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一個善良的「小姐」想到的

2006-07-15 21:20 作者: 清風絲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將近中午,我將頭探出門外,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在走廊上徘徊著,我沒有多想什麼,就把門敞開了,為了散室裡的熱氣。突然一陣腳步聲,「姐!你知道隔壁的人家哪去了嗎?」
嚇了我一跳。「不知道啊!他們不在家嗎?那你在我這坐坐吧!」女孩子感激的笑笑坐了下來。我們就東拉西扯開了。

「姐,這屋子你自己住啊?你沒男朋友嗎?」

「嗯,自己住。還什麼男朋友呀?有過老公,剛離婚了。」我撇了撇嘴,自嘲道。

女孩子頓了半天不好意思說話,又過了一會「姐,你多大?」

「30了。」

「不會吧?你看起來就21歲的樣子,身材還那麼好,皮膚也好。」

略微的,心裏劃過一絲喜悅。我微笑著看著她,一個很漂亮很真誠的女孩子,漂亮的著裝卻無法掩飾她內心的純樸,一直以來,我最喜歡看到符合純真善良天性的人了。

雖然我平時不擅言辭,可也總得說些啥吧?「妹妹你多大了?做什麼工作的?」

女孩子有點窘,一會兒抬起頭來:「姐我比你小六歲,24了。看你人真好,我就和你說了吧,我做小姐。姐別看不起我。」

心裏一驚,我的臉上卻絲毫沒有任何變化,這得益於我的個人修養。

但是她仍然急急的跟我說:「姐,我初中畢業,沒文化,父母都是農民,剛來的時候我找的工作都很累、很累,而且工資很低,連自己都養活不過來。我也不願意做小姐這一行呀!可我想要和人一樣的生活,我打算掙些錢,然後就再也不做了,自己開個小專賣,再找個好人家把自己嫁了。」

剎那間,我的淚水懸到了眼眶,強忍著沒有流下來,萬千滋味在胸中翻騰著。女孩子又接著說「姐,你看不起我了嗎?姐......」

我抬起眼睛,真誠的看著她:「不會的,姐不會的!姐能感覺到你是好人。是這個吃人的社會把你逼到這一步的,是那可惡的共產黨幹的好事。」

其實那一刻我最想說的是「共產黨逼良為娼的」,但是我沒說,我擔心會傷害到她。

緊接著我繼續說:「雖然我是個碩士,可我們都是社會的最底層,受得是它共產黨的欺壓。姐一點也沒看不起你,我看不起的是那些自居高位卻不停的貪污受賄的共黨高官,我最看不起的是他們,因為人好不好最重要的是他的心靈好不好。」

她釋然了:「姐,其實我心地是很好的,我一看到要飯的我就給他們錢。」

過了一會兒,她說自己肚子疼,我就讓她躺在了我自己的床上,我坐在她身邊,靜靜的看著她,心中百感交集。

共產黨一直居在高位上,用貪污老百姓血汗錢無度的揮霍著,而最底層的人民卻過著慘無天日的生活。農民天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苦耕種,一年下來不孚溫飽,有的一家人穿著一條褲子,誰出門誰穿;工人天天站在機器齒輪旁邊,卻僅領取幾百塊錢,有的還下了崗,連吃飯都顧不上了;工人農民已經不敢生孩子不敢生病了,因為養孩子需要錢生病更要花大量的錢。而共產黨把什麼都當成了自己攫取錢財的手段了,大學變成了產業化的,學的學費不停的上翻著,最近連讀研也要高額收費了;汽油價格不停的上長著,人們坐不起車也開不起計程車了;如今只要被共產黨壟斷了的行業統統變成了它的斂財手段。

現在這可憐的女孩子只能靠賣身生活,是誰在姦淫她?是嫖客嗎?不是!是共產黨!逼良為娼已經成了社會上的普遍現象,共產黨不僅要姦淫她們,還在她們身上收取費用,翹著二郎腿作老鴇,據說中國現在稅收的最大來源就是色情行業。不僅如此,共產黨還要無恥的為自己豎立貞潔牌坊,不停的到處所謂的掃黃,嚴厲打擊色情行業等,白天掃完了,新聞和焦點訪談做了戲,晚上自己再去睡,中央到底有多少高幹包有二奶?能數得清嗎?在電視上取締,卻在私底扶持,畢竟老鴇還得小姐養!現如今被它愚民了的老百姓,還天天高歌著:「沒有共產黨,我們還怎麼活啊?」中國人民已經不知不覺中變得很奴性了,難道高尚的職業就不能養活我們嗎?偏要做共產黨的小姐才行?難道小姐就是應該感謝老鴇的嗎?

快醒醒吧!我親愛的中國人民、我可憐的父老鄉親。直到現在,你們連飯都要吃不上了,還要傻乎乎的抱緊它嗎?它就是只貪婪的惡獸,用它欺騙的伎倆和甜言蜜語榨取我們血汗的同時卻不管我們的死活。我們只有離開它,才會有美好的生活!只有離開它,我們的中華民族才有希望。

想到這裡,女孩子慢慢睜開了眼睛,我憐惜的看著她說:「姐姐我讀書多,會上網,看到海外網站了,大家都在那兒退黨、團、少先隊了。因為共產黨要倒了,它做的壞事太多了,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反右、98殺害大學生,和最近迫害法輪功,妹妹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吧?大法是教人做好人,同時讓人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而共產黨偏要鎮壓。這些政治運動中國總共死了好幾千萬人呢!妹妹如果是它組織裡的就趕快退了吧,它做惡太多要倒臺了。而且現在三退沒危險的,因為用的是化名,有證書和密碼,將來可以為你脫離了共黨組織做證的。對現在也沒有影響,對將來又多了個保障,何樂而不為呢?我們可都全退啦!」女孩子睜大了眼睛:「姐我好像什麼也不是呀!但我妹妹是,我看到她好像有個團員證。」「那你回家快告訴她,也告訴你的家人吧!」「好的,姐姐,謝謝你。」最後,我們又東拉西扯了一會兒,我希望她將來能找個正當的職業,畢竟她現在的行業在人面前很難抬頭的。她看了看我,笑了。

這時隔壁人回來了,女孩子走了,臨走時還招呼我有空去隔壁玩,我笑了笑說:「真的,我有點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