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家族後人:陳家---豪門只在傳說中


   陳林穎曾說:「現在我們跟孔、蔣、宋家還會偶爾聯繫,在不同的地方我們會碰到,那時我們會想——我們原來是有淵源的,我們都是歷史的見證人。」

  「蔣、宋、孔、陳,他們也是凡人,都有過錯,如今功過均交由歷史評說。他們的沉默裡涵蓋著無奈,他們的沉寂亦是對歷史的交代。」陳立夫的三兒媳婦陳林穎曾平靜講述昔日家族歷史。

  國民黨元老陳立夫,浙江省吳興縣人,歷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組織部長、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等職,2001年2月8日在臺中逝世,享年101歲。而早在1951年,陳立夫的兄長陳果夫就因肺癌過世,終年60歲。

  陳林穎曾生在臺北,祖籍浙江,是臺灣著名國學大師林尹的女兒,也曾是陳立夫的「乾女兒」。初中以後林穎曾赴西班牙留學11年,直至取得馬德里大學文哲學碩士學位,讓她擁有了外向性格和直爽脾氣。陳林穎曾現任財團法人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這個基金會致力於兩岸的醫藥交流和文化教育交流,與北京中醫藥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都已展開交流合作,陳立夫、陳澤寵生前都曾擔任基金會董事長。

2000年在紐約第五大道孔家,李龍鑣(左一)偕夫人與孔令儀女士(左三)及丈夫黃雄盛(左四)合影


  陳立夫有三子一女,長子陳澤安由臺灣大學農學系畢業,由於陳果夫沒有子嗣,陳澤安被過繼給陳果夫,陳澤安後赴美國求學,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的知名植物病理學家,如今80歲;次子陳澤寧由臺灣大學電機系畢業後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學習,後在一家公司擔任研發工作,如今已79歲;女兒陳澤容16歲時就赴美學習音樂,如今也已72歲。陳林穎曾的先生陳澤寵是陳立夫最小的兒子,是普度大學航空工程系和工業設計系的雙科碩士,畢業後在洛杉磯工作。

  1950年,9歲的陳澤寵跟隨父親陳立夫赴美。當時的陳立夫已退出政壇,在美國新澤西經營一家養雞場。「公公的雞場開了好幾年,被燒掉過兩次,還遭遇雞瘟。當時李敖質疑,陳立夫先生怎麼可能打著領帶去餵雞?我先生跟李敖說,你實在不瞭解我的父親,他相當注重禮儀,又常有人去農場拜訪他,他總不能衣衫不整接待客人,所以他才經常打著領帶做農活。的確,當時孔祥熙、宋子文等很多人都曾去看望他。姐姐澤容訂婚時,爸爸媽媽親手用雞蛋做了3個月蛋糕,招待了 150多位客人,還有很多人喜歡我婆婆做的辣椒醬,真材實料、價廉物美。」陳林穎曾用「解甲歸田」來形容公公陳立夫當時的狀態。

  在陳林穎曾的印象中,陳立夫在美國的雞場經營得並不好,先生陳澤寵念的是美國公立學校,直到在普度大學求學時都是半工半讀,並依靠哥嫂援助才完成學業;而她與陳澤寵的相識冥冥之中彷彿已有定數。「我們之前並不相識,可能是公公婆婆的有意安排,1976年年初我剛好從西班牙回臺北,才見到陳澤寵,大家講西班牙的舞蹈和音樂,我們聊了很多,他興趣很廣,對美國很瞭解,但完全是傳統中國人的思維。那時我23歲,我覺得大我12歲的他成熟穩重、書卷氣十足,讓我很有安全感。」1977年,陳澤寵與林穎曾結婚;1982年,他們回到臺灣定居,陳澤寵開始創業,開辦自己的電器工程代理公司。

  在陳林穎曾看來,公公陳立夫是儒家的推崇者,1969年,陳立夫回臺。「蔣介石先生發電報請公公回臺灣做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副會長,蔣介石先生任會長。陳立夫先生有本書叫《從根做起》,他認為雖然經濟發展了,但中國文化的根仍需守護。就像他常講的,政治是短暫的,文化的根是永遠的。」

  1988年1月31日,蔣經國病逝,陳立夫找到蔣緯國、趙耀東等30多名國民黨元老聯署,提出一個「以中國文化統一中國」的方案,在島內引發強烈震撼。在陳林穎曾的印象中,90年代初公公陳立夫對兩岸交流的態度很積極,陳立夫認為政治可以用柔性方式處理,用文化的根來加強接觸,但李登輝卻予以敷衍和阻撓。陳林穎曾說,陳立夫先生最早就發現李登輝是最不愛中國的,公公曾在便條上寫過「最不願意見到中國統一的就是‘李總統’」,「這個便條大約是1992 年寫給‘總統府’資政陶百川先生的,還在我家裡,陶百川當時對兩岸交流還有希望,期望能組織兩岸交流小組。」

  在陳林穎曾看來,公公陳立夫晚年的生活簡單而有規律:早晨5點起床,然後是寫毛筆字、看書;他很保守,如果有10元錢,往往只做七八元錢的事情;他擔任了臺灣中國醫藥學院30年的董事長,為這所學校募款,一直做到過世……「公公組織了一個‘老人會’,原本80歲的老人才能入會,後來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公公就將‘入會標準’降低到 60歲。只要有走的老人,公公都親自到殯儀館去送行。」

  夫人孫祿卿的離去顯然對陳立夫的影響最大。「婆婆畢業於上海美專,喜歡理家,是標準賢妻良母。他們夫妻的感情很好,公公常講,‘愛其所好,敬其所異’。」陳林穎曾說。

  陳林穎曾透露,公公陳立夫並未留下多少遺產。「公公更像一位讀書人,很受晚輩尊重,他教導子女們要自食其力,陳家的生活方式跟臺灣的普通民眾並無兩樣。公公在臺灣天母曾有座房子,是早年蔣經國先生陪他去看的。但買地和造房子的錢由他的4個子女通過每月分期付款支付,婆婆過世後,在1992年,公公將房子賣掉,並把賣房的錢歸還給孩子們。」

  「我們一家都沒有再從政。陳立夫先生沒有明說不讓後代從政,但他主張讓孩子的興趣自由發展。我先生回臺灣時,蔣經國先生曾找過他,問他是否有興趣為民航局服務,擔任高階職務,我先生表示自己對環境不熟悉——實際上,陳家並非認為為官就是榮耀。」陳林穎曾認為嫁入陳家的她並未沒有看見所謂的豪門的奢侈與浮華,先生陳澤寵從來不事張揚,「總是等他做到某個程度時,人家才發現他原來是陳家的兒子。」

  陳家第三代孫輩目前共12人,分別在金融機構、醫療工程機構和高校任職,「他們都很傑出,都是哈佛、MIT、普度、斯坦福等名校畢業。」陳林穎曾說。陳林穎曾的長子陳紹誠(Victor)今年27歲,次子陳紹仁(Stanford)今年25歲,兄弟倆在臺灣念完高中後到父親的母校普度大學學習工商管理。

  去年7月,陳澤寵帶妻兒到北京旅遊,其間身感疼痛,8月初陳澤寵住院體檢並接受腫瘤切除手術,術後病情惡化,最後不治身亡。先生陳澤寵的突然辭世,讓 54歲的陳林穎曾難掩憂傷,面對記者時甚至幾次淚水盈眶。「我先生在我們家是全能的百科書,他本來想兩年之後退休,現在卻突然離去,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恍然一夢。Victor還未畢業,只好先休學一年,幫助打理父親的企業。」失去主心骨的家庭瀰漫著酸楚氣息,小兒子Stanford幾次跟母親說,媽媽,我打電話給爸爸,他沒有回我電話……後來Stanford突然醒悟,原來爸爸已經過世了。

  他們一家四口的最後一次團圓飯選擇在北京飯店,此後來北京,陳林穎曾常願意去北京飯店,還坐以前的那個位子。「它是絕望的傷心地,也讓我有回憶,我在哪裡摔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

  有很多的事情讓她必須堅強以對,彷彿遲來的責任。比如,第二次國共和談時,周恩來先生曾經寫了一封信給陳立夫,原件還在陳家。鑒於此,陳林穎曾期望像宋子文的外孫Michael Feng一樣,找尋一個權威的機構來保存陳立夫資料。

  1993年,陳林穎曾向「國有財產局」承購陳立夫宿舍後,遭到臺灣銀行以無權佔有及必須拆屋還地起訴,經過14年纏訟後,法院判決她敗訴,雖然陳林穎曾一再懇求期望將陳立夫臺北宿舍改成文物紀念館,但陳立夫在臺北市的故居還是被強行拆除,無奈的陳林穎曾只有在拆遷現場為故居拍照留影。即便如此,她仍希望通過司法途徑繼續她的抗爭,她認為臺灣銀行送交法院的證據,至少有超過兩份以上與「國有財產」和家屬原始資料不同版本,「我們維護自己權益的行為跟一般公民相同,沒想到政府出現偽造文書的嫌疑。在李登輝時代,他們都是用這種手法拿回了政府配給國民黨後代的房子,民進黨時期,這樣的事情仍在延續,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都是有跡可循。」

  曾有人勸陳林穎曾放棄,但她顯然並不準備這樣做。服輸——這個字眼有違她的本性。

  陳林穎曾還在為購買《中央日報》事宜到處奔走,陳立夫曾擔任《中央日報》第一任董事長,一手創立了《中央日報》,但在今年6月1日,已有69年歷史的《中央日報》因入不敷出而停刊。

  「我跟馬英九先生講過想購買《中央日報》,馬英九也表示樂見其成。拿到財務報表我們才能待價而沽,但我卻看不見《中央日報》在操作上的透明化,國民黨的財務報表遲遲出不來,我們買家也無法瞭解《中央日報》內部的運營狀況。」雖然碰到了一些實際困難,陳林穎曾仍告訴《新民週刊》,基於陳家對《中央日報》相當深厚的淵源和感情,她決心讓《中央日報》繼續存在和運轉。

  陳林穎曾第一次見到宋美齡是在她的100歲生日宴會上,站在公公陳立夫身側。看到兩位老人相對,她頓時感覺歷史撲面而來,那種感覺如此洶湧,無以形容。「現在我們跟孔、蔣、宋家還會偶爾聯繫,在不同的地方我們會碰到,那時我們會想——我們原來是有淵源的,我們都是歷史的見證人。」她這樣描述自己的感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