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回應吳弘達等對活摘器官的質疑(圖)


 

張健接受採訪

最近發生了一系列事件,如法輪功學員在全球範圍大力呼籲國際社會緊急制止中共當局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中國東方航空公司機長、法輪功學員袁勝因在中國大陸講述法輪功遭迫害、《九評》、大量民衆退出中共等遭威脅而在海外申請避難;中共逮捕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中共千方百計詆毀《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電臺等三大媒體。這些事件與中國局勢的現狀及其未來走向都有著重大的關係。

日前,《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電臺記者聯合採訪了旅居法國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法國代表、中國民主陣線法國負責人張健。我們將陸續發表張健就上述一系列重大時事的看法,以饗讀者。本文是採訪的第二部分:張健回應吳弘達等對最近揭露出來的中共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駭人聽聞的罪行的真實性的質疑(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關於前一段披露的活體摘除器官的事情,也有一些人提出疑問:會有那麼多人嗎?會有這個可能嗎?我開始也曾經懷著質疑的態度。但是,當我真正的看到一篇文章,關於二戰的時候在猶太人被迫害的時候、在被殺戮的時候,外界幾乎無人可知,當有一個人將這樣的資訊告訴一個很著名的人物時,他說:ok,也許你所說的是真的,但是我無法説服我自己。類似的,今天中共已經做出這麼多殺戮的事情,那麼多器官活體摘除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關於吳弘達先生呢,我們大家都知道他是「勞改基金會」的負責人。那麼他創立這個基金會的目的呢,本身是想揭露中國在勞改的過程之中,在監獄裡是如何虐待人權、踐踏人權的事情。以往他也作了一些事情,比如說關於一九八九年的時候,重慶有幾個縱火犯被抓起來,被槍斃了。那整個被槍斃的全過程的照片呢是我們在法國的叫高原的朋友提供的,他也全部登出來了,也介紹了被槍斃的情節。

他也在美國揭露了一個關於活體扒皮的事件,也就是304醫院,北京創傷醫院。這個創傷醫院是做什麼的呢,被燒傷,被灼傷,被植皮的,哪有那麼新鮮的皮可以植呢,就是和監獄聯繫好,或者是槍斃的死刑犯的執行機關聯繫好。那麼在槍斃過程之中他們這些人準備好,然後304醫院都做好準備了,刀具都帶上了,人剛剛被槍斃,然後迅速把屍體拿過來,把他們需要的皮,可用的那些皮,比如大腿內側,把它們全部割下來,然後把它們放到培養液中,然後趕緊送到醫院,然後在規定時間內植皮。那麼這過程呢,其中有一個304醫院的醫生跑到了美國,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他公然站出來指出了這一點,而且吳弘達呢,帶著他做了一個很好的報告,還到美國國會作證。這個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那麼當《大紀元時報》將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披露出來的初期,吳弘達也接受了採訪,他對關於那些中共移植器官,包括在監獄怎麼虐待犯人,這些事情他也作了系列的解說,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之後的一段時間,他們突然反口,偷偷的給美國國務院寫了一份報告,他的目的是說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他覺得他自己那麼多年做一個案例都那麼費勁,你們一下就推出來了上千例。他認為這是謊言,不存在。同時,他也到歐洲一些人權組織作了這樣的言論,說這件事情不存在。由於他過去多年一直從事這些事情,他的言論呢起到了很多作用。那麼,他為什麼從最開始支持到最後反對呢?

我們看最近一系列的報導,包括加拿大一些相關的人權人士,人權律師,一些中立人士發表了調查報告。中共近5年來已經公布出的移植器官案例有幾萬例,絕大部分沒有證實這些器官的來源。如果說是有少部分是親屬捐贈腎或其它,那麼更多的那些器官是從哪裡來的呢?所以說這種事情是一定存在的!需要被調查!那麼在蘇家屯和其它各種監獄這種事情都是發生的。以前吳先生都承認發生了這些事情,但他後來突然說沒發生這些事情。從他前後矛盾的這個過程足以證明他說謊,他在說謊。

就吳弘達個人而言,自一九九五年的時候,他曾經去中國大陸,說是調查一些監獄情況,被捕了,而且被判刑了。但怎麼很快就放出來了?他真是什麼著名異議人士嗎?我們看當初長期關在監獄裡的有許許多多異議人士,但他卻很快就被放出來了。因為他在裡邊寫了所有的投降書,甚至詛咒發誓。後來他被放出國外反口的時候,中共把這些投降書公布出來了。

我想這樣一個被抓捕後面對中共如此軟弱、做了叛徒投降的這樣一個角色,今天他說的話人們有什麼理由去相信嗎?有什麼可值得諮詢的嗎?人們會認為他今天所做的是為今天的中國自由民主運動、為了今天中國人權發展嗎?不,是為了他自己!

前一段,我們一個同學他叫韓少華,是我們的好朋友,他的父親去世了,他也沒有見到他。我們這些同學只要寫一個投降書,認罪書,違心的都可以重新回到他們從前的好地位,甚至會更好。為什麼不去這麼做呢?所以說吳弘達先生所做的這個行為,我認為是可恥的。這樣的人是不值得尊敬的。他今天所做的任何事情也不能代表中國民主運動,更不能代表任何有正義和良知的人所做的事情。那麼今天,我也正告他,他對這三大媒體所做的事情並不是在尋求事實的真相,而是在為他個人的利益。我也正告他,他這樣的行為,只能是幫那些打壓、傷害這些弱勢群體修煉者的人的忙。我們希望他能夠有所更改。

關於余傑最近的在蘋果日報的一些言論,我也跟他溝通過,關於他所舉出的一些例證、一些想法,都是自己的主觀想像。我也跟他交流過,希望他能夠瞭解更多事情,應該更多的、更廣泛的瞭解再做出結論。當然,我也非常的佩服他,在以往的那些年他寫了很多的文章,包括對社會弱勢群體、包括對法輪功的迫害公開發表文章,我希望他今後能夠更多的站在真實之中,而不應該由於自己這些事情沒有實實在在地知道、沒有實實在在地瞭解,而發表一些言論,這些言論我想超過一個自由知識份子所能夠表達的。這裡不是上綱上線。

我認識許多朋友我經常對他們講,他們也經常和我溝通,比如說大紀元時報什麼地方報導的不真實,什麼地方怎麼怎麼樣。但我問他你具體地說哪一點不真實,於是他們說不上來。我說:如果你認為共產黨報導的是真實的話,那麼這三大媒體報導的一定是虛假的。如果你認為共產黨報導的不是真實的,那對其它的媒體你是不是應該尊重一下?!面對這樣一個值得愛護的三個媒體來說,我們更多的應該是愛護、更多是關心、更多是幫助、更多的可以是善意的建議,而不是指責、歪曲、甚至漫罵。那麼所有這樣做的人、這樣居心叵測的人,我想是為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中國民主陣線所唾棄的。

我曾經認識一個華僑,也是我一個同事,他說大紀元報導的那些酷刑像國民黨渣滓洞一樣,這種時代根本就不可能。我說你進過監獄嗎?沒有。我說,好,那你就隨便問問國內進過監獄的人,我說這些叫刑法,報導還不夠全面呢。於是他就無法可講了。許多人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些事實,完全憑著自己的主觀想像,對中國現在的執政者所製造的監獄之外,或者是它所製造的黑幕之外的那個太平盛世充滿著幻想。可是事實不是這樣的!當然這裡有一個情況,包括魏京生先生不只一次說,海外的民主運動有海外的民主運動的方式,國內的自由民主有國內的自由民主的方式,這種方式我們要尊重的。但是同樣的,國內的自由民主運動的人士,包括維權,包括自由派知識份子也要充分認識到海外自由民主運動的表達方式,不能憑自己主觀和對許多實事瞭解不夠而去表達自己的觀點,我想包括余傑先生他也知道今後他應該用什麼樣的觀點去表達。因為我認為他還是捍衛真理的,還是敢於直言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