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百億只為向胡總書記家鄉獻禮 胡錦濤家鄉百億建設,中央部沒有二話


8月10日秋風明月撰文:在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成長的地方江蘇省泰州市,近兩年的建設特別發達,除了一個規模特大的火車站外,還有12個項目上馬,每個資金據說都超過一億美元。中國鐵道部,交通部等部委對這些項目都大力支持。據知情人士指出,這可能是有中央部委一心要向中央領導獻媚,以及有地方官員勤於運動的結果。

去年關於泰州建設的新聞可謂不斷於耳。其中,就以鐵道部門竟然炸掉投資20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但還未啟用的泰州火車站,另再投入最少3億重建一事,最引起關注。另外,泰州還有被稱為「五虎」的新項目上馬,每個項目資金都過一億美元。換言之,泰州各項建設,最少需要上百億人民幣資金。

據泰州官方資料,2004年全年該地區生產總值(GDP)預計才260.99億元人民幣。換言之,泰州市之可以大興土木,跟中央一些部委的大力支持甚有關係。因為泰州是胡錦濤成長的地方,不少人都以為不排除有中央官員在胡錦濤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人民的血汗錢傾斜地投入到國家主席的成長地,以為此舉可以討好中央領導。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官員可能會打著這面旗幟,向中央部委大力推銷。十分巧合地,2004年9月中,江蘇省泰州市15名年輕幹部啟程赴京,分別到中央、國家機關13個部委挂職學習一年。該事引起了廣泛關注和爭論,原因是有專家質疑此舉有「爭取中央資金」之嫌。

一般來說,「異地挂職」是促進官員交流和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一種手段,一般情況下都是上面的官員到條件艱苦的地方或者下級機關挂職鍛練。但泰州這些官員卻反其道而行,外界難免議論紛紛。

奇怪的是,這麼樣的一個大事件,泰州本地幾家媒體都沒有作大篇幅的報導過,現在在泰州新聞網和《泰州日報》上早已經搜索不到此次幹部進京的有關報導。而通過百度網站搜索後,又發現關於泰州幹部進京的新聞和評論全是「無法顯示」。似乎,有人一心要封殺這個新聞,有些人雖然神通廣大,但也早已經心裏發虛。

曾經有中國大陸媒體記者打電話到泰州市委組織部詢問幹部進京挂職一事。

當時,泰州市委組織部幹部培訓處戴處長說,泰州派出幹部到北京主要是從培養幹部為出發點的,是泰州市委、市政府創新培育人才的一項重要舉措。此前泰州也向基層和沿海地區派出了大量幹部。

戴處長還說,派年輕幹部到基層是學習鍛練,到國家機關部委挂職也是學習鍛練,為此泰州制定了嚴格的制度規定,要求赴京幹部嚴於律己、謙虛好學,更不准拉關係,所有挂職幹部也都不帶任何招商計畫。


不但泰州的官員不承認自己錯了,而南京的某些學者也是趕來「幫腔」。

江蘇省社科院經濟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葛守昆對此認為,中央、國家部委機關制定並掌握國家宏觀政策,讓年輕幹部身臨其境,可以開拓眼界、增長見識,以便在未來工作中更好執行國家政策,減少或避免工作失誤,應該說大機關也是最能鍛練幹部的地方之一。

葛守昆還認為泰州市派年輕幹部赴京挂職無可非議。地方幹部到京城挂職難免有拉關係的嫌疑,但任何事情在沒有結果之前,就不應亂加猜測。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

處長的話說得是比唱的還好聽,不過從2004年開始,國家各部委尤其是鐵道部、交通部、農業部、教育部、商業部等部門不斷的將大計畫、大項目和大額的國家撥款全部照顧給了泰州:一年多的時間,泰州共爭取了如泰州火車站改造,沿江公路和鎮江泰州長江隧道以及泰州大學城等項目。其中最大的當數投資100多億元人民幣的沿江公路和鎮江泰州長江隧道項目最大,這也最讓15名進京挂職官員和泰州政府驕傲和高興。而泰州近年來,光投資到城市建設方面的資金就高達480 多億元,其中國家撥款不下一半。於是,那個戴處長的信誓旦旦和研究員葛守昆的所謂「雄辯」,無一不在以上鐵的事實面前被擊得粉碎。

有消息人士透露,去年泰州選拔去北京的官員,全是40歲上下年輕有為的知識型、開拓型幹部。他們不但有著高學歷而且很有經濟頭腦。另外這些官員被派出去之前,有很多「回來就官升一級」的傳言,於是有很多年輕的幹部削尖腦袋都想到北京挂挂職。隨後,就出現了13個部委去了15個挂職幹部的事件。

該消息人士還說,這些年輕的幹部到北京後,不但有著自己可以個人控制的「交際費」,而且吃住全在泰州方面為他們提供的高檔住宅區裡。因為這些官員都是有家室的人,所以不是他們常回泰州休假,就是他們的愛人飛到北京去給他們送去家的溫暖。這一切的開支當然不小,不過和他們「化緣」回來的國家撥款相比,那就是九牛之一毛。

另外,這些泰州挂職官員大多是處級以下的幹部,而他們的級別到了北京,就簡直是村長遇到了省長。因為北京的部委裡局級官員都一抓一大把。不過這些官員在部裡還算是左右逢源,一是誰都知道他們很有來頭,是來自主席的家鄉貴客,二是他們平時無事不找人,一找都是找部長副部長們辦事。如此一來,北京各大部委裡,沒有一個官員對這些「皇親國戚」們敢有所小窺。

為此,《揚子晚報》在2004年9月引述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指出,地方幹部挂職「京官」意義不大。據報導,他認為跑「部」(步) 「錢」(前)進,是地方一直以來的風氣。泰州地方的幹部上挂中央各個部委,就是想爭取專案、向中央爭取資金。地方上利用上挂的幹部「掛住部」、「蹲住部」、「盯住部」,這樣只是更利於地方和部委搞好關係,更便於上下活動。

據《揚子晚報》,胡教授還指出,地方幹部上挂中央機關,不利於中央機關正常工作。「上挂來幹什麼?如果是為了學習黨的理論就應該到中央黨校。如果是為了鍛練和解放思想,一應該去基層去西部貧困地區,二應該去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地區。」

再過一個多月就是中國江蘇省泰州市15名進京挂職官員回鄉之時,也可能是這些年輕官員官升一級之日。

── 原載《亞洲時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