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評香港立法會選舉 ----訪公民議政主席唐柏橋

2004-09-15 14:33 作者: 作者: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立法會競選塵埃落定,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即將召開。在此之際,我們邀請公民議政執行主任唐柏橋,就這些中國熱點話題,略作評論。

記者:這個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已經塵埃落定,那麼第一個問題是請您談談香港立法會選舉的看法。

唐柏橋:現在香港人的選擇結果已經完全揭曉了,中國政府可能也會覺得他在這中間做了一些小動作,認為說有小小一些得逞,美國幾個議員做了評論,他們說的很好,就說中國政府利用這麼龐大的國家機器來干涉香港市民的民主選舉自由,這已經是開歷史的倒車,所以儘管他們奪了一點議席,但是實際上若你要從總體來看的話,假設香港現在來開放全民普選立法局議員的話,那麼香港的民主派顯然是要佔絕對的上風的,我們從這次那個三十席的普選的結果來看的話,儘管民主黨非常不滿意這個選舉結果,但是實際上他們還是拿到了十八席,而那個親中國政府的民建聯拿到八席,就是說連民主派的一半都不到,那麼從這個角度看的話,這個民意還是非常強的反應出來,這是第一個我覺得應該特別強調的,第二點就是說,我覺得李柱銘,還有楊森. 他們這一次能大幅度獲勝也說明一個問題,就說明連香港民主派自己對自己的實力估計都還不足,大家都知道李柱銘做為香港的民主之父,西方人把他看為民主之父,也就是香港民主派的代表人物,所以他這一次高票當選也說明一個跡象.

那麼第三點我要特別強調的是,綽號為「長毛」的反共勇士梁國雄,這個人我過去是非常瞭解的他是街頭鬥士,他是最尖銳反對中共的這麼一個象徵性人物,而且他先後有四次遭到逮捕、抹黑、造謠,而這一次竟然還是以高票當選,而且做為一個毫無背景經驗的人高票當選,實際上是一個象徵的意義,也說明香港廣大市民向中國表示一種強烈的不滿,也就是說,因為中國現在的一些 網民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向中共說」不」,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那麼這對中國來說也是敲響了一個警鐘,恐怕不僅只是香港的梁國雄當選這樣一個,而可能中國會有很多像梁國雄這樣的人紛紛湧現出來,這是要強調的.

第四點我想特別提到的是高投票率,高投票率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比方說在美國這樣一個非常超穩定的民主社會,一般投票率都很難超過50%,那麼有些人不瞭解這個投票率第一就說明人民對政治漠不關心,或是說政治素質低,但實際上不是的,投票率低在超穩定國家是因為他們對政府已經有基本的信任,這是對民主的一種充分信心,所以他這個投票率低,那在一般的發展中國家他的投票率會高,也就說因為剛發展成一個民主社會,市民對民主的訴求特別高,所以一般投票率會高,那麼現在從40%多到50%多,那麼也說明這個跡象,那當然同時我們也知道,香港政府做的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做了一些非常不光彩的表現,比方說投票箱不夠讓人排隊那麼長時間等等,那投票率愈高的話這說明香港的民主派愈有利,因為親中國政府的有一派人是被收買的一派人的話,他也一定是鐵定的會去投票,不管多忙因為中國政府也給他們錢那也給他們更多的好處,所以如果說當時一些很忙的中產階級他願意去投票的話,他一般來說是為了要盡這個社會責任,那如果你放置種種障礙的話他的投票意願就會降低,所以從這個角度講的話也是會造成一些影響,所以也造成民主派的失選,但是儘管這樣還是創香港歷年來最高的一次投票率,這也說明人民有很強的渴望民主的意識,那麼這也是給中國政府的一個信號,那麼最後我想提到一點就是,整個中國整個立法會的選舉,我覺得中國政府扮演了一個極為不光彩的一個角色,他們在中間做了一些的手腳,基本上按照現在現在民主國家的選舉法的話,他基本上都是違法的,所謂賄選、威脅、利誘等等,甚至於動用大陸的國家機器,動用香港人民在大陸的親朋好友極盡威脅收買等等,這個我是不能一一列舉,我覺得這個對中國政府來說實在是不明智的,如果從長遠講實在是得不償失的,那麼也讓更多廣大的中國人民更清楚的看到中國政府是一個阻撓歷史進步的、希望中國政府不要走向民主的這麼一個歷史倒退的一個勢力,中國政府一直在強調說中國政府現在不適合走向民主,因為中國人民素質不夠高,那麼實際上香港現在的素質環境不需要中國政府去管他就可以把民主做的很好,那麼現在中國政府反而是在阻撓香港民主進程,這一點我想現在他的偽面目已經被揭穿了,那這個也是無意中對民主派來說是短時間有一個實力,但若是長時間來講的話,他何償不是一件好事,這是我個人的看法,2008年的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的議員普選等這些方面都會對香港的泛民主派很有利,畢竟我也看出一個現象,現在香港因為前不久的時間封了一些名嘴,封了一些民主派,像「大班」這些人也都當選了,那現在香港的網路就非常發達啦!就說這一次很多泛民主派的人跟年輕的網民他們互相呼應、互相動員也是有很大的關係,而這個」網」在香港恐怕是很難封住的,現在中國政府要香港人改變他們的意願,這個實在是比登天還難,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記者:中共來講對中國執政已經五十多年的歷史了,可是在四中全會召開之前他們提出來要增強中共執政的能力,我覺得這個問題提的很突然,你對於這個提法有什麼解讀?

唐柏橋:說明他現在的統治地位在逐漸動搖,他的執政能力已經不如以前。我們可以對照一下歷史,清朝末年,很多都是在政權非常脆弱的時候,人民反抗的呼聲愈來愈強的時候,他們就會反覆強調他們的執政、強調統治地位。這個包括慈禧太后的新政、軍閥政府時期的袁世凱還有張勛復辟等等,都是體現這一點,就是他們要加強他們的統治。中國人有句話:「此地無銀三百兩」。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中國共產黨對於作為一個執政的集團,他向老百姓發出一個明確的訊號,就是我們要繼續鞏固加強我們專制的體制,獨裁政權的方式。所以他並不輕易還政於民,推行社會逐漸走向民主化、走向開放社會。從這個角度來講的話他也是逆潮流而動。一個有文明的古國卻還保守這麼一個落後、暴力的專任制度,對於中國的人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悲劇。我認為這次恐怕是他們最後一次還能夠說這種話的機會,以後他在強化統治下的清王朝那個沒落的時候,最後的時候,那我們可以談判,你每年要撥給我多少銀子,讓我在故宮還可以在故宮中稱王稱帝。到那個時候我想中共連這個機會都不會有。

記者:按照你的看法最後它只會走向絕路?

唐柏橋:中共在歷史上對人民犯下的罪行遠遠超過清王朝,這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1911年辛亥革命炮響以前,清王朝基本上是順著民意,他部分順著民意,或是他欺騙民意。比方說民意提出來要求君主立憲,他就答應君主立憲。但是我要多少年的時間,要逐步來。你要新聞自由、要求辦教育,我給你辦教育等等,基本上他是順著來。當然,孫中山他們認為這些做法不過是欺騙民眾。但是中國政府不一樣,他不是順著你,順著你來。他是逆歷史潮流而動。你說不能開槍,他偏偏要開槍,你說不能鎮壓他偏偏要鎮壓。在八九年鎮壓學生運動,九九年鎮壓法輪功等等。還有其他很多例子,像現在鎮壓上訪,數以萬計上訪人,飽受冤屈的普通老百姓到北京上訪,然後把他們通通抓起來。所以我覺得中共作為一個政府來說,是逆歷史潮流而動。我想只要他沒有了實權,老百姓下了決心要堅意反他的話,我想沒有任何一種勢力會出來作平衡。就像過去袁世凱的勢力,孫中山願意作平衡一樣,讓中共的權貴階層還能保有既得利益。我想這個可能性機會是不存在的。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現在不管是國內還是海外對於江澤民的上還是下的問題談了很多,我現在想要請你談一下江澤民如果要繼續待在軍委主席這個位置的話,他還有哪些政治資本?

唐柏橋:第一點他是鄧小平欽定的第三代,這個從中共的法理來講他有正統的地位。第二點八九年以後鄧小平到晚年非常後悔選他為接班人,他非常善於經營他自己的地盤,所以現在上海幫在政治局的席位很多等等,都是史無前例。這種公開明目張膽的拉幫結派這也是非常少見的。第三點他在軍隊裡面大量的收買,他提拔了大量的上將、中將、高級軍官,所以他在軍隊裡面有這樣的資本。主要的兩點,一點就是他是鄧小平正統的接班人,第二點就是他在軍隊裡面苦心經營,那當然他有一些實力。不過,在歷史上看,一旦有大風大浪來的時候,都是站不住腳的。第一點就是鄧小平欽定,這不能成為正統的,鄧小平當初也不是中國的領導人。第二個他在軍隊經營,現在不是靠軍隊可以維持統治的社會,一旦中國有像八九年風潮來的時候,基本上軍隊是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從八九年到現在十五年的時間,你看看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人民力量興起的時候軍隊能夠阻礙社會的進步。南斯拉夫、中歐、印度尼西亞,都是這樣。所以我認為將來中國也是這個情況。


(大紀元特約記者夏語冰採訪報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