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遷:江規胡隨,揚胡打趙

2005-10-28 18:50 作者: (北京特稿)諸葛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揚胡打趙,這是自一九九零年代中期以來中南海的既定方針,在這個問題上根本不存在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對立。把江澤民尚未發揮盡致的東西進一步發揮,比江做得更有力度,這是理解胡錦濤思路的一個基本線索,也是解讀他要紀念胡耀邦的一個基本背景。

談民主:總書記現眼,總理違憲

九月份不知道是什麼黃道吉日,中央領導連連釋放政治體制改革的『利好』消息。當然,消息太好了,有時反而連放消息的人也處境尷尬雖然他們自己口是心非慣了,倒不一定感覺到那種尷尬。比如說,羅干在世界法律大會上講話時透露,中國人大將「在條件成熟的時候」,批准中國政府早在一九九八年十月就已經簽署的《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什麼叫「條件成熟」?如果一九九八年的時候條件並不成熟,爲什麼中國政府要簽署這個公約?是中國政府低智商還是怎麼回事?簽約已經七年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爲什麼七年來中國政府不做一些事情促進條件成熟?如果說,人大不批准這個公約,是中國立法機構權力獨立的表現,那麼,羅干又不是人大委員長或發言人,他怎麼敢說,過去七年都不肯批准這個公約的全國人大,今後某個時候就會批准它了?其實,人大是和議制,有幾千名代表、數百位常委,而且據說還不是「一黨專制」,那麼,就算是人大委員長或發言人,怎麼可能在「條件還不成熟」的時候,就事先知道某次投票的結果是「批准」?

胡錦濤的講話,一樣荒謬。他大談什麼「民主監督,民主選舉」,民主這,民主那,殊不知,「民主」有一個也就足夠了。一旦多了,必是水貨,像中國街面上的路易維登。而且,有人計算過了,當年江澤民在十五大上的報告,政治改革部分,曾經連續九十多次使用「民主」一詞。試問胡錦濤,自那以來也是八年多的時間了,江澤民的十五大報告落實了沒有?如果落實了,何必今天再講這麼多「民主」?如果沒有落實,原因何在?連本黨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政治報告,都不當一個屁用,你還當著一堆老外鸚鵡學舌般地向他們保證中國的「民主」來「民主」去,還要不要咱中國共產黨的這張老臉?

數來數去,還是溫家寳實在一些。可是,實在有實在的禍害,一不小心就把老底給揭穿了。溫家寳面對布萊爾那些人,說要搞鄉鎮「直接選舉」,相信農民一旦能把一個村子管好,幾年之後也能管好一個鄉鎮的。這些話,聽來不錯,其實卻是違憲的。中國人民共和國憲法已經申明,中國人民已經當家作主。他們豈止是在學著管一個村子?他們自從一九四九年就已經管理這個國家了。你一個總理,反而還要他們再等幾年才能管理鄉鎮,這不是違反憲法嗎?

紀念胡耀邦:蹊蹺之中有蹊蹺

撇開這些饒舌不說,最有實質意義的政治改革「利好」消息,應該首推有關紀念胡耀邦的傳聞。當然,這事也很有蹊蹺。十一月底才會進行的活動,早在九月初,整整提前兩個半月,就放出消息,這是一個蹊蹺。放就放吧,官方冠冕堂皇地宣布一下,相信人們得知之後會皆大歡喜的。可是,偏偏喜歡「出口轉內銷」,搞「國際大循環」,害的網技不精、孤陋寡聞的老夫,在朋友聚餐時聞此一臉驚愕,很被大家嘲弄了一番。做壞事怕人,咱完全理解;怎麼做好事也這樣偷雞摸狗?你說這不也是一個蹊蹺?第三個蹊蹺,是前兩個蹊蹺的結合:事先張揚是不尋常,偷偷摸摸亦不可理解,可是,居然,既然偷偷摸摸,偏又事先張揚,豈不是蹊蹺之中有蹊蹺?

話又說回那天老友小聚,吃的杭州菜,講的天下事。他們嘲笑過老夫目不明耳不聰之後,各自發表對於胡錦濤要紀念胡耀邦一事的高見。有的說,這是胡錦濤要進行政治改革的前兆,說不定我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六四」平反了,大家應該高高興興爲此痛乾一杯「二鍋頭」;有的說,胡錦濤不過是收攏民心,修補形象,藉胡耀邦的光環,打扮自己那幅本來官僚氣十足的嘴臉以討好民眾、知識份子和國際輿論;還有的說,他這其實是要把「團派」的政治利益合法化,拱出「團派」的老祖宗來張大聲威,目的在於十七大上擴大自己的班底,鞏固權力基礎,安安穩穩做「第四代核心」。

一位有過「中南海行走」經驗的老哥,綜合後兩種看法並引申一步說:這是胡錦濤和江澤民鬥爭的戰略戰術,「江湖江湖」,胡總被老江蓋過頭,於是使出這「兩胡壓一江」的辦法,頗有搬出胡家傳家法寳來降服老江的意思。他還強調說:我這個看法,可以解釋你們說的那些「蹊蹺」。事先張揚,爲的是先聲奪人,見光就活,這樣,江派力量再大,也不可能推翻、否定這個決定了。而偷偷摸摸,那是因爲江澤民不高興胡錦濤這麼做,胡錦濤不能不小心從事。收攏民心也好,擴張團派利益也好,你想還不都是和江澤民鬥法?

江胡本是一丘之貉

他這一番理論,舉座稱高。那認爲胡錦濤要進行政治改革的說法,本來得到的應和就不多,這時自己也覺得政治上似乎幼稚,不免訕訕。老行走面有得色,自己乾了一杯燕京啤酒。他抹一抹嘴,正要接著發揮,被嘲後一直沒有吭氣、只是伸出兩個耳朵的老夫,終於忍不住了,開始發表如下意見:

首先,這種「江胡對立論」,不能推得太遠,推得太遠就很有問題。換句話說,江與胡首先是一致的;說得不好聽些,就是江與胡本乃一丘之貉。這是我們討論今天的中國政治時所必須明確的一點。否則,無法解釋他們之間的「和平」的權力轉移,更無法解釋胡錦濤上臺三年來的所做所爲。這種一致,首先在於,他們都維護一黨專制;其次也在於,他們都面臨在今天的全球化格局下維護一黨專制這種反動而艱鉅的政治任務;第三還在於,他們都是沒有合法性而上臺的,是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的政治產物,或者說是「六四」屠殺的既得利益者,只不過一個是「六四」屠殺的兒子,一個是「六四」屠殺的孫子,區別僅此而已。

才說到這裡,有人插嘴:你別扯太遠,說說他要紀念胡耀邦這件事。老夫瞭解,在座的頗多老資格共產黨員。雖然多年相交,「六四」以來大家尤其想法接近。但是,不知爲什麼,到了胡錦濤身上,他們的許多政治邏輯就拐彎了。也許不是因爲胡錦濤,而僅僅是因爲本黨「盛世」來臨,「六四」十幾年了也沒有平反的盼頭,有人自己想拐彎了,藉著胡錦濤上臺給自己就坡下驢而已。反正,老夫既然開口,也不打算嚥回去,本來就正想往這裡說呢。於是,繼續本人謬論:

老夫想說的,就是在對待胡耀邦態度這個問題上,並不存在什麼江胡對立。事實上,胡錦濤是步江澤民後塵。各位雖然不年輕了,但是記性應該還不至於壞到這個地步:記得一九九七年春天嗎?鄧小平剛剛死了不久,江澤民大權在握,就曾跑到江西,裝模作樣地憑弔了一番胡耀邦的墓地。這件事,當時不是也很給了諸位一些鼓舞嗎?諸位當時的解說,不也很具有今天各種看法的影子嗎?是要搞政治改革也好,是要改善形象也好,是要與鄧小平力量或李鵬力量抗衡也好,當時在下聽了也覺得頭頭是道,都有道理。可是,現在,江澤民早已經結束了其政治生命,蓋棺論定,諸位對他什麼看法?還不是看他如一堆臭狗屎?是諸位今天的看法不對呢?還是江澤民執政期間所作所爲教育了諸位呢?今天看胡錦濤,諸位的看法也不能說沒有道理。可是,恐怕還沒有被他教育過吧?至少,他三年來的所作所爲,看來還沒有把大家教育夠。還是與人爲善,還是一廂情願,還是誇大黨內矛盾,還是幼稚、幻想和溫情相交織。

「與時俱進」維護一黨專制

這說得有點不留情面了。於是乎,有個老哥開了個玩笑:老諸,你剛才被我們奚落了幾句,是不是有點兒懷恨在心,要反攻倒算啊?大家轟然一樂,氛圍鬆弛了好多。有人趁機插話:那你解釋一下,爲什麼當年的江也好,今天的胡也好,要搞這些紀念胡耀邦的動作?老夫也趁機鬆弛一下語調,提出下列看法:

就目的而言,你們的分析都有道理。我僅僅想補充一條,那就是意在打趙。也正是在這一點上,江胡利益尤其一致。爲什麼?因爲趙與「六四」直接相聯,與政治改革直接相聯,更是直接威脅江和胡、乃至他們的政治老子老鄧的權力合法性。完全繼承「六四」遺產的江澤民,當年爲了強化自己的合法性,跑去拜了拜耀邦,用意之一,就是表白:我這個權力位子是上接耀邦的,你不能說我不合法。這與拜老毛是同一個意思:遠承老毛,緊接耀邦,這個位子是再合法沒有了。

這樣的合法性譜系,在他們的如意算盤上,就可以把「六四」問題躲過去了。趙紫陽和「六四」分不開(有人插話:胡耀邦和「六四」也分不開),但是要把耀邦和 「六四」分開是相對容易得多的。而且,耀邦生前還是黨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他去世中央也是舉行了追悼大會的,總書記,也就是趙紫陽,親自致了悼詞。江也好,胡也好,要藉耀邦的光環,這個在黨的現行的合法譜繫上是說的過去的,他在黨內的批評者沒辦法說什麼,還不要說會得到民眾、知識份子和國際輿論的正面評價。走這個鋼絲,又要維護共產黨的譜系,也是維護共產黨的權力地位,又要在國際輿論、民心民意上盡量做得好看一些,這是今天領導人「與時俱進」的本事。前面我說他們的第二個共同點,即要在全球民主自由大時代下掙扎,實現維護一黨專制的反動和艱鉅任務,決定了他們這種「與時俱進」戰略。

但是,有一點要看明白:他們這種「走鋼絲」不是兩面平衡,而是有其重心。但凡「做得好看」與「維護專制」之間發生不可調和的矛盾時,他們毫不猶豫就拋掉 「好看」的面子,只要「專制」的裡子。這一點應該是很容易理解的,雖然有些觀察家經常忘記。另一點,似乎就不那麼容易理解了,但是也要看明白,那就是: 「做得好看」本身,這套「面子」本身,對於維護一黨專制具有難以替代的重要功能。所以,但凡有可能,他們也總是要做得好看一些的。可以說,在沒有逾越某條基本線之前,越是做得好看,其實就越是有利於維護他們的一黨專制。

趙紫陽已經逾越了那條基本線。所以,在他的問題上,本黨領導人就不再考慮是不是做得好看,關鍵是要打死、封死。流氓手段使盡,高壓恐怖到頂,都在所不惜。這就是問題的第一個方面:爲了維護一黨專制而不惜代價。胡耀邦的事情,還沒有到這一步,所以就要竭盡所能利用之。何況,如前所說,揚胡可以打趙,這也就是:爲了打死、封死那些對一黨專制有緻命威脅的因素,而不惜一切手段,包括欺騙的手段。

胡錦濤比江澤民還江澤民

這時有人給我喝采:老諸,講得好!抓到點子上了!那我就更不謙虛了,下面還有:

他們要揚胡打趙,就要首先在胡趙之間製造區分。一九九五年,江澤民就通過當時還在擔任部級高官的某國家一級官商公司的總經理,找到了這位總經理的丈夫,出面寫了一本書,在香港出版,藉回憶胡耀邦,製造了所謂「趙紫陽把胡耀邦搞下臺」這個彌天大謊。這與大約一年半之後江澤民去拜胡耀邦墓,是一連串政治策劃的不同環節。在這段時間裏,江澤民還漸次給與了一些過去胡耀邦系統的人(包括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本人)一些位置或其他優待。當然,其中後來與趙紫陽關係密切的人,如朱厚澤等,自是除外。可以說,揚胡打趙,這是自一九九零年代中期以來當局的既定方針,在這個問題上根本不存在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對立。

可是,還是有人不滿足:老諸,你說了半天,還主要是講江的事情,談談胡啊。

在對待胡耀邦這件事上,既然是江規胡隨,那麼,談了江,我們也就可以理解胡。要專講胡,我想就是一句話:他比江澤民還江澤民。三年前,咱們飯聚,我就說過這句話,你們不信。這兩年,外面開始說什麼胡錦濤和江澤民相比是「硬的更硬,軟的更軟」。我前面說了,他們有兩手,「維護專制」和「做得好看」。在維護專制問題上高壓恐怖到頂,這就是「硬的更硬」;進一步使用一些欺騙、流氓手段,進一步體認到世界潮流是民主自由但還是要頑強地、千方百計地與之對抗,因而不得不進一步放低身段來達到維護專制的目的,這就叫「軟的更軟」。換句話說,把江澤民尚未發揮盡致的東西進一步發揮,比江做得更有力度,這是理解胡錦濤思路的一個基本線索,也是解讀他要紀念胡耀邦的一個基本背景。

「所以,江澤民拜胡耀邦墓,還沒有大吹大擂,胡錦濤就乾脆舉行紀念大會好了。」有人接上了我的思路。還有人說:「老諸這種分析,也可以解釋那些蹊蹺:早早吹出來,早早達到騙人的效果;不許內銷,只搞外貿,中國老百姓不知道,外國人什麼都知道,那是共產黨辦事的一向風格。再說,中國老百姓誰信它那一套?外面的輿論好騙得多。然後,出口專內銷,再拿外國人的嘴騙中國人,興許比共產黨自己說話有點兒市場。這年頭,爲了保住那麼個殺人得來的鳥位子,我看這當官的都快成精了。」

老夫頷首稱是。


(動向) 2005年10月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