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清揚:過去我為什麼仇視法輪功


有一天一位要好的朋友問我:你為什麼仇視法輪功?我說:沒有的事!我和法輪功無冤無仇,為什麼會仇視法輪功。但當時我心裏一激靈,我仇視法輪功嗎?我們單位沒有公開練習法輪功的,所以大家很少提到法輪功,我也從來沒有公開批評過法輪功,何來仇視?但朋友不客氣地指出:從你平時言談舉止、甚至表情都可以看出,你仇視法輪功。

我吃了一驚。想了想後向朋友坦白:不錯,我仇視法輪功,雖然我從來不表現出來。但我自己知道我心裏仇視法輪功,而且還不自覺地把他們和世界上最邪惡的組織聯繫在了一起!

朋友問:為什麼?我想想,這還不好回答嗎?我說:因為-----血淋淋的鏡頭,有病不治,邪教,自殺等等。朋友又問:我知道,你說的那些是中央電視臺的「為什麼」,我是問,你為什麼仇視法輪功?

我一時無法回答,朋友又問:你看過任何一本法輪功的書籍嗎?這次我又大吃一驚。我不但沒有看過任何一本法輪功的書籍,而且也只是聽說過其中有一本《轉法輪》,現在已經被禁止。我只看到過這本書的封面,從來沒有翻開過。

法輪功是什麼?我突然渾身冷颼颼。原來對這個自己不自覺仇恨了好幾年的法輪功,我其實一點也不清楚,但我卻仇視她。為什麼?這次是我自己問自己。

自從幾年前七月的一天之後,報紙新聞電視收音機幾乎天天揭露法輪功。我自認為是受過教育,也能夠認清真相和事實的人,從大學畢業後不久,我就知道了一個淺顯的道理:在大是大非的真理和性命攸關的真相上,千萬不要相信共產黨的報紙、電視和廣播。不相信甚至還不夠,有時你要反推理從而反其道而行之。例如如果共產黨電視說六四是動亂,你心裏就明白了,六四將成為中國歷史上偉大的運動之一載入史冊;如果共產黨說,現在中國形勢一派大好,那你最好早做打算,暗暗多儲存點糧食以防共產黨把國家貪污出賣光後出現世界末日;如果共產黨說中國正在奔小康,美國的窮人窮得一塌糊塗,那麼你最好一大早就去美國使館排隊等簽證,早早像共產黨高幹子弟一樣出國去;如果共產黨說自己是三個代表,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那麼你心裏必須明白:完了,只要共產黨在位一天,這三件東西就和中國人民無緣!

多少年來,中國人民不就是靠這樣的反推而生存下來的嗎?我自己也是這樣。可是在法輪功問題上,由於事不關己,也由於潛移默化,我竟然受到了強烈的影響。我不看電視,可是家裡電視每天都開著,那上面無時無刻不在「揭露」法輪功;我不信報紙,可是頭版多少次被批判法輪功的文章佔住-----這樣下來,再加上多年以前的七月,所有關於法輪功的書就無法公開買到,結果我知道的法輪功就是中央電視臺屏幕上人民日報報紙上的法輪功。所以幾年下來,我對法輪功就有了「絕對的無知」和「豐富的瞭解」兩個極端:說無知,是因為我這輩子看過佛經也讀過幾篇聖經甚至可蘭經,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字的法輪功教義;說豐富瞭解法輪功,那是因為我幾乎瞭解法輪功有關的所有「邪惡」,大多是兒童不宜的血淋淋畫面。

我身邊有很多法輪功煉功者,在鎮壓最厲害時,大家要求互相揭發和找出此法的邪惡。我想我親自聽到親戚朋友說的最「邪惡」的事情是這樣的:一個法輪功女弟子在煉功時,不管小孩,小孩在那裡哭!後來當地公安局領導和我吃飯,無意中搖頭嘆氣說:「法輪功真麻煩!」我連忙問,怎麼麻煩?這位局長說:這個地區如果出現煉功者,我們就要受到警告甚至丟官-----我問,那法輪功有什麼麻煩?局長遲疑了一下,說:法輪功弟子沒有什麼麻煩,相反他們都老老實實,不讓他們煉功,他們就躲在家裡。這些人比一般人還遵紀守法,很善良-----我才明白,法輪功「麻煩」是因為上面嫌他們麻煩,必要除之而後快。至於他們本身,連公安局局長都承認,比普通人更善良,犯罪率更低。這大概是我自己靠耳朵聽到的唯一兩件法輪功的故事。至於其他的所有關於法輪功的事情,我都是從共產黨黨報、中央電視台上看到聽到的,可悲的是,我忘記了一個事實:同樣是這個報紙和電視臺,掩蓋六四真相,對於建國後餓死的幾千萬中國人竭力掩蓋,對於文革中迫害之死的人絕口不提,卻把目前中國人民最痛恨的貪污腐敗的共產黨樹立為狗屁「三個代表」?!

寫到這裡,有人會說,原來風清揚是變個花樣宣傳法輪功。那就大錯特錯,說實話,到現在為止,我仍然沒有看過一本(應該說一行字的)法輪功書籍,朋友也沒有向我講過法輪功。今後也許會看,甚至會研究研究,但最近沒有時間,要討生活。我只想講清楚:我為什麼仇視法輪功!是誰教會我仇視這個我其實一點都不瞭解的法輪功。我這裡更坦白地說,由於我是在無神論國家培養長大的,所以今後即使我通讀了法輪功書籍、和大法弟子好好交流後,我可能會不喜歡甚至「仇視」法輪功;當然也可能喜歡、甚至自己成為大法弟子。我有這個權利,我可以做這兩種選擇,只要這些選擇是基於我親眼觀察,用心研究,只要這些選擇是出於我自己內心的信仰,而不是人家強加給我的。

可是我過去幾年卻一直仇視法輪功,雖然我並沒有做什麼事情傷害法輪功,但現在想起來,心裏非常之不安。如果我瞭解了法輪功,例如我讀過他們的書籍,那時我不喜歡法輪功,我一點都不覺得心裏不安。可是現在----我的仇恨是共產黨教育出來的,我仇恨法輪功也是在幫江澤民仇恨法輪功,說得貼切點,我成了幫凶!

我知道自己被中央電視臺和報紙「洗腦」了,我也知道我無法完全摒棄那些他們利用手中握有的媒體報紙電視硬塞給我的真正邪惡的「教義」。不過我總算髮現自己過去幾年一直仇視法輪功的原因。現在在這幾年密集的宣傳攻擊下,大陸大多普通群眾基本上都對法輪功有誤解甚至仇視,他們仇視的原因自然和我的大同小異。可笑的是很多真正仇恨法輪功的人卻以此為證據來印證自己仇恨法輪功是「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卻忘記了正是他們控制輿論,掩蓋真相或者阻絕人民自己接觸事實的做法造成這樣的「真相」。

再次重申,到今天為止,本人和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也從來沒有做過傷害法輪功弟子的事情;然而,當我發現自己這些年被人在腦袋中潛移默化地植於了仇恨法輪功的思想後,心中極度不安,並借這個機會表示歉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