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平:江澤民和薄一波拳來腳去

2003-04-07 18:42 作者: 姜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還記得福布斯排名榜上中國第三大富豪楊斌嗎?那是薄熙來的酒肉哥們兒。

楊斌於一九九五年開始到瀋陽活動,一九九九年在瀋陽建立「荷蘭村」,他在大連、成都、長春、北京都建有溫室、冷庫和農業基地,並和時任大連市委書記的薄熙來關係密切。

2001年1月,薄熙來入主遼寧省委,與楊斌的關係更是拉不斷扯不斷,一個有錢一個有權,一個需要權一個需要錢。去年中央突然要調查楊斌,但卻越過了遼寧省委,而獨立作業,就是怕薄熙來給楊斌透風,2002年10月5日凌晨,楊斌在瀋陽被公安帶走。據說拘留楊斌是「中央」的決定,與遼寧省無關。中央並沒有通知薄熙來說要捉楊斌。現在楊斌怎麼樣,誰關心?薄熙來。他最關心的是姓楊的有沒有出賣朋友,薄一波最擔心的是江澤民要幹什麼。

薄一波知道兒子經濟上手腳不乾淨、品德又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近年來沒少傳出驚人消息,他也知道江澤民表面對他客氣、順他擺佈,心裏恨不得他早點死;為此他希望兒子能少些緋聞,吃幾年苦,在江澤民全退之前再擠出點油水來,再往上升一升。

別看文革時薄熙來大義滅父,現在薄一波可是寶,他的價值就全在手上的那封陳希同的檢舉信,這可是薄家的「遺產」!

誰先玩兒完?

江澤民沒想到薄一波這麼能活,老的都走不動道兒了,坐著輪椅也沒落下十六大,這麼著薄熙來連升兩級,當上了中央委員。這讓江澤民心裏不是滋味:自己成了普通黨員,這小子倒成了上級;開會時他堂堂正正,自己倒名不正言不順。這怎麼成?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薄熙來特別招眼,干的什麼事都沒跑出江澤民的耳目,江澤民希望他越貪越好、越爛越好,沒渣兒不好辦,有把柄攥著心裏才踏實,這跟攥著賈慶林的把柄還不是一回事,因為薄的手裡攥著江更大的把柄。

去年楊斌事件的發生,大家都奇怪,可是薄一波心裏可有數,他特意把薄熙來叫到北京教訓了一頓,據說讓他當心點兒、收著點兒。

不知道底細的幹部們看著薄熙來這麼折騰還一路順風,都好生羨慕,因為他是從大連市發跡的,所以大連的幹部們都爭先恐後地以他為榜樣。

據內部透露,大連市委、市政府局級幹部們,在學習三個代表時,突然有人談起了薄省長,大家從薄熙來離婚再婚談起,再談到姜維平文章中說的女模特遭凌辱的故事,閉著眼打瞌睡的也來了精神,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擺出了不少薄省長的「光輝」色跡,擺著擺著,竟然互相攀比誰換馬子多(六、七十年代女流氓被他們團夥稱為「馬子」,現在共黨幹部用來指老婆),誰情人多(不是感情的情,是發情的情),誰子孫多(指老婆、二奶、情婦生的孩子的總和),誰哥們兒多(每年過年節婚喪收受禮品的總數額)。會場氣氛前所未有的熱烈,比來比去,結果工商、稅務局長多項高居第一。

到散會夾包走時,大家才想起來今天開會的目的是學習三個代表,有人半認真地說,沒有三個代表哪裡有咱們的今天,咱們這就是在開三個代表的經驗交流會!

當然,不都是喜劇,薄熙來任省長的遼寧省丹東市就發生了一起中級人民法院法警槍殺法官的事情。 這事發生在三月中旬,其實事情很小,臨要開庭了,一位法警還歪戴著帽、敞胸露懷地大飲特飲啤酒,這種事發生不是一次兩次了,給群眾印象很壞。

一位法官用粗言罵法警,叫他不要再喝啤酒,趕快整理服裝,要開庭了。法警怒從心起,當即舉槍,大聲喝令法官:「住口!」法官回罵道:「狗娘養的!」法警聽了惱羞成怒、立刻開槍打死了法官。

據說有人在調查這兩事,好像還要和薄熙來連上邊,有人為其辯解說,唯一能和薄熙來連上邊的是因為他任職省長;但有人說,不能這麼說,這兩件事雖然都不是薄熙來親自干的,可他當頭兒,再說他幹的那些事一點不比這人遜色,人家姜維平在監獄裡受零碎罪比那一槍斃命的法官還受罪。

薄熙來雖然是當上了遼寧省省長,可不一定省心,遼寧省近年來,光瀋陽地區就連續遭受乾旱,瀋陽市水資源在日趨緊缺,地表水資源量不斷減少,地下水位持續下降,人均水資源佔有量僅是遼寧省的二分之一。去年春旱時,瀋陽市曾有23萬人口、10萬頭牲畜出現飲水困難。這燙手的山芋還是得趕快扔掉,人大前他透風想趁父親尚在時,能當上北京市市長。

原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可曾是個政治局委員,薄一波父子不但攥著陳希同的信,還想佔著陳希同的位。江澤民能讓這麼礙眼的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整天提條件嗎?最討厭的是還不能硬梆綁地告訴他撒泡尿照照自己。

於是,半路殺出個曾慶紅,擋了薄熙來的仕途。薄一波心知肚明,雖然說不出道不出。不過,聽說薄一波把陳希同那封信收到了更安全的地方。

據(人民報)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