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電視臺的「愚人節」何時了


看了大約半小時中央電視臺的伊拉克戰況和三位專家的分析。感覺差點兒背過氣去。除了畫面剪接技巧煞費苦心不減八九當年,而且先成竹在胸,按照事先規定的口徑結論進行「分析」的本事也大見長進。尤其是這些專家自己看不到真實報導,居然能夠發掘戰爭的所謂「實質」,可謂用心良苦。不過既然「這次國際媒體大批新聞記者自由採訪,超過以往任何一次戰地記者數量」,為什麼還認為這次的「宣傳」又「控制的這麼好」,所以「從畫面上看不出任何進展不順利的情況」?好像老美拚命掩飾戰爭不順利的情況。其實白宮布希五角大樓國防部等一再強調的正是:不要過於樂觀,艱難還在後頭。

為什麼難?為什麼不順利?因為要盡量減少平民傷亡:巴格達夜間燈火通明,白天交通正常,足以證明戰爭的性質。否則,如中國的越戰那樣,30分鐘,300門火炮,萬餘發炮彈,把越南省會城市,諒山,轟得連一間房子不剩,早就萬事大吉了。即便向當年轟炸柏林、轟炸日本一樣,也用不了兩個星期就解決戰爭。美英聯軍超強對付小小伊拉克,難道炸彈、炮彈不夠用嗎?

「難民不離境」或者「逃亡的難民不多」,也成為中央電視臺軍事專家們惡意揣測戰爭動機的由頭。然而這種情況正說明這次戰爭語言讓老百姓聽懂了,那是專門打擊壓迫他們的魔鬼撒達姆的,所以聯軍小心翼翼不傷平民。一旦進入巴哥達,巷戰對聯軍最不利。伊拉克共和國衛隊和軍人全然可以換掉軍裝,穿上百姓衣服,混同於老百姓。然而聯軍有令:見著穿便服的人,他不先開槍,你不許開槍!就是說,這些軍人得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試驗出對方是否伊拉克軍人之後,才能使用手中武器。想想美軍在越南叢林中的犧牲,巴格達的巷戰之艱難可以料見。即便這樣,美英聯軍仍然不願轟平城市,甚至不願轟炸城市的基礎設施。

北京中央電視臺軍事專家們關於「不打城市設施是為了戰後重建城市少花費用」的說法,更是無稽之談。高精密度的導彈花了多少錢?一個等於幾千枚普通炸彈。早超過城市重建多少倍了。省幾個就夠了吧?現在打成這個艱難樣子,打的就是錢!代價不僅是高額軍費,而且是自己的軍人的生命:為了減少平民傷亡,為了保證城市生活正常運轉,必然多傷亡聯軍。如果不是這樣,美英這樣的軍力、財力,轟平幾次巴格達再重建幾次都不難吧。

至於老美「控制輿論」,「掩蓋真相」之說,整天24小時數被世界眾多各類媒體盯著,上百家電視臺對準伊拉克及周邊地區實錄(叫「LIVE SHOW」,鏡頭不動地方,帶子不剪輯,一有情況,錄像機恨不能衝上去把情況「吃了」),真相如何掩蓋?這幫記者,尤其是那些為數眾多的左派媒體記者們,恨不得出點意外來報導,來譁眾取寵呢。當年韓戰中,「美國計畫對華使用原子彈」就是美國媒體自己從杜魯們總統的記者會上借題發揮,最先炒出來的。「美國在北朝鮮使用細菌武器」這個無稽之談後來由於斯大林逝世被蘇共中止,現在已經解密的檔案披露無疑,但是當年這些自由媒體也沒少幫給蘇共、中共和北朝鮮金日成這些造假大王當幫凶。現在的伊拉克戰爭,整天價,國防部白宮被記者追問頻率最高的問題就是何時打完這一仗?國防部長拉姆斯斐爾德再老姦巨滑,再身經百戰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就如同就阿富漢戰爭問題對付記者一樣,他只能說:戰爭的時間從一個禮拜到數個月,甚至一年都有可能。誰能對付這幫絕對不合作的蒼蠅蚊子一樣無孔不入的記者編輯報紙電台電視臺,而不出韓戰時期那樣的荒唐問題,誰就是世界上最不「Naive」(江澤民斥責香港記者語),最沉著冷靜的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必勝將軍。

前方直錄戰地情況,一天24直播,一小時、四十五分鐘就更新一次消息,弄得全世界(除了中國,伊拉克)觀眾坐在自家沙發上,就比二戰時期的盟軍司令部更瞭解戰況。加上後方這幫記者一天到晚追問最新戰略方案,戰鬥部署,應急措施,搶先當新聞公布,世界幾十億觀戰者們更是對戰爭瞭如指掌。過去世界上的仗,有這麼打法的嗎?過去戰爭的環境有今天這樣複雜嗎?一個炸彈炸了第三國的商場,一個人沒死,戰爭中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就自己主動調查炸彈究竟哪裡來的!如此戰爭透明得跟玻璃鏡子一樣,反戰媒體不利用鏡子的反光折射小題大做、不烹炒雞毛蒜皮、不大驚小怪,差不多就已經勝利一半了。幸虧左派媒體記者們這次雖然大多反戰,但是同情自己士兵,恪守職業道德。中國媒體專家談及媒體新聞報導,真是從上到下不知「新聞」(真實情況)為何物,只知用自己用慣而不自覺的「宣傳」(為說服別人而編的情況)機器和概念覆蓋別人,銓釋別人。

看看中央電視臺關於伊拉克戰爭的報導,令人想起中國春節期間唯一一次報導非典型肺炎的情況。那次報導的媒體是廣東電視臺,時間大約在大年初八(記不確切)。按照新聞規格而言,它不是新聞,不是報導,而是純粹宣傳:一切說詞都為了平息已經開始恐慌的民眾和已經開始震盪的市場經濟。節目中不報導染病人數,卻說「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病人痊癒出院」(避談真相);不談病菌來源,卻說是「外地病人來廣州治療而得知此病」(轉移焦點);不談目前無藥可醫,卻大放「即將痊癒」病人的鏡頭。這樣的「新聞」「報導」雖然在大陸已經見怪不怪,但其中一位醫學專家的說詞仍然令人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問題,現在想來尤其覺得殊應指責:

電視上請的醫學專家居然信口雌黃說,「這病在西方國家常見」;並且以美國為例證說:「美國每年一百多萬人患此病!」雖然世界太小,美國太強,說什麼事都要把美國扯上,弄得美國打個噴嚏,全世界都感冒,但這樣的公然欺騙,這樣的大膽造謠,這樣的勇氣和無恥,真令人氣絕。911之後的幾個炭疽病患者,已經讓全美高度警惕,新聞全線追蹤報導了!怎麼敢有「一百多萬」病菌不明、無藥可治的患者?!而且是「每年」?!如在西方,這樣的新聞媒體不因失去聽眾而倒臺也要信譽破敗,言者被起訴也說不定。可是這樣的「新聞」每天都充斥所有大陸官方媒體。老百姓蒙在裡面還幫著說話,真可憐,又可惡。

最可笑的是,經過那次報導,據稱廣州的社會治安恢復了,市場經濟平穩了,沒有人搶購糧食、水、板蘭根了,人們不再恐慌了。連我這個在華盛頓市區經歷過炭疽病恐怖、自以為對中共媒體有免疫力的人也以為,這下非典型性肺炎至少受到重視了。而我的友人則更加樂觀地告訴我,即便這樣的報導,也是廣州市委對廣州省委堅持不懈的爭取和鬥爭,要求報導而獲取勝利的結果。然而,非典型性肺炎的真相在兩個月來日益發展,情況嚴重,不僅危機中國大陸,臺灣、新加坡、越南等周邊地區,連大洋彼岸的美國也在劫難逃了。這次的實情是:「中國打噴嚏,全世界都感染」。

病情可以隱瞞,導致全球感染;新聞可以造假,導致中國精神受害。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各地大學那些連吃飯時間也要盯著電視機看的學子們,還有那些本能地突破封鎖,希圖在精神上進入地球村民的中國百姓們,在新聞飢渴中,特別關注伊拉克戰爭。但他們沒料到而且許多人也不願這樣想的是,自美伊戰爭爆發以來,中央電視臺為了讓「盯在電視機前」的軍委主席看得舒服,天天在過「愚人節」,而且越過癮越大。中央電視臺的那些報導,看了不如不看。越看,越傻。這種愚民政策最終只會導致大難臨頭了,全民還在家門上爭挂倒「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