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街頭美女婀娜大方 白俄羅斯飄著蘇聯味


白俄羅斯被稱為獨聯體各國中「最像蘇聯」的國家,這裡至今仍保留著大量蘇聯時期的政治傳統、社會制度與機構設置。2006年3月白俄羅斯總統選舉期間,記者走訪了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這座已經有近千年歷史的城市。匆匆來去之間,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濃濃的「蘇聯味兒」。

圖:在明斯克著名的「淚島」,每年都會舉行儀式悼念蘇聯從阿富汗撤軍

至今保留「克格勃」

來明斯克之前,就聽別人說過,白俄羅斯是獨聯體中最像蘇聯的國家。然而剛到明斯克時,我卻找不到任何「蘇聯」的感覺。車窗外穿著時髦服裝、留著奇特髮型的年輕人在街頭遊蕩,城市裡也不乏賭場、脫衣舞等「現代文明」的產物,商場裡的法國服裝、義大利香水也一樣琳琅滿目。正午時分,街心花園裡讀書的學生,纏綿的情侶,遛狗的老人……跟俄羅斯相比,我倒覺得明斯克更像一座典型的歐洲城市。

說白俄羅斯像蘇聯,大概主要是說這個國家的政治和社會制度。白俄羅斯獨立十多年來,很多制度、機構稱謂也都保持了蘇聯時的傳統。例如,前蘇聯的國家安全機構-----「克格勃」,大多數原蘇聯加盟共和國在獨立後放棄了這個稱謂,唯獨白俄羅斯直到今天還保留著。又如,白俄羅斯還保留著蘇聯時期的一些社會福利制度:所有公民享受免費醫療,教育方面,除了中小學教育全部免費外,就連大學裡也有一半的系是免費的。在白俄羅斯,由於政府將每年財政收入的2/3用於福利和社會保障,因此老百姓日常生活所必需的住房、水電、煤氣、供暖等費用都很低廉。


圖:「冰霜老人」和「雪姑娘」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參加傳統的迎新年大遊行。

千年名城傷痕纍纍

很少有人知道,明斯克的歷史至今已有近千年了,然而在這裡,卻幾乎看不到那種有幾百年歷史的老房子。這是因為,在上個世紀40年代,這座城市的歷史被德國法西斯攔腰斬斷。在二戰期間長達三年的淪陷中,明斯克幾乎成為一片廢墟。二戰結束後,明斯克人以斯韋斯洛奇河為中軸,在廢墟上重新建起了這座城市。

在明斯克,處處可以感受到這座城市對和平的珍惜和對戰爭的憎惡。斯韋斯洛奇河中心,有一座自然形成的、方圓20多米的小島,上世紀90年代,白俄羅斯著名的雕塑家在島上創作了一組群雕,用於紀念在上世紀80年代蘇聯入侵阿富汗戰爭中陣亡的白俄將士。今天,人們把這個原本無名的小島稱作「淚島」,每當蘇聯從阿富汗撤軍的紀念日,這裡都會舉行悼念儀式。在明斯克的郊外,還有一座「光榮之丘」,那是在1995年二戰勝利五十週年的時候,白俄羅斯政府用從全國各地採集而來的泥土堆積而成的一座30米高的小山,紀念那場半個世紀前的災難。


圖:白俄羅斯佳麗

明斯克是一座傷痕纍纍的城市,除了戰爭之外,最嚴重的傷害莫過於20年前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泄漏事故。「切爾諾貝利傷殘者」協會的主席卡緬科夫告訴記者,白俄羅斯是切爾諾貝利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直到今天,白俄羅斯仍然沒能從切爾諾貝利的陰影中解脫出來,在白俄羅斯境內,仍然有好幾處數百平方公里的「無人區」。

總統要保護美女資源

白俄羅斯盛產美女,在明斯克,我充分感受到了這一點。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不經意間,一個個「霍爾金娜」、「莎拉波娃」從身邊翩然走過。那深深的眼眶、清澈的眼眸、高高的鼻樑……完全符合世界上大多數民族的審美觀點。今年一月,紐約舉行的「世界超模大賽」中的花魁,就是一位18歲的白俄羅斯女高中生。

白俄羅斯姑娘的美,還在於一種無法言傳的「風情」,同東方女孩相比,白俄羅斯的美女少有內斂、含蓄,卻多了一份自信、張揚。一次在街頭,我舉著相機,原本打算拍街角的路燈,不料一張少女的臉卻突然風情萬種地出現在鏡頭裡。原來,這位姑娘誤以為我在拍她,不但沒有不好意思,反而擺好姿勢「配合」我。我也索性將錯就錯地拍了個夠,隨後她還留給我電子郵箱,囑咐我一定要把照片發給她。

近年來,白俄羅斯的年輕姑娘中,也興起了一股「西風」,她們紛紛走出國門遠赴西歐,或嫁為人婦,或簽約法國、英國的模特公司,對此,盧卡申科總統曾經公開表示,美女是白俄羅斯的一大資源,政府必須採取措施,加以保護。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