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中國父親為兒子伸冤


安徽巢湖的一位絕望的父親為兒子伸冤,一年多經歷了二次審判和二次上訴,一再敗訴。官員們透露,即使高等法院的法官明知錯判, 也很難推翻任何由於警察不端行為造成的定罪, 並不慚聲稱如果追求法律公正, 也許對社會穩定更有害。
紐約時報報導,在中國巢湖(CHAOHU), 一位絕望的父親, 謝宇君(音Xie Yujun)沒有更多的錢為他的兒子請法律辨護律師,他去了醫院打算出賣他的眼睛,因為他知道中國黑市在收購人體器官。但是他被拒絕了。

60歲的謝先生已熟悉這些令人絕望的」拒絕」。在安徽省農村,他的兒子被指控野蠻的使用刀子行凶,使一位婦人和她的女兒嚴重受傷。警察懷疑凶手是兒子,由於這兩個家庭曾有過財產糾紛。但謝先生相信這個案件的判決是不公正的: 受害者從未辨認出攻擊者 ,唯一的證據是一個可疑的鞋印,並且警察公然處置不當。

一年多來, 謝先生經歷了二次審判和二次上訴。最後, 他發現他只能求助於通常的現代法律學之外的渠道,在6月與二位有強權的法官進行了一次罕見的秘密會面。謝先生敘述了案件,直到二位法官中較老的一位輕聲笑出。這位法官說他們知道案件,因為他們介入了批准判決。年輕的法官承認案子有問題。他承認強迫招供。

較老的法官不擔心法律程序複雜。他勸告謝先生可以訴請再開案件。但當法官提供了最後的忠告,"不用著急" ,"畢竟, 這是終身監禁"時,謝先生充滿了悲憤。

中共的獨裁政府依靠意識形態和殘忍的暴力束縛和控制社會。現在, 卻要求他的公民,譬如謝先生相信國家法制系統會解決矛盾和主持正義。

但謝先生悲哀的哭泣對於政府承諾的法治提出了一個基本問題: 犯罪被告有可能得到一次公平的判決嗎?

在美國犯罪率也很高, 特別是聯邦刑事案件。但法律專家說, 美國檢察官經常拒絕起訴證據缺乏的案件, 同時法官和陪審員可保留自治權做出無罪判決,甚至對最證據確鑿的案件。

而在中國存在的不平衡狀態反映出中共高層領導人的矛盾心理。他們即要人們,譬如謝先生相信法制系統,為了確保社會穩定爭取公眾支持;又認為法律應該由政府控制, 並很少傾向於改革體制。

而且被告還面臨許多其它障礙: 太敢作敢為的辯護律師可能遭到檢察官的控告; 受理上訴的法庭很少推翻原判; 裁決經常是由秘密委員會決定,其中政治考慮可能像法律一樣的重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