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狂潮西移 強佔江蘇灌雲三千畝良田


(大紀元記者王玲玲採訪報導)近年來,圈地之風席捲中國大陸。繼圈地運動的發源地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之後,圈地狂潮已經明顯西移、北移,向中國內陸地區移動。在中國西部,圈地的實質是爭奪水電資源。而在中國的北方,圈地則採取了中共官員動用軍隊警察,公開搶劫的形式。

在中國西部,一些人跡罕至的高山峽谷,如今成了許多權勢者的圈地樂園。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是四川石棉縣全長34公里的小水河,建成的與在建的水電站竟有17個之多,平均2公里一個。

2002年,江蘇連雲港灌雲縣侍莊鄉陸莊村的村民也遭遇了一場權災。3000畝良田被強行徵用,村民們沒有得到應得的補償。直到今天,他們四處申訴,都沒有任何結果。

無妄之災

強行征地事件始於2002年9月28日上午10時許。當時,灌雲縣政府突然派出兩輛挖掘機,闖入侍莊鄉位於204國道附近的穩產高產田。村民們不知怎麼回事,一問才知道土地被縣政府「徵用」了,用於修建縣城西苑南路及商業開發。

村民們懵了:徵用土地的事,他們什麼也不知道!施工單位在中共警察與陸莊村支部、村委會僱用的打手們護衛下,多次強行施工,遭到部分村民們阻攔。在得知事件嚴重之後,陸莊村民們陸續自發地加入到了護地的行列。

2002年10月23日,侍莊鄉中共黨委書記王明軍召集了一些陸莊村村民代表,向他們出示《徵用土地費用包干協議書》,但是不准村民代表複印。村民代表立刻對該《協議》提出了質疑。

後來村民們得到消息,那份所謂的《協議書》,是灌雲縣國土局在2002年8月2日與陸莊村村委會秘密簽訂的。在不知不覺中,村民們已經被「代表」了!

官府想收買村民代表未得逞

官府首先瞄準了陸莊村民代表陸金洋。2002年10月24日下午,侍莊鄉派人出價一萬元人民幣想要收買陸金洋,遭到陸的拒絕。五天之後,要求陸金洋立刻帶頭領取「征地」款,同時要放棄他的代表權,否則就要讓他坐牢。這一無理要挾再次遭到陸金洋的嚴辭拒絕。

10月30日下午,陸金洋遭逮捕。10月31日凌晨4時,灌雲縣公安局破門而入,把另外兩名村民代表陸增華、陸加奎從床上拖上了警車。陸金洋等三名村民代表就這樣被非法刑事拘留了32天。

最後,陸金洋在刑訊逼供下,違心地戴著手銬在電視上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同時按照程建軍的敘述寫了「供述」,否則就要面臨被判刑。陸金洋表示,程建軍對他說,他們是公檢法三家聯合辦案,這意謂著不管是對還是錯,辦的結果都是對的。

「公僕」們大打村民與兒童

2002 年11月22日,在陸莊村民堅決反對之下,灌雲副縣長朱輝親自帶領,繼續強行施工。在受到阻攔後,「公僕」們對手無寸鐵的村民們大打出手,甚至連參與護地行動的兒童也不放過。許多陸莊村兒童被打得血淚流滿面。最後,有18名陸莊村民被警察和城管人員強押上車,受到行政拘留。陸金洋表示,自從發生衝突後,施工單位採取游擊戰,見到村民來就撤;村民走他們就挖土,還經常夜間施工。

暴力事件發生之後,村民們不敢再阻止施工,只好集體去連雲港市市政府門前跪求中共官員解決問題。市政府責成灌雲縣有關領導「依法」解決此事。灌雲縣國土局幾次三番通知村民們去解決問題,然而去了很多次,不但無人接待,村民們卻被戴上了「擾亂辦公秩序」的大帽子。無奈之下,村民們只有繼續上訪。

到2004年春節前,在侍莊鄉的陸莊村、三合村、佔墩村,2002年侵佔的土地加上後來陸續侵佔的基本農田,累計已經達到3000畝,用於興建「江蘇灌雲工業區」。這些違法行為直接導致大量村民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成為中共官員圈地運動中的犧牲品。

漫漫上訪路

近3000畝農田的征地補償款,總計應有600多萬元人民幣。陸金洋表示,征地補償款只有400多萬,這些錢還被村委會截留,據說已經幾乎被揮霍殆盡。

陸金洋進一步說,村民們失去了土地,沒有經濟收入,生活已經大不如前。那些遭到侵佔的土地給用圍牆圍起來,到現在已經荒廢了二年多。

無以為生的村民們,走上了一條漫漫上訪路。至今,他們還沒有看到曙光。

另覓解決途徑 依舊枉然

上訪不奏效,村民們又求助於中共信訪。他們向中共中央很多機關寫信,時至今日仍然無任何結果。

村民們還試圖向中共各大新聞機構反映情況。2004年6月22日,中共新華社新聞熱線接到村民的投訴,派出江蘇分社記者去採訪,先後採訪了受害村民、灌雲縣中共官員、江蘇省國土廳中共官員。2004年7月30日,新華社記者在《江蘇內參》就2002年被侵佔的205畝土地,編髮一篇題為〈沒有批文政府強征地引發衝突村民被判刑〉的文章。該文章被中共江蘇省官員「參考」,卻沒有任何回音。

2005年3月3日,村民陸增華得知,中共總理溫家寳將視察連雲港市。為了替他的兒子陸習佗伸冤,他不顧個人生死,用盡手段打聽到溫家寳的視察路線,把溫的車子攔下了。中共江蘇省委受到的驚嚇非比尋常,但這件冤案到現在也沒有獲得解決。

失地農民背井離鄉 中共縣官不降反升

如今,被侵佔的土地整天在圍牆裡面晒太陽,往昔的高產糧田變成了現在的棄荒地,長滿了荒草。失地農民不得不背井離鄉到外地打工。但陸莊村民說,這些地的命運同那兩位敢於抗爭的農民相比,已經好了很多倍,至少它們還沐浴在陽光下。而陸慶梅和陸習佗早已被送到農場監獄服刑,分別處以五年與四年的有期徒刑。

同失地農民們的命運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陸莊村支部書記陸榮權因在「征地」中功勞巨大,高升為灌雲縣工業區主任助理,「破格」享受副科級公務員待遇。灌雲縣國土局局長楊雲也高升為灌雲縣中共組織部副部長。據說灌雲縣中共縣委書記秦凱華因政績突出也將要高升。

英國圈地運動的殷鑒

自從中共啟動了所謂的改革以來,中國大陸已經發生過三次大規模的「圈地運動」,分別發生在1980年代、鄧小平「南巡」前後、新千年之初。可以說,圈地運動沒有給中共地區經濟帶來任何好處,反而對經濟和社會各個方面造成了破壞性影響。

自15世紀開始,英國發生了羊吃人的圈地運動。大批失地農民被迫流入城市,成為城市貧民和紡織業勞動力。封建貴族們的短視,客觀上給他們的王朝敲響了喪鐘。中共政權搖搖欲墜,因為短視的圈地運動引起更廣大的民怨,也恐怕要加速其崩潰的到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