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賞:《穿越生死》(十七)

2006-02-19 05:05 作者: 作者:王玉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揭露學術騙子

二○○一年三月份,何祚庥要來哈爾濱作誣蔑大法的報告,目地是要轉化更多的大法弟子,毒害更多的市民。我們在第一時間知道這個消息,很快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都知道了,我們絕不能讓這個學術騙子得逞。

北京"四.二五"事件,即起因於中國科學院的政治院士何祚庥。他是中國科學院唯一一個靠政治運動起家的院士。他在學術上沒有任何建樹,一生靠打擊別人往上爬。何祚庥完全無視法輪大法弘傳以來廣大中國人民身心健康和穩定社會環境的事實,肆意歪曲誹謗,幹著與其「院士」身份毫不相稱的邪惡行徑。

在何祚庥到哈爾濱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幾個同修製作了大量傳單,"何祚庥其人"、"何祚庥,哈爾濱人民不歡迎你"。用白色的不干膠,列印出標語:"剷除邪惡!"、"肅清何氏的謊言!"通過這種形式揭穿何氏的謊言。

我們一直等到後半夜,馬路的燈都熄滅了,才出去挂標語。因為天很黑,出去挂標語時警察不容易發現我們。否則在燈光亮著的大馬路上很容易被抓。標語都掛在大馬路的樹上,因為馬路上的人很多,車流量大,觀望的人很多。

我們穿越小區、居民樓,梯陽臺太高,夠不著,我們就到樓道裡找來拖布桿,每家門口都有,一頭纏上橫幅的布條,到每個樓房最顯眼的地方,往上一舉,把標語掛在陽臺的鐵鉤子上,再往樓道的頂層窗戶口上挂,順著風刮向外樓牆面飄起,第二天我們觀察挂好的真相標語"法輪大法好",黃底紅字,效果非常好,一連幾天在樓頂上飄揚。

天寒地凍,人們都已經進入夢鄉,大法弟子不知疲勞,為了讓人們知道真像,不顧狂風暴雨,因為我們心裏有一股堅不可摧的力量。我們冒著大雪,沿著路途找光滑的牆面,所有的牆面都得用布擦乾,不然很難黏貼上去。我們將北方劇場門前的進口處的一面牆貼滿標語,將何祚庥住的賓館外牆也貼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金剛永存"的標語。樹上、汽車棚上、飛機場的路上、旗桿上、市內主要幹線上、樹梢上、花園亭子上,全都貼上,掛上標語。我們齊心合力,在一夜之間,不干膠貼滿了城市的大街小巷。天亮時,我們的兩手全變成了黑色,擦牆的布都用沒了,就用手擦,再貼上嶄新的標語,我們各自看著雙手,都開心的笑了。

當人們從沉睡中醒過來時,驚奇的觀賞這些帖子和標語。這一晚上鋪天蓋地的揭露何祚庥的行動,驚動了公安。原來何祚庥打算在北方劇場演講毒害更多的市民,當聽到"哈爾濱人民不歡迎他!""剷除毒瘤!"時非常緊張。何祚庥又轉移到展覽館,公安出動了兩大車防爆警察,會場的門前門後裡裡外外全是警察,戒備森嚴。何祚庥自己也說:"我剛到哈爾濱,有人就要剷除毒瘤、剷除惡魔,把我當魔了。"

何祚庥到處散佈謠言,說一個中科院的學生,煉了法輪功不吃不喝等等。法輪功明確指出功法中沒有"辟谷",讓學員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經調查,該學生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學員將事實告訴了何祚庥,可是何仍然無視事實,繼續造謠。

在中科院有數十位學業有成的年輕的科技英才,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投入監獄、勞教所,剝奪了他們為祖國、為人民工作的權利,何祚庥難辭其咎。

"萬家慘案"震驚中外

二○○一年六月二十日在萬家勞教所發生了驚人大規模慘案,十五名法輪功學員遭到虐殺,其中李秀琴、張玉蘭、趙雅雲當場死亡。
" 六.二○萬家虐殺慘案"驚動了中共高層以及國際社會。當局怕走漏風聲,當即關閉勞教所大門與所有的出入口,禁止任何人出入,並且當場收繳所有管教人員的手機。全體管教人員包括臨時工一週內不許回家,以防堵消息。儘管如此,"萬家虐殺慘案"仍然傳到了海外,引起了善良的人們的公憤。

六月二十日,萬家勞教所門前積聚了很多老百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他們都為自己的親人擔心。自二○○一年六月以來,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亡人數急劇上升。以江xx為首的犯罪集團,通過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全國性組織"六一○"辦公室,下達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使迫害越演越烈。在鎮壓行動不斷升級下,馬三家勞教所將十八名大法女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前門的派出所警察公然強姦女學員;朝陽看守所效仿馬三家行惡;黑龍江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虐殺法輪功學員……種種滔天罪行,罄竹難書。這些暴行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震驚。在短短一個月內,中國就有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使學員死亡人數上升到二百五十五名。

二○○一年,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的女大法弟子人數超過了五百人。即使當時網路被封鎖,法輪功學員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消息還是傳開了。從六月二十日後陸續有上百名家屬到萬家勞教所去要人,究竟是哪幾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沒有人知道。什麼人是死是活,管教人員一律封鎖消息。越是這樣家屬越著急,他們聚集在大門口不走,只要有一個人出來,家屬們就一擁而上地問個不停,想知道一點訊息,可是仍然一無所獲。

同修被迫害致死,使我痛心疾首。我不能再沉默下去,我告訴自己立即行動起來,揭露江氏流氓集團對人權、對信仰犯下的滅絕人性的罪惡。時間很緊迫,我製作了三封致當地市民的公開信:「揭露萬家」、"揭開中國恥辱的面紗"、"女兒身陷囹圄老母慘死家中",三天三夜沒合眼,製作了幾十萬張揭露萬家勞教所對法輪功欠下的血債,灑遍千家萬戶。傳單從北方運輸到全國各地,廣為散發。

我早早的起床,到外邊一看,到處都是我們散發的傳單,連我租的房子門上,都貼上了公開信"揭露萬家"。邪惡害怕曝光,開始臥底抓人。一天我正準備到一個同修家,剛一到住樓前,就看到這個同修雙手銬著,被幾個警察帶走了。兩個男警挾持一個女學員,連推帶打的帶上警車。

到了晚上我又去她家樓下,想看一看他家有沒有人,因為警察經常在抓人後進入屋裡臥底,以繼續抓捕更多的同修。果然不出所料,有警察在那裡臥底。這些人領著加班費、過夜費,抓到一個還要得獎金,拿著納稅人的錢,幹著迫害好人的勾當。

在樓前黑暗的地方,我突然看到一個同修進樓裡,我認出了她,我們已經兩年沒見面了。我趕緊把她拉走,原來她剛接到萬家勞教所的大法弟子的信,幾次找同修上網。她把信遞給我,說:"萬家勞教所滅絕人性,管教人員用盡種種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禽獸不如。警察讓我們寫保證與大法決裂,我們不寫,他們就對我們拳打腳踢。禽獸不如的警察強行把一位女同修抬進男監,三個男犯人輪姦了女同修。同修抗拒並告訴他們說,你們這是在犯罪,會遭報的。暴徒們說他們不怕,用盡各種獸行殘害大法弟子。"

她說:"五月二十四日,我們小號的幾個同修因有的超期六個月至八個多月至今不放,我們寫信反映,被勞教所扣下,不許我們提,不許家人進行上訪,嚴密封鎖消息。我們絕食抗議,在我們絕食至第四、五天時,暴徒們把我們拉走,強行灌食,灌不進去他們就毒打,有一個同修被打昏,小便失禁。這時我們本著慈悲的心向他們講道理,他們強行用襪子堵我們的嘴,把手銬上,用膠布把嘴給黏上,不讓我們講話。管教讓我們配合他們工作,寫所謂的保證書,我們不寫,他們就用手銬把我們吊起來,一吊就是幾天幾夜,有的同修被吊得昏了過去,尿都尿褲子裡了。用冷水潑,然後用電棍電;開大空調凍我們,把我們凍得直發抖。如果仍不屈服,暴徒就罰我們在地下蹲著,一蹲就是三、四十個小時,起來都不會走路,腿腫得很粗;暴徒還罰我們坐小板凳,一坐就是二十多天不許起來;不讓我們睡覺,他們整天沒完沒了的放音樂,音量很大,困得我們一頭栽倒在地上。"

我聽到這裡心如刀割。同修正遭受這種非人的折磨,我怎能不讓世人知道?我們要將這件事向全世界曝光,傳單要發出去。我們必須正告萬家勞教參與迫害的惡人: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將得到應有的報應。

(待續)

(聯結收聽由希望之聲/陳悅為你播出的"長篇紀實文學:穿越生死"17)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