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的茶詩茶文


「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飲茶。」這是北宋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晚年時寫下的詩句,在感嘆宦海沉浮的同事,也表達了自己一生嗜茶的癖好。
  
宋代茶風盛行,達官貴人、文人雅士無不講究品茶之道,歐陽修也不例外,精通茶道,並留下了很多詠茶的詩文,還為蔡襄的《茶錄》作了後序。
  
景佑三年,歐陽修受范仲淹的牽連,被貶夷陵作縣令(今湖北宜昌)。當時任知州的朱慶基是歐陽修的舊友,他在州府東邊為歐陽修建了一所新房。歐陽修把寓居命名為「至喜堂」,取「至而後喜」之意,並作《夷陵縣至喜堂記》一文,其中寫道:「夷陵風俗樸野,少盜爭,而令之日食有稻與魚,又有桔柚茶筍四時之味,江山秀美,而邑居繕完,無不可愛。」足見他對茶的喜愛。
  
歐陽修與北宋詩人梅堯臣相交深厚,兩人皆愛品茶,經常在一起品茗賦詩,互相對答,交流品茗感受。一次在品茶新茶之後,歐陽修賦詩《嘗新茶呈聖喻》,寄予梅堯臣,詩中讚美建安龍鳳團茶:「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師三月嘗新茶。年窮臘盡春欲動,蟄雷未起驅龍蛇。夜間擊鼓滿山谷,千人助叫聲喊呀。萬木寒凝睡不醒,唯有此樹先萌發。」詩中對烹茶、品茶的器具、人物也有講究:「鞍泉甘器潔天色好,坐是揀擇客亦嘉。」可見歐陽修認為品茶需水甘、器潔、天氣好以及共同品茶的客人也要投緣,再加上新茶,才可達到品茶的高境界。梅堯臣在回應歐陽修的詩中稱讚他對茶品的鑑賞力:「歐陽翰林最識別,品第高下無欹斜。」
  
歐陽修很喜歡詩人黃庭堅家鄉江西修水的雙井茶,在他所著的《歸田錄》中,認為此茶是「草茶第一」。他晚年辭官隱居後,在詩文《雙井茶》中,以茶品諷喻人品,諷刺那些世俗之人,認為君子之質猶如佳茗,即使被人談忘,其幽香猶存,本質不變。
  
即陸羽《茶經》論水和張又新的《煎茶水記》,歐陽修也寫下是論茶水的專文《大明水記》,其中對《煎茶水記》中將天下之水排名不足信,認為陸羽的論水之理比較正確:「羽之論水,惡淳浸而喜泉流,故井取及汲者,江雖雲流,然眾水雜聚,故次於山水,惟此說近物理雲。」
  
歐陽修一生,仕途前後四十一年,起起伏伏,但其操守始終如一,就像好茶的品格一樣,不會動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