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漁工:有沒有贖金 都幹掉人質


(自由時報記者黃良傑□衛星電話專訪) 被擄人勒贖的「億發號」船長顏福進和三名台籍幹部,幸得菲律賓、印尼船員及時營救順利脫困,但大車手掌、二車手臂嚴重刀傷,主嫌中國漁工楊志平疑因失足跌倒,刺中自己腹部傷重待醫。

  顏福進昨天除安撫歷劫船員,以十二點八節即每小時廿公里速度,頂浪朝高雄港全速回航,本報記者以衛星電話訪問船長,以下是訪問內容。

  記者:船長,請談談「億發號」遭擄人勒贖發生經過?

  顏福進(船長 ):7月29日深夜十一時四十分,當時位置北緯廿八度十五分、東經一四一度零一分海域,大部分船員正在睡覺,中國漁工楊志平、趙同羽持刀挾持我和大車、大副、二車,將四人強押到船長室反綁控制,要我將船駛往中國避颱風,並脅迫四人一一打衛星電話回家,再搶過電話向我太太勒贖十萬美元,大車(兼輪機長 )五萬美元,大副、二車家人討價還價後,贖金降為二萬美元。

  記者:兩名歹徒如何強押四人?有無共犯,如何勒贖?

  船長:我和大車先被楊嫌二人持刀控制,睡在底下的大副、二車被另五名中國漁工叫醒,帶進船長室反綁進行勒贖,綁匪應該是七名中國漁工。

  楊嫌不讓我和太太講太多話,搶過電話要求我太太將錢匯進中國行庫一個指定帳戶,揚言7月30日下午三時前匯款,如不付贖金,第一個先將大車殺害。挂完電話,楊、趙兩嫌竟說無論有無拿到贖款,都要幹掉人質,還要把船弄沉。讓我聽得直打冷顫。

  記者:你們最後怎麼脫困?其他漁工在幹嘛?

  船長:我太太曾打電話到船上,但歹徒不准我接電話,還好,太太機伶寫了一張紙「錢已準備好,請快與我聯絡」傳真到船上,歹徒聞知贖金已備妥面露喜色,主動把我手上的繩子正綁,大車故意高喊繩子綁太緊腳痛,綁匪信以為真將繩子放鬆一點。

  此時,主嫌之一趙同羽走出船長室上廁所,我們四人見機不可失,眼神互瞄朝留守的主嫌楊志平身上衝撞,我見楊嫌亂揮舞手上長刀,直覺不對趕緊衝出船長室,向菲律賓和印尼漁工求救。

  記者:肉票有沒有受傷?綁匪怎麼被制伏?

  船長:還好,菲律賓漁工艾菲和福雷契(譯音 )有聽到我的求救,幸好與菲籍和印尼漁工建立深厚情感,願意挺身相救,才制伏這七名中國漁工,我非常感謝菲律賓、印尼漁工朋友。再趕回船長室時發現三人躺在血泊中,大車陳文興、二車陳賜鴻、歹徒楊志平都受重傷。

  記者:三人傷勢如何?

  船長:大車左手掌被砍深可見骨,二車左手臂手筋被砍傷血流不止;因一陣高浪頂船,主嫌楊志平跌倒刀子刺穿自己肚子,一度出現休克。

  記者:漁船何時歸來?

  船長:今中午會到達北緯廿三度廿三分、東經一百廿三度,與海巡署北機隊「寳星艦」會同,希望救難單位出動直升機先救傷者。

  我恨不得趕快回高雄港,但最快可能3日早上才會進到高雄港,好想念太太和孩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