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家庭口述:70老漢--在垃圾裡撿肉和孫兒分


田侯油口述實錄

  大兒子死了,兒媳婦改嫁了

  我是山西呂梁人,興縣的,那裡是個窮山溝了。年輕的時候在縣裡當車工,後來轉到農機修造廠,因為企業效益不好,51歲的時候提前退休了。我有 5個孩子,三個女的兩個男 的。退休後,當時是94年5月,大兒子(26週歲)頂替我的工作;我自己出來到北京石景山這邊打工。

  六月初八的時候,家裡突然打電話通知我,大兒子摔到溝裡去了,就急急忙忙買了火車票趕回去,初十到家的時候,他已經就不行了。當時他最大的兒子田虎提才7週歲,最小的田二虎一週歲,還有兩個女孩也很小,我就想啊,這些孩子以後怎麼辦喲?虎提很懂事,那時就跟我說:「爺爺,我媽可能要偷著走,她已經找到對象了,還拿了人家16000塊錢。」農曆二月十一,對方就開來一臺拖拉機,她媽上車就走了,我也沒有管。以後我就下決心幹,家裡有20畝地,大女婿給買了一頭牛。干了5年,我跟她奶奶身體都有病,實在沒法再種了,於是我就想,乾脆這麼餓死,不如到北京來看看。

  在垃圾裡撿了一塊雞肉,爺孫中毒住院

  剛來北京的時候住在沙灘、景山東街那塊,碰到一個撿破爛的說高廟那邊有學校,可以收沒有北京戶口的孩子,我們就搬到高廟;過了一段,覺得那個學校附近來往的車特別多,孩子不安全,而且老師上課也不認真,正好那時碰到了萬校長,他聽了我們的情況,就說「你們過來吧」,所以2000年8月的時候我們就搬到辛莊了。

  到辛莊後,萬校長又同意把學校的破爛都讓給我們兩個撿,每天早點去,下午4點到那裡,撿些廢紙、剩飯剩菜;禮拜天的時候,去早菜市場撿些人家不要的菜梆子、菜梗,那裡早上8點就關門了,為了撿多一點,我們兩個就和幾個孩子晚上一兩點過去,平時就到附近的垃圾場撿些釘子、玻璃賣點錢,撿到的菜回來洗洗,不太爛的就煮了吃了。有時候什麼都撿不著,我家這個老太婆就一個人在外面哭,天黑她認不得路,關節炎一犯又走不動了,回不來,幾個孩子就分頭去找,最後還是最小的二虎回來喊我們,說:「奶奶坐在那邊哭」。還有一次,我們撿了一些雞肉回來,吃了以後我當時就動不了,二虎也說不出話,他們把我們送到附近的醫院,才知道是食物中毒,在裡面呆了6個小時,花了698塊,小兒子過來湊了幾百,剩下就跟鄰居借,五塊、十塊地借,出來後,我們沒錢還人家,大家都說不要我們還,我說那不行啊,我們沒錢一下子還完,有一塊、兩塊的也要先還著,大家也不容易啊。

  我心臟不好,一個月休克一次,以前出去撿垃圾,現在不行了。萬校長對我們很好,把4個孩子的學費全免了,還有孩子的班主任也很關心他們。二虎身體不好,每天中午回家吃飯要走好長一段路,吃不消,萬校長就讓他在學校留著,有剩飯剩菜的就吃點。你看那邊挂的校服是學校送的,孩子的鞋子、衣服也是老師看哪家有不要的,就給我們拿過來,所以孩子的鞋子常常不是大了就是小了,沒辦法,有就挺好的了。家裡的床、被單、爐子都是撿的,沒有一個是自己買的。有一陣,我病得厲害,幾天沒有去學校撿破爛,校長看到我,就說:「你怎麼了,臉色這麼差,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哪裡敢說啊--哎,人家校長免了孩子的學費就不容易了,哪能給人家添麻煩?

  冬天最怕孫子煤氣中毒

  那會我大兒子死了,他單位一分錢沒給,就幫著把人拉去埋了,以後就不管了。在老家種地的6年裡,我們只得過30塊錢的扶貧款,還有一年春節的時候扶貧工作隊下來,看到我們家困難,給了100塊錢,等於是6年裡面一共得了130塊錢。

  最困難的是臘月,天冷,也沒有什麼垃圾撿,我和老伴就晚上12點出去。因為家裡燒煤,怕孩子煤氣中毒,就早上4點的時候回來看看,每個都拍一拍,看是不是都還清醒,然後讓他們繼續睡,一會再起來吃早飯。完了,我又接著出去,5點多的時候回來,下點挂面,喊孩子們起床,吃了就上學去了。有時候這些孩子也跟著晚上出去撿破爛,他們奶奶眼睛不好。有一次,一個外地人騎著摩托經過,看到我這個大孫女田莉,就說「閨女,這麼大了,還出來幹這個啊,我給你 10塊錢,回家去吧!」哎,我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不撿破爛保不了生活啊。

  我小兒子在北京給個體戶開車,每個月七八百塊錢,生了1個男孩,生活也挺緊張的,每週過來一次,帶點東西給他媽吃。3個閨女都生了4個孩子,在老家種地保住自己就不錯了……我們那邊計畫生育執行得不好,罰款沒用,全都落到個人手裡了,罰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單據,五十、一百的隨便拿。我們那邊還有生了11個的,前面10個都是女孩,第11個是男孩。所以日子越過越困難。他們啊,文化水平低,像我那個大兒媳,生了兩個還要再生,我跟她說不要了,養不活啊,她就使眼色給我看,問我「萬一孩子出了事情怎麼辦,誰來給我養老,你能保證不出事嗎?」我說這個我不能保證,所以他們又生了田琴和二虎。還是你們大學生通理,就培養一個孩子,供他讀大學,我們生這麼多有什麼用啊,你看人一走,就留了這4個孩子來,孩子能知道什麼呢?就像生一群小豬一樣,男孩就是吃,女孩就是穿件漂亮衣服。要怪只能怪大人。所以我現在是盡量讓孩子們讀上書,如果能讀到高中,以後他們出來也好找個工作,生活也會好點。

  我對孫兒們有三個願望

  出來當然是比在家好多了。你看啊,出來有兩點比較好,一呢,居住自由,這都是國家的開放政策好,哪住不下了就可以搬到別的地方去,不像在家裡的時候守著那幾十畝地,哪裡都去不了;二呢,在這邊有別人的幫助,鄰居看到我們家這麼困難,也幫幫我們,有多的飯給孩子吃點,你看我們這個燒煤的爐子也是隔壁那個東北人給的。雖然有時候上門收水電費的也很凶,一看我們交不出錢,就要讓我們滾蛋,但是這畢竟是個別的,好人還是比較多呀!

  我覺得啊,貧富差距是兩種人的兩種問題。一種是腐敗的,也是個別的,我覺得國家用法律嚴格制裁他們是非常對的;一種是真正致富的,是80年代國家執行開放政策後,他們思想也解放了,靠自己的努力富起來的,就像我們邊上那個養豬的,養了20多年,是靠雙手掙錢的。像我們自己,只要求能吃上飯、睡上覺,今天能把今天的生活過好,也就知足了,我們也不想著攢什麼錢。其實有時候真是覺得低人一等,在老家就感覺抬不起頭,到了這邊,看到老鄉啊……哎,也是覺得矮一個頭,孩子們這麼小沒有父母,生活這麼苦,吃的穿的都沒有,就靠我們兩個老的撿破爛,撿破爛的裡面我們也是最差的呀。我就跟孩子們說,撿破爛、要飯都不要緊,不就是臉面上過不去嗎?我們起碼沒有去偷去搶,這就可以了。

  哎,我的打算就是先把孩子供著讀完書了。萬校長對我們這麼好,學費全免了,還讓我們到學校撿破爛,所以他們要是搬到哪我們也跟著搬到哪,反正孩子的學習不能落了。今年暑假後虎提和田莉就小學畢業,他們兩個都還想繼續讀下去,但是初中的學費又增加了,可能不能再供了,萬校長那邊也不可能讓人家老免學費啊。虎提就跟我說,「爺爺,要不我們去找個國家部門說說吧,看能不能讓我們繼續上學?」我就說,「虎提啊,你說的爺爺也知道,但是我們是外地人,誰會來關心我們的事情呢?」所以,我就打算,實在不行,就不讓虎提和田莉再讀了,回家來撿破爛或者幹點什麼,讓那兩個小的繼續讀吧……我對他們也沒有什麼要求,讀過書,起碼能認個門牌號,不要像他們奶奶出去連廁所都認不出來,我自己也只是初小三年級的文化水平,我對他們希望的目標就是三個,一是長大成人;二是成才;三是報答社會、報答黨、報答校長,報答他們父親生他們下來。等我們兩個老了死了,他們能燒個紙啊也就行了。

   本文節選自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看看他們-北京100個外來貧困農民家庭》,由景象.支點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特別授權新浪文化內容刊登。

新浪文化 _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