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女生未完成作業被罰跑 幾天後器官衰竭身亡


廣州番禺某中學一初一學生因未完成作業被體罰,不久因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校方稱和體罰無必然聯繫

  引子

  7月16日中午,16歲的李曉華(化名)再次到村頭的小山上去看妹妹。在山頭一棵小松樹下,她停了下來。因為,妹妹的骨灰就埋在這棵小樹下面。她此行是受母親之托。因為,按照當地的風俗,母親是不能為夭亡的女兒上墳的,想念死去的小女時,她也只能讓大女兒代她去看一眼。而此時,距小女突然死亡已過了三個半月。

  死者名叫李煥影,家住番禺區市橋鎮南雙玉村,是市橋沙頭中學初一一班學生,到今年8月1日才滿13歲。今年3月31日,在珠江醫院搶救無效突然死亡,醫生診斷為「急性重症病毒性心肌炎」。而家屬堅持認為,孩子的死亡和幾天前遭到老師的劇烈體罰有關。

  體罰:跑五圈,再跑一圈,又跑兩圈

  3月24日7時15分,番禺沙頭中學的學生已經開始早讀。初一一班的數學老師鄧超明也早早地到教室內檢查作業,但情況讓他很失望,大部分學生沒有完成。「老師當時看上去就很不高興」,該班同學小月(化名)告訴記者。

  8時50分,是該校做廣播體操的時間。做完體操後,鄧老師要求初一一班的學生留下。小月說,全班48人,只有三名完成作業的同學可以回到教室。隨後,鄧老師讓他們分成男女兩排,圍著周長200米的小操場跑步。「女生跑了七八圈,男生跑了十多圈,總共跑了大概10多分鐘」,該班另外一名同學小玲(化名)告訴記者,很多女生體力不支,最後兩圈是走下來的。跑步時她沒有注意到李煥影,但是聽其他同學說她跑步時喊「肚子疼」,一跑完步她就回教室了。由於當時大家都很累,也沒有注意李煥影到底有什麼異常表現。

  對於當天初一一班學生受體罰一事,雖然當事的鄧老師拒絕了記者的採訪,但是校方和番禺教育部門都沒有表示異議。在番禺區教育局出示的一份市橋城區教育辦4月7日作出的《關於沙頭中學李煥影同學死亡的報告》中稱:「在2004年3月24日上午,該級的數學科鄧老師因部分學生欠交作業,課間操時安排學生慢跑5圈,放鬆運動1圈,後來再慢跑2圈」。

  事隔一天後,李煥影就被從課堂上送進了醫院。但是,對於體罰和發病之間究竟是否有直接的因果關係,雙方卻各執一詞。沙頭中學的崔校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李煥影發病是在接受體罰之後兩天,而且,這兩天中該生一直在堅持上課。因此,他們認為很難斷定李煥影發病死亡是由於接受體罰所致。但是,家屬一方卻聲稱,校方只看到了李煥影堅持上課的表面現象。

發病:病情加重,又加重,最後死亡

  李煥影的大姐李曉華(化名)告訴記者,3月24日晚上,小妹放學回來時精神狀態就已經很差,並且沒有吃晚飯,只喝了三大杯水。其二姐李小文(化名)也稱,兩人同居一室,晚上9點多睡覺時,小妹曾告訴她:「我感覺心跳得好快,好疼!」由於李煥影的父母都在廠裡打工,晚上回來很晚,對於當天和晚上發生的事情,李氏夫婦稱並不知情。

  3月25日一早,李氏夫妻一早就出門上工了,照例是由大女兒準備早餐。李曉華說,她在5點半時就喊小妹起床,但小妹一直拖到6點鐘才起來--她平時很少這樣。起來之後,小妹一副很憔悴的樣子。沒吃早飯,就去上學了。「我當時以為是趕功課累的」,大姐說。25日晚,李煥影放學後又是沒有吃飯就睡覺了。由於其父母做工回來很晚,並沒有注意到女兒的異樣。

  李煥影的同學小月告訴記者,26日早上上學時,她看到李煥影精神很不好,而且比平時多加了一件外套,並一直稱自己很冷。她和另外幾個女同學就把椅子並在一起,讓李煥影躺下休息。在上第一節課時,李煥影一直沒有好轉。班主任李老師就讓她趴在桌上睡。不過,沒過多久,李煥影看上去好像更加難受,班主任就讓兩個同學扶著她去老師辦公室休息。

  比李煥影長一歲的二姐李小文在沙頭中學讀初二。26日上午,正在上課的她被老師告知小妹身體不舒服,讓其通知家人過來。李小文隨即撥打了父親的手機。

  正在做工的父親李釗馬上趕到學校,見到女兒「很難受的樣子,說自己胸悶、心跳厲害,還頭暈」。就立即把她送到附近的汀根村醫療站。7月15日,該村醫療站的醫生黎女士在接受採訪時稱,「當時她(李煥影)想吐,頭痛頭暈,有點咳嗽。我就按呼吸道感冒開了點藥。」

  李釗說,他把女兒帶回家並讓她吃了藥後,就讓她在家睡覺。自己就繼續做工去了。小月、小玲等同班同學也證實,李煥影26日早上離開後,就再也沒來上過課。26日晚上,李煥影症狀沒有絲毫緩解。27日,李釗帶女兒去了市橋康復醫院。該院醫生詳細詢問了李煥影這幾天的學習生活情況。直到此時,李煥影才說出24日被體罰的事情。照過心電圖後,康復醫院認為病情危急,立即用救護車將其轉送至番禺區人民醫院。

  在番禺區人民醫院兒科3月27日填寫的住院病歷上,稱患者主訴「胸悶、心悸3天,加重伴面色蒼白一天」。現病史為「患兒3天前勞累及受涼後出現胸悶、心悸,未在意,無就診。昨天起覺頭暈,為天旋地轉、全身乏力、面色蒼白,胸悶心悸加重,伴噁心」。既往史一欄稱:既往體健;過去患病史、傳染病接觸史、外傷及手術史、藥物及其它過敏史欄,均為「無」。出生史為「足月」,發育情況與正常兒童「相同」。初步診斷為急性病毒性心肌炎等四種病症。並稱「患兒病情重,隨時有生命危險」。

在番禺區人民醫院住院三天後,李煥影病情繼續加重。3月30日,家人徵求院方同意後轉院至第一軍醫大學珠江醫院。在該院3月31日開據的病歷記錄上稱「患者緣於2004年3月24日於較劇烈運動後突感胸悶、心悸,抗病毒治療後無好轉……3月31日下午心跳、呼吸停止」。診斷為:急性重症病毒性心肌炎,心源性休克,多器官功能衰竭。

  後事:一拖再拖,死因爭議了三個月

  當晚,李煥影的屍體被拉回家,在村口停了一天,等待親戚看屍。其班主任亦曾前往。4月1日下午,屍體被火化,骨灰安葬在村頭的山頂上。

  幾天後,家屬的悲痛稍稍平復後,認為孩子的死應該和3月24日的體罰有關。李煥影的父母說,女兒的身體一向很好,住院期間醫生也反覆核查了小煥影的出生和發育史,甚至仔細追問了家族健康史,一直調查到了煥影的曾祖輩。沒有得到先天或遺傳的證據。小月、小玲等同班同學也向記者證實,平時沒有發現李煥影身體健康方面有什麼問題。

  李煥影的姨丈陳先生說,孩子是在接受體罰之後,病情一步一步加重的,學校關於孩子是在體罰後兩天才發病的說法站不住腳。李煥影的舅舅梁先生說,學校多次表示不希望事態擴大,最好雙方能夠坐下來協商解決。而家屬認為由於還有兩個孩子在沙頭中學讀書,也不願意把事情搞得太僵。但是,一拖再拖,三個多月過去了,校方最近態度突然轉變,稱孩子死亡是由於自身疾病所致。

  沙頭中學的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觀點也非常鮮明。該校崔校長說,對於李煥影的死亡究竟校方是否應該負責任,以及負多大的責任,應該由法律說了算。

  7月15日,番禺區教育局辦公室的杜姓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對於李煥影死亡一事,教育局已經做了很多調查工作。但是,到目前為止,還不能斷定校方是否應該對李煥影死亡一事負責,因為「家長沒給死者做死亡證明,病歷記錄也不能說明死亡和跑步有關」。所以,該問題只能由公安機關或醫療部門鑑定後,通過法律途徑予以解決。

  事情一拖三個多月,至今還沒有進入司法程序,結果到底如何,我們不得而知。那麼,急性病毒性心肌炎到底是一種什麼疾病呢?昨天,省人民醫院新生兒科的農紹漢副主任醫師接受採訪時稱,該病是由病毒感染引發的急性心肌的炎症損傷,在兒童中並不少見,「治療起來比較麻煩」,嚴重的會猝死。臨床上有不少因小孩多動加劇症狀的病歷。因此,劇烈運動有可能是該病的發病誘因。

  對於老師體罰學生一事,番禺區教育局一位負責人明確表示,這種教育方式是不對的。記者曾多方努力試圖找到當事的鄧老師,但對方都迴避了。初一一班的幾名學生告訴記者,其實鄧老師人不錯,體罰他們的情況只有這一次。目前,家長表示要通過法律途徑尋求公正,校方也一直稱在等待法律裁決。然而,不管結果怎樣,毫無疑問的一點是,鄧老師目前正處在「體罰事件」漩渦的中央。假若能夠證明死亡與體罰之間有必然聯繫,校方當然要承擔相應責任。假若法律判定二者之間沒有關聯,「體罰事件」也至少使得這一簡單事件更加複雜化了。這對學校、家長和老師本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這一事件似乎還是應該再次引發教育者對教育方式的反思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