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貽春(遼寧): 中國大陸應該實現四大自由


六十多年前,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大西洋的一艘巡洋艦上發表了著名的《大西洋憲章》,宣布粉碎法西斯軸心國之後的英、美兩國所應遵循的共同原則。這,就是被學界歸納總結的四大自由:表達意見的自由、宗教信仰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四大自由,是在英、美等反法西斯盟國即將戰勝法西斯主義的關鍵時刻提出來的高度概括的人類文明豐碩成果。

中國大陸應該實現如上所述的具有普世價值的四大自由。須知,中國大陸至今仍然極其匱乏甚或沒有這四大自由,因為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以驢唇不對馬嘴的三個代表做指導,大搞政權奴隸制、肆意妄為地強姦民意、嚴控輿論、勃興文字獄、腐敗盛行、道德敗壞、正義不彰,等等。凡此種種醜惡邪惡罪惡的極權專制主義所作所為,與六十多年前民主制度領袖們提出的四大自由,無論從本質,從形式,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講,都是多麼地背道而馳、又是多麼地天壤之別啊?!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不能不扼腕興嘆,都不能不哀嘆連綿,都不能不痛心疾首,難過之至也!何故於此?乃是因為:

一、中國人民沒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只允許贊同而不允許反對,那不叫自由。自由的意見,本質上就是可以反對的意見。極權專制主義者、極權專制主義政體以及極權專制主義國家,決不允許反對意見的存在,只允許獻媚邀寵、歌功頌德的表達存在。

希特勒是這樣,斯大林是這樣,薩達姆是這樣,中共黨魁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也同樣如此。他們一丘之貉的表現就是:只許歡呼,不許抗議;只許贊同,不許反對;只許跟隨,不許違背。要是反對他們怎麼辦?要是不跟隨他們怎麼辦?極權專制主義者、極權專制主義黨以及極權專制主義國家早已為這些獨立思想者準備好了十分充足的滅殺理由。這些理由不一而足、似是而非、強詞奪理、橫行霸道,胡擾蠻纏的罪名五花八門、千奇百怪、荒謬絕倫:反黨、反社會主義、反人民、反偉大領袖、反元首、反德意志第三帝國、反蘇、反華、反革命、人民公敵、牛鬼蛇神、顛覆國家政權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等。用這些罪名的任何一種或幾種,他們就磨刀霍霍地對稟持良心說真話的正義之士予以全面徹底地歧視、戕害、鎮壓乃至於殺戳。不把腦袋給砍下來,也要關進監獄幾十年;不把喉嚨給割破,也要強制勞動終其生;不給搞得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也要在刺刀的監督下讓其生不如死地苟延殘喘,簡直活得是揪心待命!

五十多年來,中國大陸在偉光正英明而流氓的領導下已然成為一片噤若寒蟬的淒慘之大陸,已然成為萬馬齊喑究可哀的悲愴之大陸。在各級黨組織、公開的和秘密的警察共同監管之下,誰還敢有、誰還能有自己獨立自主的見解?誰還可以表達與中共及其黨魁不相一致的意見?誰還敢於大張旗鼓地監督並制約暴力橫行的中共統治者?請問,中國人民何時有過表達意見的自由?

毛澤東及其領導的中共在五七年提出了一個名曰」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要求知識份子向黨建言獻策。可是沒過多久,中共卻自食其言,竟搞起了轟轟烈烈的反右運動,真乃風聲鶴唳,萬木蕭條、驚心肉跳!上百萬知識份子流離失所、悲痛欲絕,人不人、鬼不鬼地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最悲慘的紅色奴隸,甚至連印度最低賤的種姓都不如。難道說,如此血淚滔滔的悲劇竟是中國人民表達意見的應有待遇?難道說,中國人民竟永生永世地不允許提出發自於內心深處的反對聲音?

舉目神州,中國人民現在仍然不能擺脫共產文字獄的緊密困擾。這是何其可悲的野蠻的社會主義現實啊?君不見,多少言論表達者被緊緊地禁錮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龐大牢獄之中,多少作家、詩人、記者竟成為共產王朝栽贓陷害的思想犯、良心犯、政治犯?

二、宗教信仰的自由是沒有的,至少是極其匱乏的。

宗教信仰的不自由,不但在以漢人為主的地區有所表現,而且在少數民族地區,如西藏、內蒙古等地,表現得尤其惡劣。例如在西藏,藏人不能信仰自己傳統的藏傳佛教;誰要是信仰達賴,誰就要為其信仰付出慘痛的代價。任何人所信奉的宗教,必須是中共官方認同的宗教。獨立的信仰,是不被允許的,更遭到全面的取締與封殺。例如,地下教會一直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地下教會的領袖們受到恐嚇、拘捕、關押。更不可理喻的是,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竟遭到中共動用國家機器的強力絞殺,幾十萬法輪功信仰者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成千上萬的無辜人群被施以無產階級專政的酷刑,大約有八百多名法輪功信仰者由於中共的無恥鎮壓而死於非命。請問,在中共以馬列洋教逼迫中國人民為唯一信仰的情況下,還能有什麼其它的信仰可言?還能有什麼其它的宗教可言?

三、免於匱乏的自由,在中國大陸是匱乏的。

從人均收入來講,中國人在世界上排名最低,起碼是最低之一。據有關資料統計,中國人均收入水平在世界不到二百個國家裡大約佔到一百二十多位。這說明,有一百二十多個國家的人均收入水平都高於中國人的人均收入水平。以此觀之,偉光正領導的中國大陸,乃是世界上最貧窮、最落後的地區,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全球最大的原始部落。中國人的物資生活始終處於極其匱乏的狀態。非但物質如此,中國人的精神生活也始終處於極其匱乏的狀態。物資匱乏主要表現在,老百姓的錢非常不多,總是羅鍋上山--前(錢)緊。下崗工人那麼多,大約有三、四千萬,從來沒有上過崗的農民也有好幾億。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衣食住行的花費就很成問題。很多下崗工人,更不用說億萬農民了,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庭總是處在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社會主義幸福生活中。

按照波蘭經濟學家科爾內對社會主義經濟所做的描述,中國大陸則是無處不在的短缺經濟。什麼叫做短缺經濟?簡單地說就是匱乏,就是沒有,就是毛澤東講的一窮二白。五十多年前中共執政時是一窮二白,搞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一晃五十多年過去了,還仍然是一窮二白。這,就不能不讓人感到極大的困惑;這,充分證明中國共產黨有沒有領導能力,有沒有治理國家的水平,有沒有把整個社會引導到繁榮富裕程度的可能,更遑論子虛烏有的執政知識與政治智慧了。從中共建政之後半個多世紀的一貫表現來看,能力是沒有的,水平是低劣的,智慧是談不到的,整個就是一個貧窮、落後、愚味的根源之所在,是導致中國大陸物資匱乏、精神匱乏的禍國殃民的主導因素。中共的漫長統治,除了給中國人民造成史無前例的巨大災難之外,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帶來的;除了帶給我們精神、物資等方面的極度匱乏的罪惡結果之外,中共的豐功偉績純粹是自吹自擂的狗扯羊皮,是冠冕堂皇的美麗的肥皂泡!中國人民直到目前為止沒有免除匱乏的自由,還仍然存在著相當嚴重的物質匱乏問題、精神匱乏問題、道德匱乏問題、正義匱乏問題,等等。解決如此匱乏的問題,正確的途徑就是:賦予中國人民以更大的自由、以全面的自由、以徹底的自由:思想要自由,言論要自由,行動要自由。對於個人來說,自由的創造性活動是免於匱乏的最佳方式。中共一天到晚地用種種有形的和無形的枷鎖把人們的創造力都給捆得死死的,中國人民都不能夠放開手腳地從事一切有利於自身發展的事業,其最終結果能不是時時處處地匱乏嗎?免於匱乏,從制度方面來說就是:告別一切不符合現代文明發展需要的極權專制主義體系,包括馬恩列毛鄧江陳腐不堪的政治教條,包括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惡法,包括限定中國人民自我發展的種種嚴酷規定。只有建立民主制度,才能夠卓有成效地保證免於匱乏的自由能夠在合理合法的的範圍內得到最大程度的實現。民主制度將為中國大陸的公民個人和整個社會的繁榮昌盛保駕護航!

四、免於恐懼的自由,為中國人民長期匱乏,現在亦復如是。

就是說,中國人民幾千年以來,尤其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生活在封建主義和社會主義極權專制的恐懼之中。極權專制主義政體是造成恐懼的萬惡之源,無論封建主義王朝,還是社會主義王朝,其政權因為沒有經過人民的授權,沒有經過競選的投票箱,因而是非法的存在。換言之,王朝式的社會制度儘管打著人民政府的旗號,但卻與人民的本質相異化。政府不但不是人民的政府,而且以其殘民以逞且草菅人命的暴力加謊言加恐怖的無恥方式維持其罪惡昭彰的存在。專制政體無所不用其極地動用秘密警察,肆無忌憚地監控人民群眾的思想、言論與行動的風吹草動,一經發現有不合王朝意願的意見、建議等,或逮捕或關押或宰盡殺絕,總之要讓任何一個自由思想者和自由言論者都要全面地遭殃,乃至於死無葬身之地。

前蘇聯克格勃,專門查禁人們的思想,跟蹤、監聽、秘密偵察自由言論者的一切,到頭來浪費了巨額的民脂民膏且不說,而且激起了越來越多人的強烈義憤與英勇反抗。社會主義制度並沒有因為紅色暴力及其造成的恐怖而永世長存。蘇聯的垮臺充分證明:社會主義恐怖決不會使其流氓制度獲得任何喘息之機。中國大陸的極權專制主義者根本不明白這麼一個顯而易見的道理,至到現在還仍然動用具有中國特色的秘密警察制度--公安局政治保衛處,專門查禁中國人民的思想言論,重蹈克格勃覆轍,執迷不悟地跟蹤、監聽、關押中國大陸持不同政見者,浪費了巨額的民脂民膏且不說,而且也同樣激起了中國人民的強烈義憤與英勇抗議。中共一手導演、一手策劃的社會主義現代文字獄,企圖以紅色恐怖的方式封鎖中國人民自由民主的思想。這是中共打錯了算盤,錯誤地估計了中國民主運動的形勢;這是共產王朝及其皇帝試圖做以最後掙扎的一枕黃粱美夢而已。

中國人民不應該再像以往和現在這樣繼續地恐懼下去了!對於中共及其黨魁的邪惡勢力,是沒有什麼可以恐懼的。對邪惡勢力的恐懼是人類文明的奇恥大辱!要堅決徹底地破除共產恐懼!要頑強抵制並堅決反擊共產文字獄的猖狂進攻!有真話一定要說出來,有良知一定要表達出來,有憤怒一定要咆哮出來!這是自由戰勝專制、人權征服極權的絕對必要之途徑。對於中共的每一個惡行,都要積極地行動起來,大張旗鼓地抗議、抗議、再抗議!對於專制政體的每一種惡行,都要像醫生治病一樣地分析、會診,必要時通過手術的方式把毒瘤摘取出去。一定要告別專制主義的任何恐懼!中國人民堅決反對極權專制主義勢力肆意強加的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恐懼!我們是自由的中國人,為什麼要用恐懼的陰影伴隨著我們?

六十多年前,當英、美兩國偉大的政治家在大西洋的一艘巡洋艦上共同展望世界發展的美好未來時,他們痛切地感到,極權專制主義政體給人類文明造成了巨大的危害。為了杜絕法西斯主義災難的重演,他們制訂了兩國政策的若干共同原則。對於人類命運的深沉而久遠的思索終於匯聚成金光閃閃的萬丈燈塔:四大自由。

六十多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回顧這一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事件時,不能不痛切地感到,共產主義極權勢力給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各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造成了極其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共產主義腐朽思想陰雲籠罩的中國大陸,已然墮落成政權奴隸制下極其悲慘的紅色中世紀。勤勞善良的偉大的中國人民,竟被統治成十三億噤若寒蟬的渺小的共產奴隸。這是巨大的歷史悲劇,這是巨大的現實悲劇。當我們以人權的名義展望中國大陸的前進方向時,不能不想起四大自由賦予當代中國人的神聖的歷史使命--這就是:破除中共法西斯的極權架構,建立民主自由的理想國!

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

源自《議報》(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