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内幕之三:巨头恩怨


中共“会”“胜利闭幕”,江系人马按照十六大之前内定的安排全部“到位”。上届中共党政军和立法机构四位巨头只有江泽民一人留下,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其他三位皆“告老”不一定还乡,彻底退出政治舞台,不再担任党政公职。其实要说老,江泽民比其他三位都老,但最老的却不“告老”,皆因为他的手里握着枪杆子。这就是中共专政制度的核心问题,其他全是障眼法和唬人的政治包装。

李鹏退休了,朱熔基退休了,李瑞环退休了。这三位中共政坛的顶尖人物过去十几年和江泽民有着扯不清的恩恩怨怨,如今三人退下,独留老江顾盼自豪,这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政治景观。与此同时,他们之间的恩怨能随着“两会”的闭幕而一笔勾消吗?

李鹏的政治资历比江泽民还老。中共十三大时李鹏已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稍后又担任国务院总理,在党内排名第二。那时江泽民只是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没有任何在中央工作的经验。因此当八九年六四事件后江泽民一跃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被册封为核心时,脸上最难堪、心里最不服气的就是李鹏。李鹏在六四血案中背负“屠夫”的恶名,结果自己什么也没捞上,让江泽民得了一个大桃子,其心中之怨忿和不服气可想而知。对此江泽民当然也有强烈感觉。

那时人们看到在公开场合讲话时,江泽民目光都要不时溜向坐在一旁的李鹏的脸上,其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出错之情溢于言表。李鹏一辈子在北京做官,是“北京帮”的总帮主。而北京帮一向看不起上海帮,江泽民初入中南海,光杆司令一名,生活在北京帮的地盘上,对总帮主李鹏怎能不心惊肉跳?

对李鹏而言,最主要的只要江泽民够左,不要翻六四事件的案,他就能最终支持老江。在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上,李鹏清楚必须站在老江一边,排斥同样不服老江的乔石、李瑞环等人,因为乔、李在六四问题上的态度一向非常暧昧,而江泽民也清楚六四问题是李鹏最大的心病和死穴,他们对此同病相伶,利益共同,可拉住李鹏抗衡乔石、李瑞环。

九七年中共召开十五大,江泽民斗倒了乔石,稳坐皇帝之位,对李鹏已不必放在眼里了。但李鹏对他仍然很有用,主要是用来制衡朱熔基、李瑞环。而此时的李鹏已彻底臣服在江皇帝的脚下,只要坚持不翻六四事件的案,只要不追查李鹏家族庞大的经济问题,他就会死心塌地的为老江效犬马之劳。

朱熔基是江泽民在上海工作时的老搭档。但朱从来不是江泽民上海帮的成员。这是因为朱熔基的冒升和老江无关,他是直接受恩于老邓,此其一;其二老邓当年大力提拔朱熔基,正是出于对江泽民、李鹏的不满和失望,想用朱熔基“抓好经济,推动改革”。朱、江之间一 直有心结。善于自我表演、好出风头、喜欢听到喝采掌声、虚荣心极强的江泽民却常常被才华横溢、极富个人魅力的朱熔基比下去,不单令江泽民暗淡无光甚至显出其丑,老江对朱怎能不又妒又恨?

九八年朱熔基出任总理时就明确表示,只干一届,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朱又一再公开表示全退之意。这对贪权恋栈的江泽民构成政治压力,也令他难堪。江泽民对朱熔基虽然又妒又恨,但无奈其何,甚至还离不开朱熔基,他要靠朱熔基支撑经济发展和改革的大局。

在总理继任人选问题上,朱熔基与江泽民是有着严重分歧的。按照老江的最初打算,是想从他的政治亲信吴邦国、黄菊、贾庆林、李长春中挑选一位。但朱熔基却刻意栽培温家宝!让排名最后、时任副总理的温家宝在国务院的工作分工中负责最重要和最多的工作。今次人大选举,温家宝再度成为票王。相比之下,江泽民硬推出来的贾庆林、曾庆红、黄菊等皆成为最低票当选者,可见人心向背。

比起朱熔基,李瑞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接班人贾庆林与自己无关,是百分之二百的江泽民马仔,而且声名狼藉,有重大经济问题嫌疑。由这样一个人接自己的班而自己又无法阻止,李瑞环的心里肯定极不是滋味,这是他离开政坛的一大屈辱。

李瑞环曾经是江泽民被元老选为总书记继任人时的劲敌。邓小平最初属意的是李瑞环,后来在政治妥协中同意了陈云、李先念力荐的江泽民。但李瑞环在中共十四大时官升一级,成为政治局常委,取代了当年随赵紫阳下台的胡启立的位置,六四事件后先是主管了一段宣传工作,在当年“平暴”刚结束,全国大搞“清查”运动的白色恐怖中,李瑞环和乔石一样,尽可能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保护了一些知识分子。李瑞环和乔石的所作所为引起李鹏、江泽民和一些保守派元老的强烈不满。他们在六四之后要大反所谓“和平演变”,要大力镇压“异见分子”,而李瑞环却大讲“要理顺群众情绪”,要保护“异见分子”。结果十四大之后,李瑞环被摆上“政治花瓶”的台面,出任最无实权的全国政协主席,等于政治冷冻。

李瑞环从思想上、作风上、能力上都看不上江泽民,江泽民对李瑞环也很不满,他们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这些年李瑞环虽然坐冷板子,但对老江的所作所为,看不过眼就要说,这加深了他和江泽民的矛盾。

李瑞环虽然位高,但多年来在党内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因此这些年来他对江泽民的制衡作用相当有限,在党内高层的影响力也相当有限。他打心眼里反对江泽民恋栈不去,十六大之后还要枪指挥党,他打心眼里讨厌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接替自己的位置,但是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阻止江泽民为所欲为。在政治技巧和谋略方面,李瑞环也不够出色,结果在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上“提前”退休,他的“自我牺牲”并没有换来与七十六岁的江泽民“同归于尽”。相反,他的牺牲为江系人马在中共最高层腾出了位子。

李鹏、朱熔基、李瑞环在过去十几年和江泽民各有恩怨,他们都败在了江泽民手里,没能“掺同”江泽民和他们一起全退,原因何在呢?原因可能有很多,其中有一点很明显,这就是江泽民耍出手段将他们各个击破。

十六大和“两会”之后,和江泽民资历相当甚至比他还深的中共第三代领导人全部退出了政治舞台。七十六岁的江泽民在六十出头的第四代面前端的是可以独称老大。按照中共这些年的政治传统,大凡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且对小字辈领导人讲话都是一言九鼎的。十六大和“两会”之后,中共又回到了老人政治、元老监国的巢穴,政冶上倒退了至少十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