」,要大力鎮壓「異見分子」,而李瑞環卻大講「要理順群眾情緒」,要保護「異見分子」。結果十四大之後,李瑞環被擺上「政治花瓶」的台面,出任最無實權的全國政協主席,等於政治冷凍。

李瑞環從思想上、作風上、能力上都看不上江澤民,江澤民對李瑞環也很不滿,他們是兩類完全不同的人。這些年李瑞環雖然坐冷板子,但對老江的所作所為,看不過眼就要說,這加深了他和江澤民的矛盾。

李瑞環雖然位高,但多年來在黨內沒有形成自己的勢力,因此這些年來他對江澤民的制衡作用相當有限,在黨內高層的影響力也相當有限。他打心眼裡反對江澤民戀棧不去,十六大之後還要槍指揮黨,他打心眼裡討厭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接替自己的位置,但是他沒有足夠的力量和勇氣阻止江澤民為所欲為。在政治技巧和謀略方面,李瑞環也不夠出色,結果在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上「提前」退休,他的「自我犧牲」並沒有換來與七十六歲的江澤民「同歸於盡」。相反,他的犧牲為江系人馬在中共最高層騰出了位子。

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在過去十幾年和江澤民各有恩怨,他們都敗在了江澤民手裡,沒能「摻同」江澤民和他們一起全退,原因何在呢?原因可能有很多,其中有一點很明顯,這就是江澤民耍出手段將他們各個擊破。

十六大和「兩會」之後,和江澤民資歷相當甚至比他還深的中共第三代領導人全部退出了政治舞臺。七十六歲的江澤民在六十出頭的第四代面前端的是可以獨稱老大。按照中共這些年的政治傳統,大凡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而且對小字輩領導人講話都是一言九鼎的。十六大和「兩會」之後,中共又回到了老人政治、元老監國的巢穴,政冶上倒退了至少十年!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