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平礦難現場戒備森嚴 記者採訪無端受阻


今日的中原大地,艷陽一掃昨日的陰靄,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然而,在「十 二0」大平礦難的事發現場,悲慼、傷心仍是這裡的主調。礦區內緊張搜救一如既往,礦區外的戒備同樣是「壁壘森嚴」。家屬們仍然圍在距離礦區一公里遠的警戒線旁等待消息,卻是毫不知情,記者們同樣聚集在那裡等候著最新的事態進展,卻同樣信息匱乏。

礦工親人焦急等待不知情

在事故現場的家屬接待處,記者看到仍有很多人在焦急地等待著自己親人的消息。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告訴記者,她聽到別人的口信才知道兩個弟弟在這次礦難中遇難,傷心的母親已經哭得幾次昏厥過去。還沒說幾句話,幾位佩帶工作牌的工作人員立即過來支開記者,將這位婦女勸說到一輛中巴車上瞬間開走。

在鄭煤集團礦區總醫院住院部門口,一受傷礦工的家屬說:「除了當時就跟著來的家屬以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人在哪個病房。就連有的家屬想見上一面也很困難,根本找不到人。現在就連我們自己的親朋好友來看看病人,也管得很嚴。」

礦區、醫院戒備森嚴不得進入

在通往大平煤礦的路上,記者看到仍有很多警員在現場。距離煤礦大門口一百多米的路上,警員十步一崗。煤礦大門口,十餘名全副武裝的警衛人員戒備森嚴,除了佩帶有礦內工作牌的工作人員和部門車輛,其餘人根本無法進入大門。

在鄭煤集團礦區總醫院,大門口雖然已經沒有了前兩天醫護人員的森嚴戒備,但仍有許多在來回查看的人。在受傷礦工入住的外五病區,房門緊閉。在一位工作人員的密切「監督」下,記者始終沒有進入一間病房。樓下外四病房的一位男子向記者透露說:「這兩天大平礦裡出了點事,一些傷者都住在這裡,樓上住的是重傷者。當記者表明身份想進病房拍照時,工作人員立即阻攔,並表示「無可奉告!」

記者採訪「隔離軟禁」苦無奈

其實,早在事故發生的第二天,所有記者便被當地有關部門「集中」到了距離事故現場幾十公里的新密縣城的「東風電廠」等候消息,每天例行的新聞發布會,也是時早時晚,官員們除了強調所謂的報導紀律外,就是在「苦口婆心」的勸離,事故的進展、事實此時似乎已成了次要問題,他們唯一需要也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規勸記者盡快離開。

礦難現場,記者難以入內。為此,有的記者甚至採取了翻牆入內的舉動。如此境遇,每位記者剩下的也許只有「無奈」和「疑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