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盤手 : 鄧小平先生冥壽一百週年雜談


老崩近一月時間都在倒時差時刻關注著第二十八屆雅典奧林匹克運動會,也是難得能暫時把政治放在一旁稍微小憩數天,可忽然一股股陰風伴隨著中國傳統的陰曆鬼月紛至沓來。

因為召開雅典奧運會的期間也正是自封為中國人民兒子--鄧小平冥壽一百週年,儘管鄧小平先生屍體早已蕩然無存,中共駕輕就熟傳統的殭屍崇拜也難以尋找到類似毛澤東的一個木乃伊繼續行朝拜大禮,不過聰明能幹的中共中央各大頭頭腦腦就像農村趕集似的公費坐飛機坐火車坐輪船坐汽車趕赴鄧小平的家鄉,然後按照黑社會座次表似的規律依次列隊站好參加鄧小平先生百年冥壽的燒包活動(燒包:中國歷有的在死者週年或鬼節燒紙制金銀樓車的活動)。其御用的傳媒依舊鋪天蓋地的宣傳報導充斥著中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就連老崩所居樓的樓梯口黑板上也被居委會二十元僱人畫上了鄧小平的音容笑貌;為了平息香港市民對於中共對港政策的諸多不滿,中共也厚著臉皮把鄧小平的法事做到了香港市民的家門口;讓全體中國人為自己的兒子(鄧小平自稱中國人民的兒子)默哀悼念十數天,彷彿要讓國人作為鄧小平口中尊稱的父母也要向死者行三拜九叩大禮方才罷休;全國各地也迅速掀起了一陣頗似當年興建毛澤東像活動的風潮,四川、深圳、上海、北京等中國各大中小城市領導大方的建雕像、挂畫版、挑橫幅,貼標語以表示與中共主子們步調一致的共同為鄧小平招魂。

回到鄧小平死去的一九九七年正月,老崩記得好像是還未過元宵佳節,結果鄧一死導致整個中共的傳媒輿論全部倒向一邊,當年的新春元宵也是不了了之,這倒頗像中國封建王朝某一皇帝去世,上至官員下至普通民眾要禁菸火、禁歌舞聲色為之服喪數月,以表臣民對已故皇帝的哀思,隨之而來隆重的葬禮也是接踵而至,當然作為當時中國實際權力的掌握人--鄧小平也不會例外,在國內煽情輿論的引導下,全國相繼舉行的靈棚招魂法會,天安門廣場、人民大會堂、中南海等地自然也在中共的股掌中降了半旗。

其實中共死個什麼頭腦級的人物降半旗早就已經是個例行公事了,從周恩來朱德毛澤東到後來的李先念、陳雲等,為中共的老中青三輩人頻頻降半旗就像耍猴戲似的來回升升降降,這裡與其說是在降國旗倒不如說是在降黨旗,可惜終究中共知道一面變色腐爛的黨旗哪有中國國旗來得體面呢。

獨裁的中共總是把愛民如子、為人民服務、三哥帶婊之類的言語冠冕堂皇的掛在嘴邊與台面上,可上至中共始皇帝毛澤東任期裡發生的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大飢荒,中至乖兒子鄧小平先生任期裡的八七、六四兩次血腥鎮壓屠殺,下至江澤民先生任期裡發生的多如牛毛的礦難、政治迫害,這一樁樁一件件無一不是中華兒女巨大的死傷數字堆砌出來的,在這些中共人為一手造成的事件中,屬於國民大眾的國旗又何時為了他們(她們)下挪過半寸以表示哀悼呢,在中共眼中這些由於中共一手造成的數以億計死難的中國國民也不及其一個在超頂級不計成本傾全中國之力的公費醫療中苟延殘喘渾身插滿輸液管、呼吸管、鼻飼管、胃管、導尿管不得善終的官員價值來的大。

反觀歷來被中共不屑的「萬惡」資本主義國家的表現;除了在部分國家傑出人物逝世的少數情況下,美國大部分是在珍珠港、九一一、挑戰者、哥倫比亞太空梭失事等許多事件為受難者舉行了隆重的降半旗悼念的活動(其人數從五六人到數千人不等),而其他國家例如澳大利亞、英國為在印尼巴厘島受恐怖主義罹難的澳大利亞、英國國民舉行了降半旗儀式,法國、德國也分別在西班牙馬德里大爆炸後分別降半旗並舉行了一系列的紀念活動。

這些國家並沒有什麼領導愛民如子的高談闊論,更沒有整天調教控制輿論傳媒報導要民眾為此感恩戴德天天夜夜學習領會最高領袖的指示,這些國家比中共更懂得中國詩人北島詩歌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的涵義,當然這與這些國家的民眾擁有的決定性的權力是分不開的,國家主人的基本權力可以分辨他們所在國家的領導人的基本能力與思想道德,如果低於某一界限,那民眾手中的選票早就向該人亮起了紅燈。而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的社會裏,依舊保持著孔孟思想中早應揚棄的君仁愛民恭敬、國之盛衰皆在於君、重人治輕法治的氛圍;君不仁,民認命,君若仁,民則要在高呼萬歲的狀態下為其立宗廟樹牌坊,以便之後君主的子子孫孫也能夠生活在前任的餘蔭之下,即便其後代子孫有什麼不仁之處,這些樹立的「政績豐碑」也會讓樸實無華的民眾愛屋及烏。

這些本不應該存在的「貞潔牌坊」阻礙了中華兒女本應早早覺醒的主人意識,也正是這些似煙霧縹緲滿天飛舞的「思想、闡述、主義」成為中國大眾尋求民主法制的絆腳石。

中共在退縮到政治死角後只能用這些前人並不乾淨的靈堂牌位恐嚇尋求光明的民眾,也只能用這些雙手沾滿血腥暴力的先人名字作為符咒以震懾要求法制民主的國人。不過這些看似層層難以逾越的障礙都將在以法治國、還權於民的思想下逐一崩潰,畢竟這些所謂的障礙都是當前獨裁環境中中共製造出來的畸形產物,而其也根本無法在法制民主的環境中蔓延存在,當然法制民主社會中也根本不容許其存在。

閒話又說回來,毛澤東先生曾說過他是中國農民的兒子,三大戰役的勝利果實也是中國農民用小車一車一車推出來的,可後來這個農民的兒子一手造成的全國三年飢荒又讓多少農民食不果腹凍餓而死;鄧小平先生許多場合中一廂情願的自詡為中國人民的「兒子」,且這句所謂的「經典詞句」已經被中共媒體翻來倒去恬不知恥的炒作了無數次,可鄧小平先生在八七年、六四事件上可以為所欲為至國法(儘管該國法只是門面法)於不顧的情況下公然下令向生他養他的「父母們」開槍血洗天安門造成震驚世界的慘案卻在這些歌功頌德的「公僕們」臉上挨著個的扇了個大嘴巴子;如今藉著鄧小平先生冥壽一百週年的東風,是否此時又會有一位中共某級別的領導站出來接受例行採訪時眉飛色舞的說出「我是中國人民的孫子,我深深的愛著我的祖國」之類的祖訓來呢,呵呵,天曉得!不過相信親眼目睹了鄧小平這位人民的「乖兒子」如此忤逆虐待生養他父母民眾的行徑後,再沒有哪位中國國民能夠有此福氣、更沒有勇氣再去領養一位口是心非口蜜腹劍的「乖孫子」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