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週刊》爆出驚天秘聞 蔣經國並非蔣介石親生?


1997年9月23日,蔣緯國在臺灣剛剛逝世不久,一家名叫《商業週刊》的雜誌,便最先刊發了一條有關蔣緯國生前的秘密,其中最讓世人震驚的是:蔣經國並非蔣介石所生!

  原來,臺灣中興大學教授範光陵,在蔣緯國臨死之前,曾有幸攜帶一架小型錄音機,數次來到「榮民總醫院」蔣緯國的單人病室裡,面對面與蔣家第二代惟一健在的傳奇人物交談,並留下了八盤錄音帶。

  《商業週刊》在引述範光陵教授所提供的錄音資料時,曾加編者按語說:「蔣緯國先生曾在1994年夏天親口對範光陵

  說過:蔣介石在四五歲時,曾經誤將取暖用的『夾爐』當成坐的『板凳』,致使他的臀部和陰囊都受到了嚴重的灼傷,後來為了止痛在其陰囊上塗沫了豬油,但是他確實是因為狗的咬傷,從而喪失了生育的能力。」這個按語最能吸引讀者。蔣緯國將蔣介石多年不肯露出的底子,一下子給揭了出來。

  《商業週刊》專文指出,若從蔣經國登記的出生時日推斷,其母親在受孕之時,蔣介石當時正在日本,懷孕期間蔣介石並沒有回國,而毛夫人也沒有遠行赴日本,因此蔣經國的身世便留下了不可解開的疑團。另外,該刊也舉證說,蔣介石生前曾經娶了四位妻子,但卻只有蔣經國這一名子嗣。

  該刊在引敘蔣緯國的說法時,直指毛氏夫人與婆婆王採玉與同族親屬××的關係密切,特別是在蔣介石留學日本時期兩人的關係更是非比尋常,也因此才招致了蔣介石的休妻之舉。但是有關蔣、毛的仳離,各方說法不一。也有人認為蔣經國是抱養來的,並非出自毛氏。《商業週刊》的文章說,由於此事涉及毛夫人的名節,範光陵教授極為謹慎。他對記者說:蔣緯國也許會忘記或錯記,但是決不會說謊。範光陵表示:此事蔣緯國曾經多次向他們這幫朋友們提及,也曾一度要求他不得公布出來。然而,在蔣緯國死後,他們覺得有必要讓真相公布於世。範光陵說。蔣緯國對蔣經國並沒有恨意。但對蔣經國的生母頗有一些微詞。範光陵說:哥哥對他的不快,多次是起因於毛夫人向蔣經國反覆灌輸的對姚夫人和他(蔣緯國)的敵意。

  該刊的文章表示,範光陵與蔣緯國生前極為熟悉。蔣緯國生前在病榻上曾多次對他提及身世問題,並留下了八盤錄音帶,範光陵說:蔣緯國的這些遺言,並不是想誣陷某個人,他只是想澄清外界的傳言,以及為什麼與蔣經國之間不睦。

  具有蘇州人性格的蔣緯國

  臨終不再「忍」

  1994年夏天,範光陵獲悉老朋友蔣緯國病重住進「榮民總醫院」的消息以後,他作為學者也作為朋友,希望為蔣緯國錄下一些日後可供史家們研究的資料。在那一段時間他幾乎每天下午都去「榮民總醫院」的六病區---那個蔣家輝煌年代不准普通患者隨便進入的特殊病室。如今物換星移,蔣緯國所住的房間裡空空蕩蕩,根本看不出這是一位國民黨高級將領治病的地方,甚至連普通患者的病房也不如,冷冷清清。範光陵正是見到這種處境,更認為有必要為不久於人世的蔣緯國留下一點什麼東西,所以他那以錄音留存歷史見證的想法變得更加強烈了。

  範光陵在那段時間,多次與蔣緯國以聊天的方式,瞭解到許多從前聞所未聞的蔣家內幕。其中特別讓他感到吃驚的是,蔣經國並非蔣介石的親生!以及蔣介石在四歲時,被野狗咬壞了生殖器,從而失去了男人的生殖能力等事情。

  範光陵十分瞭解蔣緯國的為人,一生都是最講「忍」字的,他認為蔣緯國具有蘇州人的性格。而關于兄長蔣經國,從前蔣緯國是從來不敢有任何微詞的,即便是在最要好的朋友範光陵面前,蔣緯國多年以來也是謹言慎行,從不敢多說一句話。

  範光陵迄今還記得,蔣緯國是以一種多麼艱苦的心情,向他娓娓說出積鬱在心裏數十年不敢向外人傾吐的往事。憑著範光陵的直覺,他認為蔣緯國對他說的都是發自肺腑的真話,決不會有任何圖報復和泄私憤的成分,那是他的感情的真實流露!

風波迭起的記者招待會

  不久之後,孔祥熙的後人孔令儀公開站出來質問蔣緯國,並且否認蔣緯國對範光陵所講的那些話具有真實性。這一消息,對範光陵來說當然是打擊最重的。因為任何人的否定他都可以不加理睬,可是惟有孔家的人出來說話非同一般。因為宋美齡的講話最讓世人信服,而孔令儀恰好是宋美齡在紐約居住時身邊最親密的人士之一,也可以說孔令儀就是宋美齡的代言人。

  範光陵急忙去看臺灣《聯合報》上登出的發自美國紐約的電訊:「孔祥熙的長女、宋美齡的侄女孔令儀在紐約指出,蔣經國是蔣介石的親生骨肉,毋庸置疑,外間傳聞實為無稽。」

  「孔令儀指出,蔣介石與宋美齡於1927年12月結婚後,宋美齡曾經懷孕。但因意外不幸而流產,之後宋美齡便不曾再次懷孕。孔令儀此說,推翻了近日外界所稱蔣介石早年即已喪失了生育能力的傳聞。」

  「孔令儀說,幾十年來,蔣、宋、孔、陳家人從未聞聽過蔣經國不是蔣介石所親生的說法,外間各種推測實為穿鑿附會。」

  「至於蔣緯國的身世,孔令儀說,她記得早在祖國大陸時,蔣介石有一天即當著宋美齡的面,將蔣緯國找到眼前,對他說出他的真正身世。」

  「蔣緯國的親生父親為戴季陶。此事是確實的,早年蔣、孔、宋家人即瞭解,但仍視蔣緯國為一家人,宋美齡尤其愛護蔣緯國。」

  範光陵雖然握有足以讓世人相信的證據---蔣緯國生前最後歲月對他的談話錄音,可是那些談話到底能否在孔令儀的隻言片語面前站得住腳呢?他不能不感到有些憂慮。

  1997年10月4日午後在臺北凱悅大飯店記者招待會上,範光陵第一次面對如此眾多的臺灣記者,難免有些緊張。因為孔令儀在美國的發言,對他來說十分被動。就連刊發他提供錄音帶的《商業週刊》也在一夜之間成了眾矢之的,這不能不大出範光陵的意料之外。

  等會場裡的雜聲漸漸消逝以後,範光陵說:「1994年7月,我有幸從月初開始,斷斷續續地和緯國先生在『榮民總醫院』進行過多次秘密的交談。許多內幕我過去也不知曉,現在我可以公布這八盤錄音帶中的有關部分。希望各位記者在報導的時候,一定以緯國先生的談話原意為準,不要隨意改動緯國先生的原意才好。」

  會場上一片寂然,一臺錄音機開始傳出蔣緯國那淳厚但卻有些沙啞的聲音,那些平日熟悉蔣緯國的記者們,馬上就從錄音機傳出的聲音裡,斷定講話的就是蔣緯國本人!

  記者們默然傾聽著。蔣緯國是以閒聊的方式,先談他本人的身世,接著,他又談了自己在奉化鄉間所度過的童年。以及當年與兄長蔣經國之間的友誼。特別是當蔣緯國談到他與養母姚夫人來到奉化以後,住在柴房裡面,又要受到毛福梅的虐待之時,記者群裡發出了驚愕的噓聲。當錄音機裡傳出蔣緯國那蒼涼的語調,談到他和姚夫人在奉化時的苦難生活,特別是在有關蔣介石夫人毛福梅不守婦道,產下蔣經國這個私生子的情節時,黑壓壓的記者群裡頓時發出意想不到的驚訝叫聲,接下去就無人再說話了,會場上一片寂靜,只能聽到開關錄音機時的輕響、筆在記事本上的沙沙聲和低微的喘息聲。

  「范先生!」突然,一位官方記者從人群裡站了起來,「現在外界傳說的,都是有關蔣經國先生並不是蔣介石所生,以及蔣介石不具備生育能力這兩件事。可是,你所提供的蔣緯國的錄音中,根本沒有涉及到這一敏感的問題啊!這又何以正視聽呢?」

  「對,請問這兩個問題的出處何在?」又有幾位記者問。

  「這……」範光陵急忙欠身向台下解釋:「是這樣,這段非常重要的談話內容,根本就不在錄音帶上。」

  「為什麼不在錄音帶上?」

  「是這樣,請大家不要吵!」範光陵見大家七嘴八舌地追問情由,只得說出當時的真情,以解釋這八盤錄音帶沒有上述內容的真正原因,他說:「當時,緯國先生在談到上述這一重要情節的時候,示意我必須在關閉錄音機以後,才能夠說出真情來。」

  記者們聽了這話,再次發生了波動。人們一哄而起,大聲向範光陵質問道:「這不可能!既然緯國先生想對你說出歷史的真相,那麼他就決不會讓你關閉錄音機!」會場上嘈雜四起,一時氣氛變得緊張了起來。

  範光陵邊用帕子拭汗,邊對記者們說:「緯國先生對我講有關毛夫人和經國先生的關係時,曾經悄悄叮囑過我,說這件事情很敏感,一定要我關閉錄音機,但又允許我可以用筆把他的話記錄下來,當我把緯國先生講的話都記錄下來以後,又當場給他讀了一遍,最後緯國先生對我說:『好吧,將來這段話也要保密。』但是,如今緯國先生病故了,我認為有必要讓這些鮮為人知的內情都公布於眾,所以才有了《商業週刊》上刊載的那些內容。我敢保證,我把緯國先生當時對我談的話,毫無保留地告訴給了新聞界,也從來不敢歪曲緯國先生的原意。我相信我的所有談話,都忠實於已故的朋友緯國先生,他在九泉下有知,也會為我提供證明的!」

  範光陵繼續不慌不忙地對記者們說道:「諸位先生、女士,緯國先生有關蔣經國先生身世的談話,內容本身究竟是真是假,因為我不是歷史學家,沒有資格去評論它,我也不想評論。我只是想替死去的緯國先生盡一點朋友之心,把他當年想說卻又不好對世人說的話,都一一向世人披露出來,因為這是我的責任。至於在座各位相信與否,世人相信與否,那就是另外的問題了。好在世人對是是非非,均有公斷,又何必懷疑我錄音帶是否作偽呢?再說,我又為什麼作偽?所以,我勸各位,不要再從雞蛋裡找骨頭了,謝謝各位。」

  當記者們還想繼續向他提出各種刁鑽古怪的問題時,忽然發現範光陵不知何時已經不辭而別了。他那八盤錄音帶也隨之拿走,由於記者們採取了群起發問的不恭形式來對待這位被採訪者,致使那八盤錄音帶只有一小部分內容公開披露,更多的部分則被範光陵永遠藏之於密室,從此秘而不宣了。

  (摘自《蔣氏家族三代男人死亡之謎---來自蔣家「特別醫療小組」的報告》華夏出版社出版,作者竇應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