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兩岸精彩主戲就要上場


正在南太平洋島吉裡巴斯訪問的陳水扁5月3日表示,兩岸問題當前無疑的確是個契機,兩岸若是一齣戲,連宋之行就是一個序曲,也是一個序幕。陳水扁強調,兩岸重點的主戲還沒上檔,精彩的主戲還在後面,但他相信時間不會太久就可以看到精彩的主戲上演。

東森新聞報導,陳水扁3日下午在吉裡巴斯表示,他領導臺灣三個不變堅持,從來沒有改變過,包括對民主改革理想的堅持不變,對於臺灣優先不變,對於臺灣成為一個正常完整偉大進步而又美麗的國家堅持,也絕對不改變。

他也意在言外的說,兩岸問題有些操之在我,有些操之在人,但當前無疑的確是個契機,「兩岸重點的主戲還沒上檔」,至於何時看到主戲,但他相信時間不會太久。

對於兩岸問題,陳水扁說,要推動的是和解制度,也要以此取代對抗制度,不只臺灣朝野要和解,兩岸也要和解,就是不要對立,但絕對不能失去立場,很多現實不能夠因為要和解就投降。

陳水扁說,他頭殼沒有歹去,扁宋會十點結論,沒有違反他過去講過的兩岸政策談話,只是因為過去中國和臺灣的在野陣營,甚至是執政黨部分人士不相信,陳水扁強調自己是一個理想的務實主義者,也是務實的理想主義者,他從不打高空,也不需要騙自己和騙大家。

東森新聞援引陳水扁的話說,他記得去年大選時國民黨主席連戰說過,他如果當選,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去中國大陸訪問,當時我們還嘲笑他,結果後來他沒有當選,但誰想得到就在連戰即將卸任前,卻有了這趟大陸行,而就他原本知道連戰訪問大陸的時間沒有這麼快,原本是訂在6月,先是提早到5月,後來更提早到4月就成行。

陳水扁指出,本來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有機會可以搶頭香,他強調,如果沒有中國大陸制訂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如果沒有扁宋會、沒有326的反反分裂法大遊行,連、宋他們兩人會這麼急著去大陸嗎?他還語帶玄機的說,很多事情都充滿了變數,我們想兩岸接觸的對話和協商,很多事情的到來可能會提前。以下是陳水扁談話摘要:

陳水扁:今天是五月三日,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不是阿扁和大家來吉裡巴斯,而是五月三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在今天,美國對一百九十四個國家,有關各新聞評比,二零零五年,臺灣在一百四十國家裡面,比進步六名,排名四十四位,與歐美國家,並列為新聞自由國家,新聞不自由的國家當中,中國比前年退步四名,排名第一百七十七名,等於高度肯定阿扁在內任有關新聞自由的努力,而且,也非常清楚顯示出,臺灣是一個民主的國家,即使不滿意,還有進步的空間,但是,未來排名可以更前面,希望明年,後年,以及未來的幾年,臺灣的新聞自由表現的更好。

五月一日,離開國門,大家拼臺灣外交的同時,旅美的投手王建民,也在為臺灣打拚,相信大家已經注意到這則體育新聞了,我也特別在馬紹爾國宴時,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

王建民參加美國大聯盟的洋基隊,表現被教練高度肯定,稱譽為十年來表現最好的投手,我們感到高興,投手錶現好壞,光是靠一個人是不夠的,靠一個人,球隊不可能拿到好成績,因為,其它球員是否能夠通力合作,包括老闆、工作員工以及球迷,都有重要,我們可以從整個棒球的比賽,看到一些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就像在吉國演說,我把這個比喻為政府,執政和在野黨的關係,如果政府是投手,在野黨應該是外野手,作為投手的後盾,因此,拼外交,應該要全國一致。至於在內部,大家可以有不同的聲音,責罵,但是為了整體以及國家最大的利益,應該沒有朝野□,與黨派分別。

就如同這一次辜寬敏資政對扁政府在某些問題,有很多的批評,很多的不以為然,但是,此次前來,出國拼外交,只有國家的利益,所以,他不會在海外批評政府,責罵阿扁,我從資政的作為,看到一個長者的風範。阿扁感到非常敬佩、感激。

昨天(二日)大家看到我和諾特總統共乘獨木舟,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人生體驗,非常過癮,而且意猶未盡,諾特總統本身就是一個最好的船長,舵手,但是作為船長,如果要張帆時,沒有其它人幫忙,也是無法成功張帆的。

否則,是不可能平安出去,安全回來的,以這個例子,我就是諾特的幫手,因此,我完全聽命於諾特,坐在那裡,不能有個人意見,完全聽從舵手的命令,否則可能失去平衡。政府機器運作,大家可以比較,但是領導人做為國家舵手,船在他領導下,一定會爭取最大利益和人民福祉,這一點,阿扁感受非常深切,收穫也很大。

我在南太友邦國家,如果有人要問,有沒有要擔心的事情,當然有,要擔心的是,不是連、宋到大陸,因為一切都在掌握中,不必擔心,也不必過慮,我們要擔心的是,距離現在大約十天左右,五月十四日的任務型國代選舉、投票,因為很多人可能忘記了,忘記它的歷史意義。

阿扁希望大家能夠再次創造臺灣的歷史,寫下臺灣的歷史。在公元二零零一年時,不論朝野政黨,大家都簽字,同意推動國會改革,大家都認同,立委減半,但是,三年過去了,去年八月二十三日,朝野才取得一致,才通過憲法修正案,同意國會席次減半,而且要採取單一選舉兩票制,並廢除國代,這是非常重要的事。

阿扁再一次強調,國會改革、政府改造,永遠不變,去年八月二十三日,因為去年年底選舉的關係,朝野各政黨和黨派,可能為了選舉或基於選票考量,不敢背棄民意,於是大家同意了,但是,真的等到五月十四日,許多政黨都後悔了,這樣,無疑告訴大家,政見可以欺騙的,選舉前是一個樣子,選舉後又是另一個樣子,阿扁不希望看到這些黨得逞,否則將是國會政治的大悲哀。

為了讓立院問政能夠正常化,不要走偏鋒,理性問政,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改革,非常重要,美國也是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為何臺灣不能?如果不能民主改革,國會改造將功虧一簣。

現在國民大會已經虛級化,但是還是存在的,以前大家不喜歡,要廢除國代,可是,正在此時要選舉國代時,大家更不要中途而廢。只有直接把權力交給人民,直接民主,才是最大的勝利,而非間接。這件事情,也不是立法院說了算,也不是政黨說了算,而是要臺灣二千三百萬人同意。

過去,在臺灣,公投被視為洪水猛獸,被認為會帶來大災難,去年要辦理臺灣三二零公投時,國人還經過一場雄辯,但是,驕傲的是,民主已經在臺灣生根,了,我們有了公投入憲,這是臺灣人當家作主的一個具體象徵和呈現。

憲政改革絕對不可以失敗,如果大家不投票,國會改造的四大方向,是無法具體落實的,今天不行,今後恐怕更不行,不只再三年,不只二零零八不行,恐怕還要更久,因為修憲還要立法院四分之三的立委同意,可能難上加難,因此,阿扁呼籲,全體國民在五月十四日踴躍投票,投票支持憲政改造,支持憲法修正案的政黨,這是阿要扁提醒大家的地方。

問:你到南太平洋拼外交,令人感佩,是否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再深入說明二次扁宋會是在何時?在那裡舉行的?以為大家解解惑?

陳水扁答:我們和宋主席之間有良好的溝通,不管是透過幕僚或直接對話,不管是二人直接見面,或是電話溝通,我們是沒有任何障礙的,所以,二月二十四日扁宋會之後,何時還有二次會?我一直在想,有些事情當然要公開會面,有時為了交換意見,不一定要公開,有時不一定要本人,幕僚也可以對話,這一陣子以來,至於何時二次扁宋會?到底有沒有二次扁宋會?

為什麼不叫做是「會」?為什麼不是第二次扁宋會?我完全尊重親民黨和宋主席的說法,由於已經有許多幕僚都已經對外報告和說明,在這裡,我就不再多說了。當然,阿扁要再次強調,扁宋會後的十點共識結論非常清楚,儘管在二月二十四日之後,引起很多的擔心和批判,但是,時間的經過,也讓扁宋會的意義和共識愈來愈清楚。

阿扁已經說過的,所同意,絕對不會反悔,寫在白紙黑字上,我一定全力推動並落實。有關兩岸的事情,這是雙方面的,不是單方面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必須強調,扁宋會十點共識的第一點,我們必須共同努力,中華民國主權必須受到兩岸和國際社會的尊重和承認,所以,這一次宋主席到北京,這是非常好的機會,臺灣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推動落實呢,相信,對外處理方面,宋主席有勇氣,更有責任,必須讓中華民國主權現狀能夠獲得尊重,這點非常重要。

我曾經私下告訴宋主席,此次宋主席的北京之行,是代表個人,代表親民,不是代表阿扁,但是,儘管如此,有機會和中國領導人見面,如果能夠帶去一些訊息,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大家知道,兩岸情資本,都是二傳播,這是由在野政黨負責人,和中國領導人見面,順便談,「我覺得非常的好」

大家急著要知道,阿扁請宋主席傳達給胡主席的訊息是什麼?基本上,既然是私下交待的,就不好意思事先把它公開。我確信,宋主席有機會代為傳達阿扁的訊息,這些完全基於國家最高利益以及政府對於兩岸關係的基本態度,而且站在臺灣二千三百的絕對多數立場,事後公開絕對不會有問題,絕對禁得起檢驗,也絕對能夠對得起臺灣全體人民。

問:你不擔心政治人物訪問中國的熱潮,是否國安單位已經有所掌握?請你為大家說明,臺灣像外界傳言這樣,是不是快要點點點了(完蛋)?

答:臺灣絕對不會完蛋,大家絕對可以寬心,不會因為一、兩人到中國訪問,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臺灣就會完蛋,一切都在掌握中,絕對沒有問題。過去五年來,我們看得很清楚,兩岸問題不在於臺灣,問題是在中國,在中國的領導人的心,二月二十四日的扁宋十點共識,特別有關兩岸的內容,有那一點超越阿扁以前說的任何一句話,有那一點,牴觸阿扁的五二零就職演說內容?

五二零之後,中國的態度是什麼?現在又是什麼?中國領導人胡錦濤特別引述了扁宋會十點結論的其中部分,何嘗不是阿扁說過的東西?所以,有什麼好擔心的?五年後的今天,一場扁宋會他(胡錦濤)才注意到?大家要有信心?

為何連宋可以到大陸?我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沒有政黨輪替,國民黨沒有下臺,就不可能終結國共歷史長期恩怨,沒有阿扁連任成功,他們可以有機會去嗎?所以,他們應該要感謝臺灣人民讓政黨輪替,他們才有機會到大陸。

第二,如果中國沒有制定反分裂國家法,錯估國際社會反彈,以及臺灣人民三二六的大遊行,上街頭展現民主和平意志和決心,中國領導人如何去面對?如何去解套?包括先前的江丙坤,以及現在的連主席,未來的宋主席有機會到大陸去,難道不是拜臺灣人之賜予嗎?所以,臺灣人民讓政黨輪替的決定,才有他們二位的北京之行。

什麼時候,美國那麼清楚地和我們站在一起?過去,北京不承扁政府,只要和在野黨打交道就可以了,甚至可以控制立院,他們就可以不要阿扁,但是,中國可以統戰,但是,很清楚的,去了又怎樣?能夠代表政府,能夠有公權力?再如何風光,都有極限問題,難道這一次兩位到大陸後,結論對臺灣有利,難道在野領導人可以無視政府的存在,去簽協定協議?最後他們清楚,必須遵守國家法律,重視公權力的存在。

如同美國行政部門的公開說法,公開呼籲中國政府要和臺灣政府直接來談,這才是兩岸永遠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樣,臺灣人還會沒有信心嗎?

問:美國對兩岸的立場愈來愈清楚,如果此次宋主席訪問北京時,邀請胡錦濤來臺灣訪問,請問你的看法?

答:我們在過去也曾經多次提出,邀請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在內,希望能夠有機會來臺灣走一走,看一看,今天雖然已經換了人,但是,我們還是沒有改變,我們不擔心他來,反而擔心他不來,來了就知道,我真的希望他能來臺灣看一看,到底中華民國臺灣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臺灣人在想什麼?中國國家領導人不承臺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但是,臺灣人不是這樣想的。

北京當局一再講,要我們接受九二共識,不是阿扁不接受,而是這四個字從來不存在,而是由蘇起創造的名詞,國民黨常常說,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問題是,人家從來沒有同意過,到現在也沒有,他們只承認「一個中國」。

希望胡錦濤來臺灣,阿扁將親自陪他去海基會,調出所有資料,看看「九二共識」的資料放在那裡?阿扁問過許惠佑,許佑惠也寫過相關報告,主談者都說沒有九二共識這四字,只有「九二香港會談沒有結論,暫時擱置兩岸爭議」。

但是,臺灣雖然有提出所謂的「九二共識」,可是並沒有討論,因為後來會議就結束了,沒有的事情,不存在的事情,要我如何接受,請不要騙自己,更不要騙別人,即使騙得了部分人,但是,也無法騙所有人,我曾經告訴過連主席,去了也是白去。

問:兩岸問題,政府才是具有主導權的,請問,在兩岸的議題上,追求的歷史定位?

答:做為一個國家領導者,面對的問題,不是只有兩岸,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阿扁所說的「三個不變的堅持」,第一是,民主改革理想的堅持不變,第二是,對於臺灣優先的,主體意識的堅持,不變,第三是,臺灣成為正常、完整、進步的國家的堅持,不變。

兩岸方面,阿扁要推動的是和解制度,以取代對抗制度,因此,朝野和兩岸,和解不退縮,堅定不對立,不過,和解並不代表會失去立場,就會投降。扁宋會十點共識,完全沒有超越阿扁曾經說過的話,只是有人不相信,但是,慢慢的,很多事情會愈來愈清楚,讓人瞭解癥結所在。

事情是否有進展,有些操之在我,有些是操之在人,毫無疑問的,現在是機會,今天連宋的中國之行,只是個戲曲,主戲尚未登場,精彩的,重要的,還在後面,何時看得到?必須各方面共同努力,包括阿扁自己。

問:你在接受亞洲華爾街日報專訪時,曾經表示,兩岸過去對話不可能,未來,無論直接或間接對話,會更快,是否請你進一步闡述?

答:之前,誰想到連主席會這麼快就到大陸訪問呢?連主席曾經說過,如果當選,第一件就是到北京,阿扁在想,那時應該先感謝臺灣人民,為何先到北京?他後來沒有當選,但是,誰知道他在卸任之前,有北京之行,根據我們掌握的日期,原來是安排在六月份,後來提前到五月,最後到四月,本來,宋主席有機會搶到頭香。

很多事情充滿變數、意外,有些不在原來的規劃,有時也會臨時改變,兩岸接觸對話與協商,可能還要很久,但是,天底下沒有絕對的事情,有些事情的到來,可能會提前。

問;執政黨對你前後談話有些意見,強烈批評,你如何回應?

答:臺灣是民主多元的社會,擁有不同聲音,是正常的,阿扁願意接受指教,但是,有些人的著眼點,不會完全一致,有些為了要選舉,不論是年底的,或五月十四日的,因此,看法就會不一樣,有些政黨,特別「不是執政黨」,因為不必負責施政成敗,為了選舉,可以說出不同的話。

至於民進黨內部有些雜音的部分,阿扁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和行政院長謝長廷,每週都會固定交換意見,他們瞭解阿扁在想什麼,發生事件,應該如何回應,才符合全國民眾的最大利益,他們二人比誰都清楚。

總統府、行政院、以及民進黨內部也有固定接觸,取得一致的共識,相信,他們可以進一步做更好的溝通,可能有些人沒有充分掌握,但是,阿扁要給予尊重,希望,執政者也要和黨團多對話,這也是應該的。

問:你說非常歡迎胡錦濤來臺訪問?如果宋主席受胡錦濤委託,邀請你到大陸訪問,你如何回應?

答:假設性的問題,我怎麼答覆?希望胡主席能夠來臺灣,我覺得,問題是在中國大陸對臺灣的瞭解,顯然不夠,也難怪常常做出錯判斷,如果多多溝通,誤會可以降低和減少。這次我們特別請宋主席邀請胡錦濤到臺灣來訪問,但是,到底胡錦濤是否會有這樣的一個意思,我不得而知道。

大家也瞭解,任何事情,只要大家有信心,就會氣定神閑,否則就會氣急敗壞,最近有人希望我坐鎮國內,但是,有什麼好擔心的,連宋二人訪問大陸,能夠出賣臺灣嗎?我們紅線設好了,底線也有了,他們二人都很清楚,決定臺灣命運的,是臺灣二千三百萬人,扁也無法做出不利臺灣的決定。

有人到了那邊,「聯共製臺」都說出口了,阿扁覺得很奇怪,在臺灣不敢說的,到了那裡,都可以說出來,這不是加一字,變成「聯共製台獨」,就沒事的。

去大陸,不是讓中共拍手的,很遺憾,連主席此次去大陸,如果連能夠提出「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臺灣的前進只有臺灣人民決定,人民反對武力要脅」等立場,如果他這麼說,包括扁在內,絕對為連拍手,如果我去,也是說這個話,這樣,他會要我去嗎?

問:你最近將娶媳婦,這是第二次喜事,心情如何?致中為何要結婚?

答:我也非常好奇,是不是有了,結果,什麼都沒有。這是父母的心情,希望兒女長大成婚,我記得,女兒結婚前問我,媽媽也很早結婚,她大學畢業了是否可以結婚?我說,當然可以,一樣的,致中也打電話問母親,是否要完成所有課業才可以結婚,她媽媽說,不必,但是,至少要完成階段性課業,因此,致中說那他要結婚了,就是這麼簡單。

和天下所有父母的心情一樣,兒女只要想要結婚,就很高興,現在的心情,真的非常高興,二千年,我剛剛當選時,第二年女兒結婚,這次,去年當選連任,也是第二年,兒子要結婚,對於致中要結婚,我的心情和天下父母心一樣。

問:連主席到大陸訪問,中國贈送他貓熊,請問看法?

答:如果要讓貓熊到臺灣來,那裡輪流到他?其實,在我市長任內,就有人穿針引線,表示可以得到中國贈送的貓熊。但是,我們沒有答應,因為是否涉及動物保育,華盛頓公約和國際公約應該要考慮,這不是喜歡與否的問題,不應該有所違逆的,就不應該,這是可以,或不可以的問題,無關統戰議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