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哲勝:假如我是碰到SARS的胡錦濤


假如我是被歷史安排而成為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假如我這個胡錦濤一上任就剛好碰到SARS的襲擊,又假如我內心真正想為中國人民做些好事、大事,我將會怎麼辦?

我要戴罪立功

首先,我知道SARS的發生與廣為傳播,不是我當政才引發的,因為,SARS的首例在去年就發生了。然而,我見證了共和國50幾年官場從上而下流行著謊言政治、卻沒有一上臺就作獅子吼、要求所有人民的公僕從此必須實情實報,這就沒有給其後的流行作出及時的預
防。在這方面我是有責任的。

我知道,我罪不至於下臺,而且下臺也無助於解決萬民的當前危險。因此,我只能下大決心,戴罪立功,把有效防治SARS、並為構建一個像樣的中國而努力。

專家的歸專家

我知道,防治SARS的具體工作乃是醫療工作者的專業工作,作為國家的領導人,我的任務主要在於提供一切支援,讓他們

(一)能夠獲悉這個瘟疫的真相--只有這樣,醫療工作者才能有基礎作出客觀、科學的判斷,並從而提出有效可行的防治辦法;

(二)能夠組織人員有效策劃工作的推進;

(三)能夠廣泛引進並有效傳授有關的先進醫療方法與設備;

(四)能夠有充分的資金進行必要的隔離防治工作。

在所有這些方面,我絕對不可以外行領導內行、瞎指揮。

為了防治SARS並推進中國,我要做好三項工作

為了讓專家們得以做好上面四項工作,作為國家主席的我,有需要做好下面三項工作:

(一)讓SARS真相得以體現出來

中國的《傳染病防治法》本來就規定「各級政府有關主管人員和從事傳染病的醫療保健、衛生防疫、監督管理的人員,不得隱瞞、謊報或者授意他人隱瞞、謊報疫情」。可見,有關人員沒有或不敢上報疫情,是上面不讓報,是上面把疫情當做國家機密,是依法報了自己會吃大虧,而不是法律的規定不完美。

儘管愛滋病並非傳染病,政府把公布河南疫情的萬延海說成是泄露國家機密,打壓自費奔波、努力防治愛滋病患的高耀潔醫師,造就了好幾個愛滋村。

可見,不管是從政府自訂的法律、還是從社會大眾的安全出發,從實申報並公開疫情,不但是人們的權利,也是醫療人員的義務。政府應該對這類行為給予鼓勵乃至獎勵。政府過去反而壓制人們行使權利、乃至阻擾醫療人員履行義務,完全是一種犯罪行為。

因此,為了樹立這個被歪曲了50幾年的理念,我會立即下令各級政府保障新聞自由,並且鼓勵群眾監督,同時,廣泛地支援一切願意提供群眾監督的網站。

在此同時,我要把以往壓制不讓愛滋病疫情公開與這次阻擾公開疫情作為個案,認真進行調查,瞭解是誰在違法阻擾,把責任者依法辦理,讓人民具體地看到阻擾資訊自由者的可恥下場。

(二)提供足夠的基金

萬事沒錢難辦,因此我會抓緊籌款工作,而且向應該下手的對象拿錢。

這一點我願意向臺灣的蔣經國學習。當年,一向把臺灣當做旅舍的蔣經國,剛剛下定決心留在臺灣,於是認真地開始想要建設臺灣,就推出了構建「十大建設」的計畫。錢哪來呢?

當時臺灣的有錢人,大多隻有投靠蔣介石政府才能順利賺錢。那些「先富起來」的人當中,大多擁有好幾本帳簿,是經不起查稅的。因此,蔣經國就大開「早餐會」,個別或小集體地邀請他們吃早餐,「請」(?)他們為了臺灣的建設樂捐。同時放出不「樂」捐就查稅的風聲。被請者心裏有數,哪個敢不依蔣經國私底下向他們暗示的金額忍痛「樂」捐!

在權錢交易的中國,政府絕對可以相當準確地掌握生意人起家所做過的不法勾當,由於這些勾當是通過官僚才能進行的,官僚本身也不乾淨。因此,我一定命令各省市的政府官員,把他們所熟識的大生意人(當然包括富士比名單上面的)列出一個名單,然後組織一個中央募款團(從中央可靠的要員任命之),到各地募款一個月。

這樣一來,防治SARS的基金絕對可以募齊,甚至超過。而超過的部分,可以用來作為防治愛滋病的基金。

事實上,用這樣的方式募款,還可以給中國的進一步民主化鋪路。在別的資本主義的國家,人們發財除了靠運氣之外,還得費心經營。然而在中國,發財可以來自審批或被審批,可以來自官商勾結,可以僅僅因為他是誰(比如,江澤民啦,李鵬啦,……)的兒子。一般大眾看在眼裡,氣在心頭。在民主化的過程中,這股怨氣可能變成動亂的潛力。如果這群通過並不體面的方法、方式「先富起來」的人,利用這個機會,不管是自願還是被迫,捐出一些(比如說,一半吧)財產,那麼,他們就可以被社會重新接納、被尊重,從而得以安安心心地繼續賺錢、享受。

我這麼做,既為億萬人民的安危籌款,又為這些「先富起來」的人解決心中潛藏的不安,還拿走中國民主化路上不知藏在何處的定時炸彈。或許,在中國人民有權選舉時,他們還會自願地把選票投給我,讓我成為5千年來第一個被全體人民授權當上國家領導人(總統吧)的大寫的「人」呢!

(三)讓中國各級政府活躍起來

我完全知道中國是一個官僚主義的國家。在我有機會到美國之類的先進國家走走之後,我的感覺更加深刻,也越感心疼。我什麼時候才能把這個局面全盤給予改善呢?

SARS的到來,儘管帶給我個人以領導的危機,它還帶給我以絕好的機會來歷練我的領導能力、樹立我的領導形象。

為什麼?因為,這次SARS給中國(乃至世界)全民的生命帶來威脅,為瞭解救全民擺脫這個危機,很多平常辦不到的事情,現在反而成為順理成章的事了。

要辦好事情,必須擺脫官僚主義。我就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依照共和國自開始就宣揚、也在歷次憲法給予明述的主張,把老百姓真正上升為國家的主人,讓主人真正得以管束公僕。那麼,官僚主義得以克服,一個生猛(廣東活;臺灣話叫做「活跳跳」)的政府就不得不逐漸成形,首先在防治SARS時一顯身手,然後在中國人民更上一層樓時再顯威風了!

我需要你的支持

為了做好以上三樣工作,我非常需要人民的支持,因為,你們的支持無疑乃是我辦好這些大事的前提。中國人民啊,為了你們自己的安危、為了中國的發展,你們願意在這個重要的時刻給我伸出援手嗎?

(2003.4.25)

--轉自《民主論壇》(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