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金盾工程監控12億人信息


據《新華社》6日報導,自從2003年中共政權啟動電訊監控工程「金盾工程」以來,公安部門已經把中國96%的人口資訊輸入到資料庫中,也就是說,中國13億人口的12億五千萬人的資訊已經存儲在公安部門的資料庫中。《新華社》還引述公安部官員的話說,去年偵破的刑事案件的20%曾得到這個資料庫的幫助。

那麼,建立這樣的資料庫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有助於偵破刑事案件嗎?北京的自由撰稿人周先生和旅居加拿大的《不寐論壇》網站的站主任不寐都認為,建立這個資料庫的根本目的是監控社會上的每一個人。

記者:「金盾工程」現在已經把全國幾乎96%的人口的信息都輸入到資料庫裡頭,這確實是一項龐大的這個工程,下了非常大的財力人力,首先請教一下周先生先生,您覺得這麼大的一個資料庫,僅僅是為了刑事案件的破案嗎?

周先生:我覺得這個不太重要,重要的就是中共花了這麼龐大的金額,是通過什麼審查的程序,透明度有多高,程序是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如果說我輸進了我的個人信息,你徵得了我的同意,那麼你輸入胡錦濤一定也要經過他的同意,這樣就把它的惡性或者危害性限制到最小。

記者:您覺得他收集這些信息沒有經過本人的同意,是非法的嗎?

周先生:這一定是違法的,你輸入什麼我個人的信息,你是輸入了身份證號碼,還是我的家庭成員,還是我的個人收入?我不知道。憲法上有隱私權這東西,你有追查嚴格的保障。另外一個就是你花這麼多錢是不是經過納稅人的同意,而且你這個錢花的過程是否經過一個什麼樣的機構來審查?

記者:任不寐先生,您覺得他建立一個這麼龐大的資料庫目的是什麼呢?

任不寐:主要的還是強化中共對這個社會的管理和監控,因為中國社會出現了越來越多動盪不安這樣一個局面,我想中共當局對這還是非常憂慮的,所以它希望能夠藉助這些信息手段來強化對社會的監管。

記者:它怎麼去監管呢?拿這些信息做什麼用呢?

任不寐:這是我們應該清楚啊,信息管制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實際上這個信息上的收集整理,實際上在中國早先的戶口制度上完全完成了。那現在只是在網路上重新建立了一個戶口制度,那麼它的目的是一樣的,每個人包括剛剛周先生講的私生活各方面信息的整理,可以保證對社會上的移動都能夠隨時地、盡快地作出反應。

記者:任不寐先生,剛才周先生提到,這麼多的個人信息是不是合法?您覺得是合法的嗎?

任不寐:這得重新定義法的概念,中共往往可以製造出沒有法律根據的惡法,那麼如果從自然法的立場上來看,那顯然是不合法的,一方面它侵犯了公民的隱私權。另外一方面它侵害了納稅人的權利,就正如周先生講的,這麼大的投資並沒有經過納稅人的同意,但是你這種投資又用來侵犯納稅人的隱私權,那麼這樣的一個邏輯過程是違法的、違憲的。

但是,「金盾工程」實際上目標對政黨來講是控制社會,但這裡面也有很多很多個人性的原因,這些執行者也可能通過掌握私人信息來幫助它進行權力鬥爭。我們看到現在所謂的反腐敗,它會用很多特務手段、用一些個人隱私方面的窺探作為這種權力鬥爭的手段。

記者:像一些民主國家,比如說美國政府也有每個公民的信息資料庫,中共政權搞的這個資料庫跟西方國家的人口資料庫有什麼不一樣呢?

任不寐:我想這裡面區別很大,那麼第一點我們知道有共性了,只要有政府就會有管制,但是專制政府跟民主政府有以下這麼幾個區別:第一,就是它投資跟建立資料庫,那麼在民主國家還是要經過議會、民主輿論的監督,才能夠進行的,因此會有所收斂,不會或者不敢過分的濫用這些私人信息。但是在中國就很難確保這樣的情況。

另外一點,就是在民主國家,這種民主制度可以確保這信息更多的用於保護公民的權利,方便這個公民社會的一些自由,但是在中國的話呢,它只會用來方便專制權力的自由,使它們可以更加為所欲為的鎮壓民間的抗議,或者對社會進行管制,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

記者:周先生,你知道這個資料庫不僅僅是中共政權控制中國公民的一個工具,我們知道中國還有龐大的,據說有高達三萬人的網路警察,時時刻刻在監視著網路上人們的言論,您作為一個公民有沒有感覺到做什麼事情要非常的小心?

周先生:對我來說,公安方面肯定是看著我,根本就不迴避。

記者:公安方面就看著你,不迴避的喔?

周先生:它根本就不迴避,錯誤政治最大的受害群就是共產黨的中高層官員。

記者:為什麼呢?

周先生:前蘇聯,有些中上級官員貪污腐敗,有些人搞女人,前提是什麼,你要和我保持一致擁護我這個政權,你一旦不保持一致的話,我就監聽你家的電話、跟蹤你的行蹤,反腐敗就把你一個人整倒,那在中國也是這樣。

記者:剛才任不寐先生所提到的,資料庫收集了很多個人的隱私信息,所以權力鬥爭的時候就拿這些信息來打壓對方?

周先生:你只要跟我保持一致就沒問題,一旦有異動就會出現問題。

記者:任不寐先生看來中共政權搞這個資料庫,它不僅僅是針對這些異議人士,而是針對每一個中國人民?

任不寐:我想可以這樣講。我們一定要記得,對中共威脅最大的是它的統治集團內部的成員,因為這些人才真正掌握資源,對它有更大的威脅性。在中國,我想它一方面不能夠保證收集訊息的渠道是合法的,它也不能保證使用信息的方式是合法的,這才是最可怕的,就是它可以濫用這些信息,以達到箝制個人的目的。

據自由亞洲電臺錄音整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