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高牆電網的花園式監獄」


吉林監獄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120多名,它們利用各種古今中外都不曾見過的酷刑,殘暴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修煉。這樣一座監獄,年年被省、部領導部門評為「先進、模範、一流」等,獎狀、錦旗排滿牆。監獄自己攝製的錄像片中也是「坐落在吉林市西南的一顆璀璨明珠」,是「有高牆電網的花園式監獄」。

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監獄,一天24小時吃飯、上廁所、洗漱和睡覺都有專人跟蹤監視,不允許與別人說話,不允許隨便活動。除吃飯、上廁所、洗漱和睡覺,其餘時間都是「做板」,有時晚上「做板」到10點多或半夜,「做板」期間看管的刑事犯人可隨意打罵、體罰、侮辱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王貴明2002年被非法關押在原七監區時,被強姦犯孔慶剛(綽號恐龍)打折兩根肋骨;原四監區刑事犯高國興(綽號猩猩)迫害法輪功學員陰狠至極,高國興用手掌捏學員的睪丸,用手指彈學員的眼球,取名叫「滿天星」,高國興還吹噓「我用的手法誰也受不了」,並到其它監區介紹經驗。這樣的迫害在各監區比比皆是。2002年至2003年,監獄爲了鼓勵刑事犯人加大迫害,每「轉化」一人獎勵5分,「轉化」不好的扣分。至此,這些被指定專門做「轉化」的刑事犯人,就積極殘暴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吉林監獄還實行株連監管方式,組成「互包組」,對「轉化」工作做的好與不好,獎分、扣分,直接與「互包組」每個成員掛鉤,它們將這種封建社會「株連九族」的腐朽遺臭拿出來監管犯人,還取個美名「鏈條式」監管辦法。目前,國內各監獄都推行此辦法。

吉林監獄特製「抻床」,殘酷施暴。 惡人行刑時,先將被抻人兩支手腕套入鐵釦子內,緊上螺絲,再將兩腳也依次套入鐵扣內,使人體成「大」字形,因鐵釦子下半圓有帶螺絲扣的立柱插入鋼板的密孔中,故身體與床板離開距離,使人「騰空」。「騰空」後全身自然呈被「抻」狀態,人的體重越重,「抻」的力度越大,沒有鬆動餘地,全身關節充分「抻」開,有古代「五馬分屍」的狀態。更加殘忍的是:「抻」20至30分鐘,待四肢沒有知覺後,放下來,暴徒一起上來給揉搓手腳,待稍有知覺再「抻」,它們管這種「抻」法叫「衝鋒」。嚴管隊犯人「大剛」曾對人說:我在嚴管隊這麼長時間,還沒有看到誰能挺過三次「衝鋒」的。

「談話」是其中手段之一。它們冠以與法輪功學員建立所謂「語言溝通平臺」,逐個輪流找法輪功學員「談話」。2002年至2003年監獄教育科和省610辦公室派人來直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一段時間之後,「轉化」效果不佳。於是它們就在2004年拉來、幫凶做「轉化」工作。幫凶們被分成兩個小組,每組4至5人不等。在教育科李永生、王元春兩個惡警的帶領下,惡人們不分白天、深夜,隨心所欲,無所顧忌,想甚麼時間找法輪功學員就甚麼時間找,想談多長時間就談多長時間,想用甚麼方式就用甚麼方式,想送上抻床,就送上抻床,侮辱人格,摧殘肉體。這些幫凶們卻對惡警阿諛奉承,端茶打飯,捶腿敲背,拔罐子,倒洗腳水。

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的史文卓在嚴管時上抻床,心臟病犯了,從醫院打完針後,仍被關押。被非法關押在7監區的劉歌群在抻床上腳筋抻傷,仍強迫他陪著一波又波學員「談話」,時間長達三、四個月之久。

吉林監獄自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監獄教育科就一刻沒停,開足馬力,探取了各種手段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