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再論中國呼喚大政變

2006-07-15 22:13 作者: 袁紅冰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引言

人類的歷史由意志主導。主導歷史的意志可以分為兩個基本範疇,即國家權力意志和公眾意志。

在常態下,國家權力意志直接主導歷史;公眾意志則在特定情況或者非常態情況下,通過更換國家權力意志的人格承載者的方式,體現其主導歷史的作用。不過,對於民主國家和極權專制國家,公眾意志在主導歷史過程中的地位和樣式卻有原則性區別。

就民主國家而言,憲法和法律構成國家權力意志的靈魂,執掌國家權力者是憲法和法律的僕人,他們執行公務的個人意志必須服從憲法和法律。關鍵點在於,憲法和法律是公眾意志的體現。因此,國家權力意志就成為公眾意志主導歷史的中介。同時,公眾意志又通過定期、公正、自由的選舉,即通過政治選擇權,獲得確定國家權力的具體執掌者的權威。從而進一步保障了公眾意志作為國家權力淵源的地位。以上所述,構成了現代法治精神的最基本內容。

極權專制國家的本質在於國家權力的私有化。壟斷國家最高權力的政治人格——一個人或者一個寡頭集團的個人意志,才是國家權力的靈魂。憲法和法律也不過是極權專制者意志的體現。由於國家權力的私有化,公眾意志與國家意志處於直接對立的狀態。公眾意志被排除於國家權力意志之外,個別政治人格以國家權力意志的名義主導歷史進程。以上所述,構成了從古至今的人治精神的基本內容。

極權專制之下,國家權力意志與公眾意志的對立,是基本的社會矛盾。當矛盾發展到特定時代的社會結構難以繼續承受的極端狀態時,公眾意志改變國家權力意志的大變革就會發生。大變革如果是以民主法治理念為引導,她就意味著公眾意志根本主導歷史進程的新時代開始了。

 

二、中國處於大變革的前夜

人類有史以來最凶殘、最成熟、最偽善、最腐爛、最頑強的極權專制非中共暴政莫屬。這是中國的悲哀和艱難。同時,中共暴政一旦被中國人民所否定,就意味著敲響了極權專制的最後喪鐘,這種摧殘自由人性的政治法律制度將從此退出人類歷史。這又是屬於中國的光榮。

悲哀和艱難仍然是現實,光榮卻還屬於未來。但是,現實中的一切都預言著社會大變革,而聰慧的人們也能感到,未來在急切地期待著社會大變革。

八九年六月四日,是中共暴政用屠刀劃出的歷史界限。鄧小平用鐵與血證明了暴政的凶殘,也徹底撕下了暴政的道德遮羞布,以政治流氓式的勇氣,裸露出中共的專制本能。極權政治毫無顧忌地裸露自己的殘暴本能之日,便是其完全淪為政治黑幫集團的起點——這是歷史事實的結論。

歷史邏輯運行到今天,中共暴政已經完成了貪官污吏、奸商惡賈和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沆瀣一氣,形成政治黑幫集團的過程。這個政治黑幫集團,假經濟改革之名,構建起權貴市場經濟體制。以腐敗權力為軸心,以權錢交易為動力的權貴市場經濟,其基本機能就在於為權貴階層迅速攫取社會資源提供運作機制,並且無法阻止地造成社會在財富和權利兩個範疇內的極度兩極分化。

中國當代權貴階層財富的快速積累,可以令歷史上所有的暴發戶震驚與艷羨。不過,底層民眾的貧困和苦難,社會正義的喪失和人權災難,對權貴階層的憤怒和詛咒也在同步增長。社會大分裂的趨勢正如尾巴被點燃的公牛瘋狂地奔向極端。社會很快就將在那極端之處,驟然斷裂為大變革的史詩。

如果說社會的全面兩極分化構成社會大變革的宏大背景,那麼,壟斷專制權力的中共政治黑幫集團的現狀,則在催生社會大變革。

從中共建政起,到「文化大革命」,中共暴政實施的一系列反人類罪行已經摧毀了共產主義的理想和信念。「文化大革命」後,胡耀邦、趙紫陽、萬里等推行的「改革開放」政策,是歷史給中共挽救自己道德基礎的最後一次機會。六. 四屠城,中共暴政的道德基礎以及共產主義理念被射向學生和市民的槍彈徹底擊碎,中共統治集團從此完全淪落為精神的破落戶,儘管它壟斷著世界上最強大的專制權力。只配作大學班級團支部板報小品的「八榮八恥」,居然由中共領袖堂而皇之的提出,並希圖用之重建中共的道德。這就足以說明中共已患精神絕症。

堅硬的政治意志是保障中共生存權的精神因素。理論和道德的破產意味著形成政治意志的根據已經不存在。中共政治黑幫集團現在已是精神破滅、失魂落魄的政治活鬼。用國家恐怖主義和黑社會方式維持專制體制,以繼續貪婪的攫取私利,乃是中共黑邦政治集團唯一的心理衝動。

精神湮滅,赤裸裸的利益成為中共凝聚力的依托。利益有其強勢,也有其脆弱。短時期內,一個政治組織可以由於共同利益而產生凝聚力。但是,當這種利益喪失了道德和社會正義的支持後,即利益非道德化之後,絕對的自私和個人的貪慾便是利益導致的最終結果。構成一個政治組織的具體人格普遍的絕對自私化和個人貪慾化,就意味著最強烈的對組織的渙散和解體因素。

當前中共官員中絕大部分人實質上只對自己的利益負責,很少有人願意對中共的政治形象和前途承擔真正的責任。中共官員中普遍瀰漫的短期效應心態和末世情懷,正是以非道德性的利益為凝聚力產生的必然結果。一旦面臨重大事變,千萬貪官或者將於瞬息之間作鳥獸散,或者露首藏頸,唯圖自保。無論如何,鮮有願為暴政決死戰者。此種情形,不料可知。

極權政治極具自虐、自殘性的特徵,其具體表現就在於淘汰人才的本能。在成熟的極權機制建立之後,一切大智大勇、大仁大義的人格,一切具有治國安邦之雄材偉略的人格,都會迅速而無情地遭到淘汰。唯有擅長阿諛奉承而又陰險詭詐的宦官人格,才會如魚得水。今日中共廟堂之上儘是平庸無能、卑鄙無恥之鼠輩掌握國家重器,便是明證。

最高權力的人格承載者必須是強權鐵腕人物——此乃極權政治有效運行並穩定存在的前提。然而,經人才淘汰機制的長期運作,中共最高權力人格承載者,非貪即佞;非顢頇頑固,便輕浮淺薄,一窩狐鼠,絕無操縱龐大極權機器之鐵腕。

當下之中共可有一比:猶如弱智之巨人,軀體龐然如泰山,弱智之頭腦卻無能讓軀體協調運動。令不能行,禁不能止,欺上瞞下,偽報虛誇,買官鬻爵, 貪鄙成風——所有這些現象都無奈地訴說著中共末路窮途之狀。

討論至此,所要論證的無非是中國處於大變革的前夜。其實,只要對中共暴政人心盡失的現狀略作審視,便可知大變革已迫在眉睫。現在,不僅底層民眾視暴政為仇讎,就是數千萬貪官污吏和軍警憲特也對中共的前途喪失信心。人心是現實的先導;人心若此,大變革的前景不問可知。

 

三、用民主大革命的意志主宰命運

在常規思維的範疇內,大變革的方式無非有改良和革命兩類。只不過,改良是現實中的幻想,革命則是正在走近現實的未來。

改良屬於偽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思想專利。通過這類文人的表述,當代中國的政治改良的內涵,大體可以如此概括:在經濟改革的驅動下,中共仍然具有主動推行政治改革的政治意志和政治能量;中共官方主導的政治改革最終使中共權貴階層主動放棄專制權力和社會特權地位,從而實現由極權專制到民主的社會和平轉型。

相信,凡對中國政治現狀稍具常識性理解的人,看到這種對改良的概括表述,內心必然湧起一種強烈衝動——用大耳括子向滿嘴胡說八道的偽自由主義文人那張似乎永遠不會長鬍子的嫩臉摑將上去。

偽自由主義文人曾以歷史發展規律代言人的權威聲稱,經濟改革必將孕育出強大的代表中國民主希望的中產階級。但中共的權貴市場卻只孕育出社會財富和權利的極端的兩極分化。而偽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倒率先成了「中產階級」。不過,這個渺小的「中產階級」不能給人以民主的希望。

偽自由主義文人曾以先知的神秘口吻宣稱,國有企業的私有化必定瓦解專制的經濟基礎,並最終使中國走向民主。然而,結果卻是國有企業變成權貴階層的私產,幾千萬下崗職工喪失了生存的依托,而極權專制卻進一步國家恐怖主義化。只不過,也有一些偽自由主義文人在這場用專制權力瓜分國有資產的過程中,獲得了個人利益。

偽自由主義文人曾以學者的莊嚴宣稱,官員的腐敗表現了社會的進步——腐敗表明官員已經人性化,並背叛馬克思的專制主義。令人遺憾之處在於,空前腐敗的中共官員群體不僅沒有放棄專制主義,反而賦與專制主義黑社會化的無恥和下流。唯一「可喜」的是,偽自由主義文人也獲得了同貪官污吏一起在腐敗中「回歸人性」的機會,儘管那種機會是由中共當局所恩賜。

偽自由主義文人還曾以算命神漢的方式為中共領導人看相,並推斷江澤民、胡錦濤會實行政治改革。結果江澤民以極端國家恐怖主義的方式,製造了大規模迫害法輪功的人權災難;胡錦濤則通過政治上向金正日學習的批示,表明他的政治改革態度。當然,偽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們由於表達出對獨裁者的幻想式的期待,而在專制之下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

偽自由主義文人對中共暴政的判斷總出錯誤,原因在於極權專制實際上是他們的生存依托。中共暴政之所以不能改良,則是由中共官僚集團現在的素質所決定。

經由政治改良實行民主轉型,意味著中共官僚集團放棄專制權力。中共官僚集團同時也是政治黑幫集團式的犯罪集團。屬於這個犯罪集團的罪行至少有奴役人民罪、剝奪人民基本人權罪、屠殺人民罪、酷刑罪、攫取國家和社會財富罪、出賣國家領土罪等重罪。一旦失去專制權力的保護,這個犯罪集團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因此,用國家恐怖主義維持專制權力,乃是中共官僚集團唯一的政治意志。希望這個犯罪集團實施會把自己推上審判臺的政治改良,與希望地球倒轉沒有什麼不同。

另外,改良是重大的歷史事變。非大智大勇者不足以實施之。而構成當今中共官僚集團主體者,盡為姦佞小人,庸俗不堪之徒。此類人搞陰謀權術或花哨的政治表演精力充沛,對安邦定國之策毫無所知;心懷之間,除個人私利,實無一物,根本不可能具有創造歷史的英雄氣概。指望此類人實施重大歷史事變,就如同指望鼠群擁有萬里長空之志一樣徒然。

中共官僚集團的本質和人格素質決定,當代中國不可能有憲政民主意義上的政治改良。改良既然不可能,中國的命運就會從民主大革命中尋找出路。

對於當代中國,民主大革命的具體內涵可以如此表述:主要起自於中共權力體制外的各階層民眾自發的「維護人權,抗爭暴政」的活動,在民主革命的理念之下,逐步形成明確的政治意志和全面總體反抗的社會歷史運動,從而徹底否定中共極權專制,實行憲政民主,創建聯邦中國。

在民主革命的理念現實化為可以控馭中國命運的政治意志之前,寄生於中國暴政深度腐敗的政治、經濟、社會危機大爆發,從而導致中國社會的全面崩潰——這是中國瀕臨的最主要的危機。不受民主革命政治意志控制的社會崩潰,將會用人民的巨大痛苦,為中共暴政殉葬。

這就決定了,推進民主革命理念的大啟蒙運動,已成拯救中國命運於大危機的當務之急。唯有民主革命的意志主導中國的大變革,歷史才會在埋葬中共暴政之後,迅速進入民主建政的理性過程。因為,民主革命理念中就蘊涵著現代法治精神,正義的民主秩序,創建憲政民主的公正的程序。所以,民主革命的理念以政治意志的資格主導大變革進程,就意味著現代法治精神、正義的民主秩序、創建憲政民主的公正程序成為中國命運的現實。

 

四、大政變——民主革命的捷徑

政治大變革是歷史運行的必然邏輯。但是,通過對大變革具體方式的確定,英雄人格仍然能夠創造歷史,主宰命運。

在常規思維範疇內,關於中國的大變革的爭論,有改良或者革命兩種。然而,往往只有超常規思維才能創造偉大的歷史。用軍事政變的方式,開啟民主革命之門,乃是屬於英雄人格的神聖事業。而軍事政變將會以最小的民族犧牲和最輕微的社會震盪,推動中國由極權專制向憲政民主的轉型。

中共權力體系內部,貪鄙陰詭之人春風得意,惡俗凡庸之人駕輕就熟。此種狀況不僅引發中共權力體系內良知未泯者的道德憤怒,更會點燃有英雄之志者心中直衝雲天的不平之氣——堂堂中國的命運豈能由此類霄小鼠類左右!良知未泯者的道德憤怒和胸懷英雄之志者的不平之氣,這兩者便構成政變的人格基礎。

中共政治不可逆轉的深度腐敗,導致社會的全面墮落。精神已死,理想已滅,道德崩潰,心靈腐爛——廟堂內外,朝野上下,一片末世心態。不過,對現實的最深刻的失望中,必然孕育著對新時代的熾烈期盼。普遍的末世心態正在中國人的心中播撒渴望大變革的種子。

人心思變,則歷史必變,只因人心是歷史進程的最終動力。同時,自由、民主、人權已成現代人類的精神原則。以民主大革命的名義實施軍事政變,上合天意,下符民心。這就從戰略的高度決定了軍事政變必勝。其餘所需精心構思的,無非政變的策略。那只是屬於技術層面的問題。

軍事政變可能的方式有兩種。

其一是在首都發動,一舉徹底處置中共領導集團,控制最高國家權力。政變英雄一旦宣布政變的目的在於否定中共暴政,實現憲政民主;申明「還政於民,還權於民,還財於民」的三大政策;闡發「思想自由、創作自由、表達自由、信仰自由、新聞出版自由」的六項精神自由原則,則神州大地之上連蟲蟻草木都會歡欣鼓舞,更何況人乎。萬里江山,自可傳檄而定。

如若暴政警覺,嚴控北京,難於在首都舉事,軍事政變則可首義於廣州、武漢這類有共和革命傳統的大都市。政變發動後,應迅即組建「民主中國臨時政府」,宣布中共暴政為非法政權,中共官僚集團為犯有反人類罪的犯罪集團;責令中共各級官員立即執行「民主中國臨時政府」的政令。

有人擔憂如此一來中國會陷入內戰。此種憂慮與杞人憂天異曲同工。

中共暴政早已是喪魂落魄,屍居餘氣。其外觀雖然宏麗,棟樑卻被蟲蛀蟻蝕,瀕於摧折。中共暴政之所以尚未崩潰,唯一的原因是沒有堅硬的政治意志對其實施摧枯拉朽的最後一擊。

一旦軍事政變挾「自由、民主、人權」理性橫空出世,必定萬民景從,億眾擁戴;中共暴政則由於早已人心喪盡,必將眾叛親離,如湯沃之殘雪,頃刻消融,根本無稍做掙扎之力。此情此勢,內戰又由何而來?

中國軍人乃是民族銳利的鋒芒,乃是中國人中最為英俊秀麗、剛毅果決的群體。中共暴政之下,軍人被迫淪為中共的私家軍,替中共官僚集團看家護院,甚至聽暴政之命,屠殺人民,犯下千古大罪。

目前,中國的命運在呼喚大政變。中國軍人當聽從祖國命運的召喚,拔劍而起,斬決暴政。如此一來,你們將一舉雪洗暴政強加於你們的恥辱和罪惡,恢復軍人的堂堂榮耀。——這彪炳萬代的榮耀將與中國的國魂永世同在。

中國軍人們,拔劍而起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